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 冯亦同:诗意南京,从六朝松到紫金花


来源:凤凰网江苏

从鸡鸣寺一路上去,走到古台城,中间经过冯亦同居住的小区,明城墙下的台城花园。住在这里,冯亦同每天都会出门散步。踏着鸡鸣寺的暮鼓晨钟,看着玄武湖的粼粼波光,如此,轻易就览了金陵城的古韵风情。冯亦同说,这一段路,在他心目中是最美的,曾为它写过很多诗文。因为热爱,冯亦同把“诗意南京”的讲座地点选在了台城书屋。

讲座现场(左:冯亦同;右:主持人曹漪)摄影/胡潇

导语: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讲坛”的每一场讲座都是与名家面对面,进行现场视频录制,录制好的视频经过后期精剪之后,再通过互联网进行全域传播。

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5月21日,“钟山文艺讲坛”的第二场讲座邀请到了当代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散文家冯亦同,以“诗意南京:从六朝松到紫金花”为主题在台城书屋开讲。

冯亦同,讲座现场摄影/胡潇

沿鸡鸣寺路上去,走到古台城,中间经过冯亦同居住的小区,明城墙下的台城花园。住在这里,冯亦同每天都会出门散步。

踏着鸡鸣寺的暮鼓晨钟,看着玄武湖的粼粼波光,如此,轻易就览了金陵城的古韵风情。

冯亦同说,这一段路,在他心目中是最美的,曾为它写过很多诗文。因为热爱,冯亦同把“诗意南京”的讲座地点选在了台城书屋。

冯亦同是闻名南京的老作家,之所以称他为老作家,这不仅和他的创作资历老相关,也和他的年龄相关。1941年,冯亦同生于江苏宝应;1963年,毕业于南京师院(今天的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61年,冯亦同开始发表诗作。

时至今日,冯亦同出版的诗集有《相思豆荚》《男儿岛》《紫金花》《牵手树》,诗歌评论集《红叶诗话》,散文诗剧《朱自清之歌》,诗人传记《郭沫若》《徐志摩》等。

冯亦同与六朝松摄影/胡潇

扎根南京,从六朝松讲开去

“南京是我的启蒙之地。1947年早春,不满六岁的我和哥哥随母亲从苏北乡间来到南京外祖父家。同年秋,我进离家不远的承恩寺小学一年级读书,虽只读了一个学期,但在建康路南状元境十八号生活的日子,却成了我此生中历久弥珍的‘城南旧事’。”在散文集《金陵心记》的自序中,冯亦同追溯了他家族史上的金陵旅痕,完成了精神上的寻根。

风雨龙蟠地,葳蕤百丈身/叶荫齐梁月,冠盖唐宋春/荣枯一脉系,钟磬四海闻/枝残传绝学,根坚砺群伦/美哉千秋树,壮我华夏魂。

这首诗名为《六朝松赞》,是冯亦同创作于2005年的作品,说起位于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校园内的六朝松,冯亦同对它充满感情,除了写诗赞美它之外,他还常常抽时间去“看望它”。据冯亦同讲述,他之所以如此热爱六朝松,是因为六朝松和他之间有着深深的渊源和说不完的故事。

冯亦同摄影/胡潇

1957年,冯亦同的姐姐考入当时的南京工学院,也就是今天的东南大学。姐姐上大学的第一年,就给正在读高中的冯亦同寄回了一张明信片,而这张明信片上就印着六朝松的图片,这是冯亦同认识南京的第一个窗口,第一处风景。从此,年少的冯亦同就对六朝古都的南京充满了想象与向往。

“唐宋的春天还未到来”,1600年前,六朝松已生长在了南京的土地上。“它走过唐宋元明清,走过很多我们讴歌过的诗的朝代,或许还有无数诗人看到过它、仰视过它……”讲座中,冯亦同总是善于发挥诗人的想象力。

