注册

恽代英堂弟回忆哥哥:有这样的哥哥我很自豪


来源:凤凰网江苏

自动播放

恽代英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早期青年运动领导人之一,学生时代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是武汉地区五四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1920年创办利群书社,后又创办共存社,传播新思想、新文化和马克思主义。1923年任上海大学教授。同年8月被选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宣传部部长,创办和主编《中国青年》,它培养和影响了整整一代青年。

恽代英(1895-1931),字子毅,化名王作霖,祖籍江苏武进,出生于湖北武昌。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的重要领导人,著名的政治活动家、理论家、青年运动的领袖。1915年考入武昌中华大学。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当选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兼宣传部长。1924年国共合作时期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宣传部秘书。1926年在国民党二大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同年任黄埔军校政治主任教官兼中共党团干事。1927年1月任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政治总教官,5月在党的五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28年6月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长。1929年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秘书长。1930年任中共沪中、沪东区委书记。1930年5月在上海前往老怡和纱厂联系工作时被捕,1931年2月解来南京,4月牺牲。

参加革命活动源于家庭渊源

主持人:恽老师,恽家是常州的望族,到您祖父那一辈可能才移居到武昌,那谈谈您这个家族,这个大家庭,你看我们从,无论是从恽代英身上还是从你身上,我们都能感觉到恽家诗书传家,据有关资料记载,你们这个家族重视学识,还淡泊名利,还有崇尚气节,这是恽家的传统家风,你谈一谈从您的,就是您和恽代英共同的家史,大家庭。

恽圻苍:讲到我的家庭,大概很简单地说,我十来岁父亲去世,在我的家庭的情况,应该我一直知道这个书香门第,但是由于在我的家庭里面,我的母亲是后来被我父亲占有之后我们是分居的,跟我的,就是我的父亲主要的家庭是分开的,所以在我的少年时代,我了解恽代英不多,但我知道有这个关系,但那时情况不多,感受也不深,那个时候还有点忌讳谈恽代英的事情。那我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恽耀苍,他就跟恽代英有很多的接触,而且他在家庭里面他是兄长,最大的,他下面三个姐姐,我的三个姐姐,是他的三个妹妹,我是最小的,我前面有三个姐姐,我们的家庭是这样。当我进入这个家庭,我就跟恽耀苍是分居的,只有在抗日时期我们有一段时间因为跑日本鬼子我们曾经住在一起,住在一起我的感受是觉得,我这一房是受歧视的,所以在我的少年时代我是有点受压抑,我们家里老实说,你要争气,是抱着这么一种情绪成长的。解放以后,因为我的姐姐,做打字员养活我妈妈和我,我的家庭经济我自己小时候生活条件是不算好的,靠一个姐姐打字员养活我妈妈和我,但是我的姐姐在银行里面正好是跟我这个堂兄,跟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恽耀苍在同一个银行,之后关系很好,而且解放以后恽耀苍这一房的一些姐妹们,都很关心我,而且都有很多联系,现在还是有一些联系,这一情况应该是解放后才改变的,因为解放前恽耀苍家庭生活条件比较好,我是属于偏房,所以真正家庭里面的,虽然我的父亲对我也有些教育,很严格的要求,包括我写字头歪着他还打我耳光,也很严格,但是我比较多的时间是在城市里面的算是相对底层一点的这个阶层里面生活。但是我的少年时代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有一个,跟家庭过去有认识的一个人,他到武汉来做地下工作,地下工作的公开身份是中英药房的董事和商务印书馆的董事,在俄国领事馆搞了一个二楼的房子,而这一楼就是为日伪军十九军的军长,对面有一个大草坪,草坪对面是交际花华祥林(音)的居所,再后面有个花园,我在那里,就是说,做地下工作的这个人,他就把我邀来一起住,一年左右吧,我具体记不得了,而这个人在解放初期专程从东北带了一点钱,带了人参来看我的母亲,那后来我通过希友,希友你知道吗?我通过希友查证了一下,他在解放初期是大连市的市长,当过一段大连市的市长,做地下工作的时期他是非常鼓励我,当时是奴化教育。

