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名城会| 专访非遗大展策展人:让非遗穿越到现代


来源:凤凰网江苏

5月24日上午,走进南京江宁织造博物馆偌大的展厅,传统与现代的气息迎面袭来,碰撞着交织在一起。

5月24日上午,走进南京江宁织造博物馆偌大的展厅,传统与现代的气息迎面袭来,碰撞着交织在一起。

梧桐木的底座上,装置着数十件金箔胸针。薄如蝉翼的金箔仿佛梧桐叶投射在地上的斑驳光影,这是丹麦设计师Kim Buck的装置作品“南京之光”;不远处陈列的是一件同样熠熠生辉的云锦嫁衣,象征时间沙漏的全新纹样源自荷兰设计师Thomas Widdershoven的灵感......

(“南京之光”)

透过半透明的PVC板,可以看到展厅陈列的近百件作品。这些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蕴含着不同巧思的精品力作,无一不受到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传统文化的启发。策展人韩德昌将它们一一串联起来,形成了一个“凵”字形的“非遗时光隧道”。

这是5月26日即将开幕的“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

非遗,承载了中国的文化与工艺传统。设计,则是西方工业革命催生后成熟的体系。“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以非遗工艺或文化概念转化后的创新作品为主体,勾勒出近年来当代创作者们在传承的过程中,兼容传统元素与当代设计美学,以非遗作为源头进行创新的图景。

以设计转化传统工艺,这个念头,韩德昌在2006年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院时就产生了。

韩德昌,台湾文创十大制作人、当代圆满设计展等国际顶级展览策展人。2006年,从台湾实践大学设计专业硕士毕业刚满5年的他整日在台北故宫博物馆流连。

当代设计的本土化实践

商周的青铜、宋朝的瓷器、明代的木雕,一件件具有极高艺术性的古代文物粘住了这位年轻创作者的心。

然而,总有一个念头反复地蹦出来,阻断他沉浸其中——“传统文化美不胜收,但我没办法去欣赏这种美。因为我注意到这种美没有呈现在日常生活里,它的审美观、造型和我们的生活没有一点关系……”

“我们的生活环境已经和传统文化完全失去了关联。”12年后,面对凤凰网江苏的采访,韩德昌再次回想起了当年对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之间的断裂状况的忧虑。多数中国人在成长中经历过传统文化的熏陶,在审美观上带有东方美学的特质,但是,人们的居住环境和使用的器物却全盘地西化了。一定要改变这一断层,韩德昌心想。

(韩德昌在策展现场)

抱着这样的信念,韩德昌于2007年发起了“工艺时尚Yii”的概念,作为整个项目的起草兼计划执行总监,开启了当代设计转化传统工艺的探索。

回看2007年,“工艺时尚Yii”被视为一场极具先锋意识的当代设计本土化实践。多项对华人设计影响重大的计划也随之推动。

基于对传统工艺既定形制、文化观念的洞见,设计师们回归本土,在传统元素、传统制造技巧中挑拣,促成其与现代生产系统、生活观念相融。

不断的创新为传统工艺注入了新的观点和生命,将崭新的作品带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说不尽的传统与当下

猛一看,这些作品都是熟悉的样子。

就像本次展陈的圈椅,一眼看去似乎是一张街边大排档常用的塑料凳子。可是这张凳子上怎么又结合了传统的中式圈椅呢?

(“圈椅”)

圈椅用料讲究,漆艺华丽繁复,造价成本高,原本是权贵阶层的产物,而普通的塑料凳呢?它太便宜了,路边的小店也可以随意拿来使用。设计师吴孝儒的这件作品刻意将两者结合起来,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突。在实用功能外,更为了引起观者在当下语境中对实用价值与象征价值进行思考。

如何让非遗技艺与传统文化在当下生活中更好地延续,正是韩德昌与他的策展团队想要探讨的视角。

展厅中,传统与当下的对比无处不在。“非遗时光隧道”被极具设计感的玻璃隔开,站在通道中,观者可以欣赏陈列在多宝格中的各项非遗工艺最初的形制。

朦胧的玻璃背面,则是这项非遗工艺转化之后的创新作品。

(传统与当下的对比)

跟随“非遗时光隧道”的布局依序参观展览中的作品,结合环绕展场空间的大型影像与AR游戏,观者像是在历史与时光的长河中穿梭。朦胧的意境将似曾相识的元素一次次重组,对过去与未来的追问灵动地逸入观者的内心。

生活在变,对于物品使用的需求在换;时间向前,实现需求的记忆在转。而文化在时间长河的流变中生生不息,穿起了中华民族的血脉,让民族的个性与自豪立于今日的全球视野。

非遗,谁的灵感之源

“这是从梧桐树开始的灵感。”布置展厅时,赵学亦看到了丹麦设计师Kim Buck的金箔装置作品“南京之光”。

盛夏的南京,阳光透过梧桐洒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让Kim Buck在初访这座文化名城时印刻在心。

两年前,新锐旅荷华人设计师赵学亦作为“南京驻地计划”的企划之一,见证了这位丹麦设计师参访南京金箔厂时灵感的诞生。

2016年,南京市委外宣办与公益组织“稀捍行动”联合发起了“手艺传承,非遗复兴”为主题的国际设计师南京驻地计划。基于南京云锦、金箔、绒花、榫卯四项手工艺,邀请国内外设计师来到南京驻地,学习和了解这些手工艺的技术特点、文化背景等,进而在各自的领域进行全新的创作。

国际设计师的驻地参与为南京本土手工艺带来了具有启发性的灵感碰撞。一方面,变更了看待中国传统的角度,国际设计师以自身的经验与语境,为本土创作引入了新的视角。另一方面,国际设计师也从对中国工艺、中国材料的研究里受益,以此来解决西方设计中的痛点。

悬臂椅堪称西方设计史的经典,本次展览中的这张悬臂椅则是全球第一张竹制悬臂椅。德国设计师Konstantin Grcic通过重新审视竹材质的承重力及弹性,打造了由43条竹片制成的悬臂椅。将世上生长最快的木本植物竹子的应用上升到新的高度,也传递出现代环保永续的价值主张。

(“悬臂椅”)

对所处理的文化元素有足够的理解;作品的表现与国际化的设计语言相通;创作手法具有独特性,充分运用当代生产、技术及材质,并且关乎环境与社会责任担当。

——在进行非遗创作作品筛选时,韩德昌、赵学亦、周新三位联合策展人共同拟定了参展选件标准。

标准的背后是策展人对本次“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的期待。在韩德昌的构想中,这次展览更多的是一次启发和一个示范,寄予了创作者们对中国非遗产业更快地步入创新转化轨道、走入国际视野的希望。

“它不止是为中国,也是为全世界。”韩德昌说。(张珏婷/文)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