从六朝松开始,沿着古城墙走,斑驳的城砖历经岁月的风霜,愈发让人想起韦庄的诗句:“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台城柳》是冯亦同特别钟爱的一首诗,2004年春天,他也写过同样题目的一首诗,只是诗中充满了温暖、明朗的情绪,“日新月异的年代,读懂了你飞扬的思絮……”

第一次看台城,冯亦同18岁,是个大一学生。

1959年秋,冯亦同来南京上大学,他在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度过了四个春秋。在那里,他结识了尊敬的师长、志同道合的学友和未来的妻子;在那里,他开始了自己文字生涯的第一步,正式在报刊上发表诗文,并参加了江苏省作家协会诗歌组的活动,从此踏上了专业写作之路。

此后,冯亦同写雨花台、鸡鸣寺、玄武湖、总统府、成贤街……他用诗人的灵魂,孜孜不倦地描写南京、发现南京、歌颂南京。

记得,他曾经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南京是他的第二故乡、心灵家园和“永久居留地”。冯亦同对南京充满着深厚的情谊,南京是他的心中最爱,他在用文学创作的方式守护南京。

60年一个甲子,如今再次站在台城之上,冯亦同已满头白发,是个78岁的老人了。他说,“我将来一定是变成玄武湖旁边的一抹烟云,这就是我最后的归属。”

冯亦同摄影/胡潇

守护南京,见证紫金花的力量

南京的一砖一瓦都是历史,一草一木都是诗。

我们在诗歌中了解过去,在诗歌中寻找建设未来的自信。

《紫金花》是冯亦同一首诗的名字,也是他的一部诗集的名字。2008年,这部诗集获得江苏省作协颁发的紫金山文学奖。

说起这首诗,就要引出南京这座城市与紫金花之间的故事。

1939年春,日本军医山口诚太郎在饱受屠城之灾的紫金山麓、看到一种不知名的紫色小花(俗称“二月兰”)在焦土废墟间顽强地开放,深受震撼。他将花籽带回日本栽种,经过数十年推广,被他命名为“紫金花”的草花开遍东瀛。致力于和平运动的人士还成立“紫金花”合唱团,创作“紫金花组曲”并唱回到紫金山下的南京——

冯亦同写《紫金花》,是想通过这样一首诗,把它跟南京的历史、南京的古典诗歌连在一起。

紫金花在南京随处可见,这个小草担负了历史的重任,它有不屈的根须,它斩不断、压不跨,它“托起寒夜里坠落的星光/引爆无数紫色的焰火/焚烧冷漠,驱赶黑暗——让姗姗来迟的春天/捧读一座名城的肝胆……”

紫金花摄影/胡潇

“有人说奥斯维辛之后没有诗,但我们的土地上怎么没有诗呢,这个小花就是最好的诗,它驱赶黑暗。让姗姗来迟的春天,捧读一座名城的肝胆。我们这座城市是有肝胆的,肝胆就在花草中。”

“最爱是南京。”冯亦同用自己的创作守护南京的文化、南京的历史。

南京这座城市应该记住冯亦同的理由,除了《紫金花》,还有《和平宣言》。

2002年12月13日,这一天,南京各界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广场上所举行的祭悼仪式中,增加了一个新的内容,即由一位市民代表在寒风里朗诵一篇情深意切又掷地有声的《和平宣言》,它的作者就是冯亦同。

此后的五年间,每一年的《和平宣言》也都是由冯先生以散文体精心撰写。

到了2014年12月13日,首次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在南京举行。这一年的10月间,冯亦同受邀重新撰写《和平宣言》。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字斟句酌,数易其稿,最终将《和平宣言》以全新的面貌呈现于大众眼前。

新撰写的“宣言”共有60句,240个字,采用中国最古老的四言二节拍的诗经体来表现,简明扼要,字字精当,凝炼中透出大气与古朴。当日,“宣言”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被各方专家评为“大气浩然,大德沛然”的时代华章。

对于诗人冯亦同而言,他认为能够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撰写“宣言”,是自己莫大的荣耀。但在大众看来,这是冯亦同对这座城市在文学、诗词和文化推广诸多领域做出的重大奉献。(唐婧)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