恽圻苍:为了不学日语,我这个手放在桌子上打得肿肿的,都差不多破了,我都坚持不学,他也是鼓励我,而且我们整那些日本小孩,当时我的同学们跑到俄国领事馆的草坪打球,后面树上有很多小桃子,扔着玩,但是我在那个阶段里面,本来我对当时的旧社会种种的腐败,艰难的生活,虽然我小,但深有体会,然后跟他在一起的这个阶段我上升到一定的认识,尤其是他经常有一些年轻人到他那里去做客,他就跟他们讲大众哲学,他跟我讲恽代英讲的很多,因为他是个革命者。当时可能是有我们家打掩护吧,我们家避在底层,他就跟我们家关系比较好,就把我带在他身边住了差不多一年左右,就在这一年左右里面我的思想有一个跟我过去的生活来说有一点飞跃,我开始对社会的不满能够有一些比较明确的认识,不是仅仅是一种直觉的感受,所以在那个阶段里面,他跟我讲恽代英,讲解放区的事情,这个对我以后思想也是打了一个很好的底子,这是一个我的过程。然后我,因为我在学校里,初中的时候就在市里面的美术比赛就得奖了,后来我中学的美术老师就极力推荐我去武昌艺专学画,就这样子我就去了五年制的,就初中毕业的五年制,去了武昌艺专学习。

恽圻苍:我刚进武昌艺专就为毕业班的一个学生画毕业考试,因为我一直喜欢画,在学校里面,我的中学时代,我画画在学校里面,包括一些青年中间都是有点名气的,都不错的,所以我在武昌艺专学习期间是属于跟那些进步的同学,跟那些真正热爱艺术的同学,我们是好朋友,因此当,我们正好是48年,就是快要解放,那学校里面有党团组织,团组织就是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因为我是属于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算是年纪比较小的,我就卷进去参加了一些当时的学生运动,包括在校内,校内很紧张,校内那些国民党军装的跟我们意见不一致会争吵,有时候开会会拍桌子,他拿出枪来朝天示威,示强。当时我们那个组织里面办大字报,就推了一个好学生来当学生会主席,大字报刚出来那些当军官的就通报了,仅仅是第三天吧还是,黄色堡垒就开到学校来了,就像电影里面的白礼帽黑边,那种黑的唐装,脚绑起来的,就是那些特务,跑进来,首先把大字报一撕,撕掉以后要找学生会主席,学生会主席吓得从此他学习也不要了就跑回老家去了,当时我们已经在看《新民主主义论》和《论联合政府》,那些最简陋的草本,这些东西我们当时是因为学校的环境的种种原因,后来我们借马场的一块地方,那马场是红砖,我们把红砖凿开,就把《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塞在砖里面,然后把砖放在外面,这样子来防范特务的搜查,所以那个时候的环境是属于这种情况,我是在这种情况下就参加了一些学生的活动。

恽圻苍:包括我跟地下工作者呆的一年,包括我的家庭里面还有这种革命的渊源,因为我也知道恽代英是我的堂兄,这些原因应该是,潜意识里都有起码,所以我很积极地投入了这个运动里面,就参加了组织。

通过堂兄日记塑造雨花台雕塑形象

主持人:那恽老师,您集中谈一谈我们从你的人生道路尤其是艺术道路,谈一谈恽代英精神对您的影响,这了解以后可能包括,听您讲了创作,您对艺术道路的追求,您从这方面讲一讲。

恽圻苍:你看他的全集也好,他的《恽代英思想研究》也好,这些我大概都学习过,我觉得恽代英的思想是很超前的,包括中国重点首先是在农村,那时候比毛泽东还早提出这个看法,当时毛泽东还有一点异议,是真老虎是纸老虎,你看他是那么早就提出有这样的见解,帝国主义是真老虎还是纸老虎,当然毛泽东是要把这个党的思想的精华集中变成毛泽东思想,这个没有异议,我并不是说恽代英就要高明,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看了恽代英的这些思想,包括开放改革,他在那么早就提出这样一个见解,不得了的,真的是不得了的,我就有这样一个堂兄是非常值得自豪的。我到了龙华烈士陵园,他们就说要我画一张恽代英的像,当时我就酝酿要画《狱中诗》,因为这个他最高的,集中表现他那种思想高度的,把命都搭在里面的,在远大理想指引下非常潇洒豪迈那种豪情,最能够代表他的思想高度的,我一直想。那我肯定就说画这个,那画这个很难,为什么,因为他的照片留的不多,也不是很清楚,而且都是正面,都是这样,那我要画,我就想他吟诵这首诗的时候,他是在非常崇高的革命理想指引下,一种潇洒豪迈的豪情。他靠在监狱的墙壁,监狱那个窗子是小小的,有栏杆的,他望着窗外非常远的未来。他靠在监狱的墙壁上在吟诵这首诗,我的意境就是这个意境,我这个雕塑的意境是靠在墙壁上,所以后面有一点墙,其实这个墙应该做宽一点,当时怕占地方太多,所以就画这个。为了要画这个,这样的角度,他那个照片我画不出来,所以我就说,先做个雕塑,做个头。当时那个书记。

