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 冯亦同:让灵魂“倚墙而立”


来源:凤凰网江苏

原标题:让灵魂“倚墙而立”——江苏当代诗人系列访谈• 冯亦同篇【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

原标题:让灵魂“倚墙而立”——江苏当代诗人系列访谈• 冯亦同篇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5月,“文艺讲坛”将邀请到当代著名作家冯亦同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冯亦同(诗人、诗评家、散文家)/ 摄影:苏南

问者:月色江河(诗人、评论家) 

答者:冯亦同(诗人、诗评家、散文家)

访谈形式:电子信箱

地点:淮安——南京

提问时间:2012年6月1日

回答时间:2012年8月1日

月色江河:冯老师好!您曾出版了诗集《相思豆荚》、《男儿岛》、《紫金花》;诗歌合集《正午的瞳孔》;诗歌评论集《红叶诗话》、《人生第五季——现代诗百首赏析》;文学传记《郭沫若》、《徐志摩》;散文诗剧《朱自清之歌》;散文集《镶边的风景》。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请简要介绍一下您的写作历程。

冯亦同:我在扬州中学读初中时(大约1955年前后,我十三、四岁),萌动了对新诗的爱好,曾在作文本上写下一首记录春游的小诗。语文老师王板哉(他是齐白石弟子,著名画家,当时“落难”来教我们这些毛孩子)给我浇了一瓢冷水,记得他在评语中说:有些题材不适宜用诗来表现——这是记忆中我所接受的第一次“活的诗教”。到高中时,还是在扬州中学(这是一座有良好师资、完备的教学设施和优良传统的名校),我因为大量阅读“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作品,对新诗的兴趣更加浓烈,开始在日记本上“涂鸦”。又适逢教育部推行1949年以后第一套以中国文学史为纲的全新高中语文教材(1956年秋开始实施,正当我上高中一年级),从《诗经》首篇《关睢》起,接受比较纯粹的文学教育,这对我这个日后学文科和从事文教工作的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也为我的诗歌和其他文学样式的写作奠定了基础。

月色江河:您处女作是什么时候发表的?刊登在什么报刊?当时,在什么状态下写成的?现在,您对处女作满意吗?

冯亦同:1961年4月16日新华日报副刊上发表了我的新诗《在宇宙的大街上》。这首诗是为四天前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太空飞行而作的,苏联人尤里•加加林,成为我们那一代人心目中的宇航英雄和太空偶像。诗写得很稚嫩,当时我还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在南京师范学院(今南师大)中文系读书。能在当时全省唯一的省报副刊上发表诗歌,说实话,的确出了一点“锋头”,在班级和系里都风光过一阵。我和同班同学又是同好的诗友王盛、徐德顺等人,组织了一个文学社团,还出过一份诗歌墙报《花枝俏》。虽然受当时严峻环境的局限,但有这样一个开端,对我日后写作和发表作品(尤其是度过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浩劫,在任何逆境中都未改初衷),多少起了一点推动和激励的作用。

月色江河:谈谈您的人生经历?在您人生历程中,令您最难忘的事是什么?最感动的人是谁?

冯亦同: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革命,我也较早地受到了革命的教育。因为父亲去世早,我是母亲抚养大的,我的哥哥比我大六岁,是新中国最早一批青年团员,15岁上就报名参军去“抗美援朝”,他有很多文艺爱好,朗诵诗歌、演话剧、写小说,很活跃,直接引发了我的文艺兴趣。我的母亲是新中国幼儿教育园地上的一名园丁和开拓者,为事业为儿孙奉献了一辈子,八十岁上她还执笔数载,写了一部回忆录《烛光》在亲友中传为佳话。1997年秋天,我带领南京诗人访问团去韩国大田市交流,在大田市诗人协会举办的两地诗人朗诵会上我念了自己写的《妈妈》一诗,引起了许多诗人朋友的共鸣。离开大田市前夕,韩中友协会长、曾任大田电台主持人的宋先生招待我们一行,席间他郑重提出他要朗诵韩文版的《妈妈》,为营造气氛还给每人发了一支彩烛。这首诗的“双语版”(中文由我朗诵)在满室点燃的烛光中赢得一片掌声。同行的诗友孙友田兄即席发言,说“这是冯亦同的荣幸,也是我们中国诗人的光荣”。同年年底,我将从大田带回的一支彩烛带到扬州,插在为我母亲九十五岁华诞的庆生蛋糕上。这是我身为人子以诗“奉母”的一个小小趣谈,应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作为一个诗人,它在我心上确实是一枚“爱的砝码”,有着异乎寻常的份量。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