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最爱是南京:读评冯亦同《金陵心记》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人各有所最爱。有的最爱某个伟人;有的最爱某部作品;有的最爱某种主义;有的最爱自己的爱人……这是各人的自由,我们都应尊重。6岁来过南京,在南京读了一学期书;18岁再来南京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南京工作,居留南京已有五十三年的著名作家冯亦同,最近以他的《金陵心记》(南京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表达了他“心中最爱是南京”的深厚情结。

人各有所最爱。有的最爱某个伟人;有的最爱某部作品;有的最爱某种主义;有的最爱自己的爱人……这是各人的自由,我们都应尊重。6岁来过南京,在南京读了一学期书;18岁再来南京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南京工作,居留南京已有五十三年的著名作家冯亦同,最近以他的《金陵心记》(南京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表达了他“心中最爱是南京”的深厚情结。

在《金陵心记》中,我们看到冯亦同对南京的历史文化,既熟悉,又热爱。南京是六朝(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古都,但并非所有古都都能引无数后人竞折腰。作为古都南京之所以成为冯亦同的最爱,主要是因为,“无论中国还是世界,很少有一座城市能同南京相比,拥有如此众多的历史文化名篇。”还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南朝诗人谢脁就写下了赞颂金陵的名作《入朝曲》:“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收入《乐府诗集》中的《子夜四时歌》,是东晋时期流传在以南京为中心的江南地区的民歌代表作,唱出了金陵诗坛上第一首情深意切、优美动人的四季歌。盛唐时期,歌咏金陵的名诗更多了,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是其中最有名的。刘禹锡的《金陵怀古•乌衣巷》、杜牧的《泊秦淮》、韦庄的《台城》,以不同的视角,抒写了他们各自眼中的金陵:“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可谓千古绝唱。南唐二主(李璟、李煜)算不上好皇帝,但他俩写心中感受的“回首绿波三楚暮,接江流”。(李璟:《浣溪沙》)“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虞美人》)却传诵至今。两宋名家,写南京的好诗好词也不少,如辛弃疾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文天祥的《金陵驿》。其中的名句:“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登建康赏心亭》)“山河风景原无异,城郭人民已半非。”(《金陵驿》)令人击节赏叹。元明期间,写南京的豪句甚多,如萨都刺的“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指点六朝形胜地,唯有青山如壁。”(《念奴娇•登石头城》)高启的“大江来自万山中,山势尽与江流东。钟山如龙独西上,欲破巨浪乘长风。”(《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有清一代,金陵城下走过许多赫赫有名的大家:孔尚任、郑板桥、吴敬梓,他们都写过歌咏南京的诗篇。1949年南京解放,诗人毛泽东写了《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为历代咏唱金陵的诗(词)篇画了一个震撼人心的句号:“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诗人、散文家冯亦同,在阅读、品味了历代众多叙写、吟唱金陵的诗(词)篇和散文后,如数家珍地把南京作为心中最爱,可以说是极其自然的。

气象万千的南京自然景观,也是冯亦同心中的最爱。南京的自然景观既有阳刚之美,又有阴柔之美。钟山虎踞,石城龙蟠,阔大,雄伟;莫愁湖,栖霞山秀丽,温柔;但在南京,两者却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在《金陵心记》中,紫金山(钟山)被誉为“我们身边的一座丰碑,也是我们头顶的一颗星辰,更是造化赐予南京人的一块与日月同辉、跟时间赛跑的生命之砥石。”一座栖霞山,又是半部金陵史;四季美如画,经霜红叶稠;栖霞山是一部十方传诵的佛教经典,栖霞山是一座流芳百世的人文宝库。雨花台,不只留下了一千多年前云光法师讲经说法感动得上天落花如雨的美丽神话;她又是上千烈士为新中国的诞生洒热血,抛头颅,忠骨英魂之归宿所在。鸡鸣寺,“古而富于野趣”,具有“经过了悠久的时光淘洗凝聚所致的一种审美境界”。即使是南京的近郊六合,她的美也是罕有的:“江风楚韵,谱写你英雄的传奇;山水石林,映照你绰约的丰姿。‘六合’向世界讲述她博大中的和谐,请走进这片雨花缤纷、茉莉飘香的大地……”南京的自然景观如此壮美、雄美、优美,柔美,富有艺术细胞的冯亦同,连同南京的历史一起,又作为他心中的最爱。