主持人:蔡书记。

恽圻苍:那你就给我们,你这个雕塑就给我们。我一想,如果说南京雨花台能够做一个雕塑的话,《狱中诗》是他最好的归宿,我就好认真的,做得好大。这个头就是为这个先做的准备,先做一座头,然后做这个,将来我要画,结果这张画我到现在还没画,将来画,我就可以这个角度,就把他那种豪迈的感情能够表达出来,如果就这样编很难,是这样子我才做了这件雕塑的。

恽圻苍:我在北京的期间就拿了恽代英的日记,我读,我就爱不释手,差不多礼拜天,除了礼拜六有其他的活动,老嫂子都要我去,她也喜欢做点菜、做点饭给我要我去吃饭,那我就在那里读日记。结果正好革命博物馆,革命历史博物馆要征集他的日记,老嫂子就要我把这个日记亲手送到革命博物馆,那这套日记是我亲手送去的,送去了以后它就变成照片影印的,(原件)就又送回来,反正我有机会我会读这个日记,而且因为我心中想创作,她跟我说,她说希仲很忙,他搞上天的他很忙,你对这个日记有这么大的感情,我就给你多看,后来我的论文研究到毕业,她主动提出来,她要我把这套日记带回广东,因为我有这么大的兴趣在学习,让我继续学习,我带回来,当然遇到“文化大革命”,遇到什么,一直到80年代张羽要写恽代英传,他在全国考察以后就到这来了,来了以后老嫂子跟我打了招呼了,我就把日记交给他,我说你去用,用完就不要拿来了,你就还给老嫂子,就这样子把日记从我这边拿走,拿走以后恽代英的日记、恽代英传记、《恽代英来鸿去燕录》,反正出了一本他就寄给我,也是我很好的学习材料、资料,我就从老嫂子那个地方开始就学日记,她也知道我那么热爱,所以她主动地要我带回来给我学,那她手上只有这一套,应该说对我也抱有期望的,所以我也非常认真地学习和创作,这就是简单的我跟子强哥和老嫂子的关系。当然老嫂子也跟我讲了很多恽代英的生活。

主持人:您讲了一两句,对您印象最深刻的,谈到恽代英的。

恽圻苍:这个太多了,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从哪里说起。她跟我谈恽代英的过程中间,我感到她也有一个很为难的心理,就是她真正跟恽代英一起生活的机会其实不是很长,她特别讲了周总理跟邓颖超同志对恽代英的关切,跟她经常讨论,当然她讲到营救恽代英,讲了恽代英到了监狱以后怎么把脸抓烂,然后叫王作林,然后党怎么来营救他,她最后送饭去,已经有个字条了,就告诉恽代英他要出狱了,没有想到顾顺章出卖了,蒋介石下令把他杀掉,这些细节她都讲,她都讲了一讲,当然她也跟我讲到,后来我也看了这些资料,李立三有检讨,本来恽代英反对李立三的左倾路线,后来李立三有权利惩罚他,就把他搞到工人里面,他很愿意,他说我能够接触到工人我很高兴的,但是就在这里面他近视眼,所以他被捕,正好身上有传单。这些过程她跟我都讲,讲了一些。另外她也跟我提到这个,然后我在洪湖也了解恽代英本来是洪湖的党代表,后来他没有去,但是我在韶山借我去创作毛泽东的全家,我呆了一年半,韶山也组织我去井冈山,然后我到南昌纪念馆,我看到了这个原始记录,就是当时周总理代表第三国际的指令,就是要毛泽东朱德离开井冈山,他们当然,他们相信自己的路线,革命根据地路线,他们拒绝,然后毛主席有一个表示,他说如果实在要我们去的话,那这样,请叶挺将军来顶替朱德的位子,让恽代英顶替我的位子,这也说明了毛主席的心目中恽代英的分量,这些大概葆英嫂就讲到他的生活方面的那种简朴,讲了他那种吃东西也怎么简单,对他的姐姐那种感情的深厚,她最后怎么被打动才嫁给他,这些她都跟我讲了。

恽代英革命思想影响一生

主持人:恽代英父亲是弟兄五个是吧,您父亲是。

恽圻苍:老四。

主持人:恽耀苍是您同父异母。那回忆恽代英也是他写的文章。

恽圻苍:对。恽耀苍。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就是雨花台的雕像以前,任何人跟我提到恽代英,包括记者他们知道了也来采访我也提到恽代英,我就是要求他们不要提,我都是跟他们说恽代英跟我的关系,跟你的关系是一样的,革命前辈和后代,我说我没有直接受他的教育和影响,因为他头一年去世我后一年才出生。那次颁布家谱的时候他们要我讲话,因为希仲也没去明启也没去,我的辈分比较高所以去讲讲话,其中我就讲了,我说我一直填表都是江苏武进人,出生在武汉,人家问到我和恽代英的关系,我都是说革命前辈和后代的关系,我一说大家在地下鼓掌笑,我说事实上是这样,因为我的父亲是老四他的父亲是老二,我又是我父亲最小的,所以他头一年去世我第二年才出生,所以我这样说也没有错,除了我不喜欢用种种的给自己来贴金,我不喜欢这种,我一直比较低调,我的创作以及我的名气都是采取低调的态度,行内人全都知道我的,当时他们给我出了一本小杂志,出了这个杂志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我是真的很低调。但是后来雨花台树立了这个雕像以后,署名写了文章,写了心愿,就是讲我跟恽代英的关系,从这个以后,我没有特别地拒绝,当然我不会主动去宣扬,我不会特别拒绝,过去我是拒绝的,我生怕我和他摆在一起,他是那么崇高的一个革命家,我是很普通的艺术家,我不喜欢这样把我跟他拉在一起,我不喜欢这样子。

恽圻苍:恽代英有两个观点影响我至今。一个观点,待会儿你们看看,我每天都有一个字条的,就是每个时期我都有一个字条的,该干什么,他就说要计划,要每个月都做计划,我从他以后,我正式工作以后我就开始尝试,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我没有这个不能活了,我一定干一件划一件,还有什么要做的就登记,永远会有一个字条的,这条不是本子上随便扔都可以,我一会儿就可以给你们看,这是恽代英教我的,日记里面我印象很深。还有一个,他就说我们要做一件事情,当这件事情做不成的时候,你就换一种办法,就不要总固执这个办法,当这件事情做不成了就换一件事情,永远不要坐着蹉叹,坐着失望,这个也是影响我,从那个时候以后我没有被打倒过,精神上没有被打倒过,始终是觉得在任何情况下我总是这件事做不通,换一件事,我永远按照自己计划前进,这是恽代英对我的思想修养很重要的教育。另外恽代英的革命思想,我从跟着毛大圩,就是大连当市长那个人生活一年多,我已经觉得我思想改进很倾向于革命了,再加上我参加了地下组织,然后我参加工作以后,后来什么都有,我非常激情,一直都是非常兴奋的,不断是受表扬的,有时候受左的思想影响,这个都不可避免,我就是这么一直过来的,尤其现在的创作,我等一下讲创作你就知道,恽代英的革命思想实际上在潜移默化地对我的这种可以说教育,可以说我的艺术定位,我感受我现在走的艺术道路在一般的艺术家你很难找到,原因就是我觉得艺术是真正为人民的,真正讲真话的,真正做一个革命者而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现在画外的人什么好卖我就画什么,什么好出风头就画什么,什么能够比较受欢迎就追什么,我不是,我都是什么感动了我,我就去画什么,我不考虑时间,不考虑成本,不考虑看任何官老爷和大老板的脸色,我现在的创作就是这样的。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恽代英堂弟回忆哥哥:有这样的哥哥我很自豪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90702/10/wemedia/772948fd6c3960a05c3999c50ad4b5fd90f389a8_size325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