南京的历史是南京人创造的;南京的自然景观是南京人发现、改造和加工过的,因此,爱南京历史、爱南京自然景观的冯亦同,心中也最爱南京人。

冯亦同挚爱自己的亲人。国家,国家,中国是由亿万个家组成的,没有家就没有国;当然,失去了国也就失去了家。热爱祖国的冯亦同,对他的家人更是挚爱有加。冯亦同的外祖父张允生,晚清秀才、民国律师,也是一位诗人。早年从里下河家乡来南京求学,辛亥革命前同南社志士结交,“站在同情、支持革命力量这一边”;抗战中南京沦陷他闭门不出;晚年自号“珠湖钓叟”,在金陵城南度过漫长的一生,有《悔愚斋集》传世。冯亦同通过《外祖父的状元境》一文,不仅记叙了“家族史上可以追溯的金陵旅痕”,也交代了他“这个晚辈‘南京情结’的萌动和缘起。”冯亦同的母亲张世瑜,是著名教育家陈鹤琴的早年弟子,从学生时代起就立志做把毕生奉献给“学前教育”这项为所有学习阶段奠定基石的启蒙事业。她在抗日烽火中参加革命,八十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九十岁时出版回忆录《烛光》,将近一百岁时逝世。她自谦只是一支照亮别人的烛光,其实是以一生的革命精神点燃了引导后人前进的火炬!冯亦同的父亲冯立生,早年参加“五卅”运动,1942年参加革命教育工作,在艰苦斗争环境的锻炼和考验中加入中国共产党,为抗日教育作出了卓越贡献。很可惜,他积劳成疾,英年早逝,1949年早春就离开了人世。乡亲们为他造了“立生大桥”来纪念他。冯亦同的哥哥冯大同,在抗美援朝时报名参军,在朝鲜战场上出生入死,复员回来后重新读书;以后,又报名去徐州煤矿参加工业建设,帮助母亲分担责任,支持妹妹、弟弟读书。他是为国为家都做出了奉献的热血青年和无名英雄,在老同学、老同事和亲友中间备受尊敬。冯亦同的姐姐冯怀同,南京工学院机械系毕业,1962年毕业分配到北京钢铁研究总院。几十年的辛勤工作和刻苦钻研使她成为钢铁研究事业中的佼佼者,她是教授级高工,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她所参加的“非晶研究”项目获国家科技奖,并被列入“十五”期间钢铁工业的重点项目。冯亦同写他的亲人们时,饱蘸感情,人物栩栩如生,形神兼备,点出了每个人的可爱之处。

冯亦同的知心友人多达百计。他笃于友情,彰显友人们的生平、事迹、思想、作为。《金陵心记》中有写“石痴们”池澄、王家干、马文斌的《金陵石头记》,把他们的“痴”,写得可敬可爱。有写老红军、著名作家陈靖将军的《永不凋零的红叶》。有写文学大家余光中的回乡之旅的《从〈乡愁〉到〈回乡〉》。有写为《和平颂》作曲的音乐大师赵季平及其他对《和平颂》的诞生作出贡献的多人的《〈和平颂〉的诞生》。有写资深体育工作者、省体委领导干部孙家珑的《路长情更长》。有写南京师范学院(今南师大)师友的《随园,那一片苍翠》……。这些文章中的主角,或是南京人,或与南京休戚相关,命运与共,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冯亦同的心中最爱。

南京,是冯亦同的心中最爱,但他并不讳言南京和南京人的缺失。爱之切才责之深。在《金陵心记》中,除了对历史上的南唐二主:“为政庸懦,安乐一生”的李璟和“亡国之君”李煜有所批判外,对今人“哥儿们”在玄武湖建设中的“折腾”(172页);对市容市貌某些方面,“包括街头设施、建筑设计甚至景观规划上,不尽如人意之处”(184页);对某些市民“‘合法’地违法”,致使南京的“交通安全形势将会越来越严峻”(187页);对南京考场“被高科技武装”,“以防考生用手机作弊”,“从严治考”,而不管“弊端之‘魔’又缘何而生?”(191-192页)等等,都提出了尖锐地但又是实事求是的批评。我以为,如此扬南京的“家丑”,恰恰是为了尽早克服它们,使南京今后更好更快地前进和发展。这比之一味地为本省、本市唱赞歌而讳言本省、本市缺失的那些作品,要有价值得多,其艺术生命力更比它们久长得多!

写南京的文学作品名篇,到了21世纪,应该加上《金陵心记》这部著作了。(作者:陈辽)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