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名城会|专访驻地计划设计师:探寻金箔工艺的多面


来源:凤凰网江苏

“金箔是很奇妙的东西。”来自荷兰的材料与产品设计师Tjeerd Veenhoven说起他的作品《Floating Infinity(浮动无限)》时,不禁感慨。

“金箔是很奇妙的东西。”来自荷兰的材料与产品设计师Tjeerd Veenhoven说起他的作品《Floating Infinity(浮动无限)》时,不禁感慨。

2016年初,南京市委外宣办与长期致力于传统手工艺保护的公益组织“稀捍行动”联合发起“驻地计划”,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现代艺术设计相结合,邀请国际设计大师制作以非遗为主要元素的艺术品。

今年名城会的“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将展出“驻地计划”的部分设计作品,Tjeerd Veenhoven设计的《Floating Infinity》作为重点展品位列其中。

金箔工艺

南京之邀

在过去的15年中,Tjeerd Veenhoven除了就职于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设计工作室之外,他还任教于包括德国包豪斯在内的荷兰、丹麦、印度等多国知名院校,并且作为发起人、创意总监参与分布于荷兰、法国、德国、瑞典、芬兰、加拿大、印度等多个国家的创新性项目。

他的超前意识和创意设计得到了世界各地政府、机构和企业的支持,也获得了多个国际奖项——“水生时尚布料”项目(Algae Project)荣获2016 年全球变革大奖(Global Change Award) ; “棕榈皮革”项目(Palmleather project)荣获2014 年创新材料奖(New Material Award)。

为什么千里迢迢从欧洲来到中国南京加入“驻地计划”,Tjeerd Veenhoven解释说,加入是因为机缘。

“其实我对中国的手工艺一直很感兴趣,差不多是上届名城会的前一年,南京市政府有个‘驻地计划’的机会,说金箔、云锦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收藏可以来参观,问我愿不愿意过来参与项目。”

Tjeerd Veenhoven身边的工作人员曾经参与举办南京国际文化周等南京市大型活动,所以从工作人员处得知“驻地计划”的项目讯息后,他便开始与相关负责人接触。双方经过设计理念方面的交谈与工作室的实地考察,终于敲定这次合作。

“云锦、绒花等等,其实都有接触到。”来到南京,认识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后,身为材料与产品领域的专家,他对金箔产生了好奇心,“可以说是对金箔一见钟情——也许不能这么说,只是我一看见金箔,就觉得这个东西很奇妙,想看看能不能通过创意在原本的基础上做一些创新。”

在中国,金箔工艺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传承至今的众多精湛手工艺之一。最早记载金箔生产技艺的文字见于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凡造金箔,既成薄片后,包入乌金纸,竭力挥椎打成。”作为中国金箔的发源地,南京的金箔工艺相传至今已有近1700年历史。2006年,南京金箔锻制技艺录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金箔技艺精巧异常,流传数百年至今,它是否还有发展和变化的可能性?黄金作为高密度金属,是否能把它的气密性和金箔工艺所能达到的轻薄属性相结合?Tjeerd Veenhoven将这些问题列为设计方向上的备忘录,踏上了金箔工艺再发现的旅程。

金箔工艺

永恒之美

新中国佛教界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赵朴初曾说:“在六朝时期,南京作为中国政治上的正统和文化上的中心近三百年。在中国创立的大小乘各宗派,无不与南京有关。”明初洪武、永乐之际,南京的佛教更是进入一个高潮,高僧云集,谈经论道者如林,佛学发达,金陵大报恩寺琉璃塔就在此时建成。

因为欧洲和中国自古以来都有贸易往来,文化上也多有交流,所以Tjeerd Veenhoven对道教、佛教的思想并不陌生,他说:“我来南京之后,参观了大报恩寺和一些园林庭院,那种氛围让我更加明确了设计理念。”

他所说的设计理念,指的正是中国文化的关键词——和谐与永恒。

Tjeerd Veenhoven设计的金箔装置《Floating Infinity》利用金箔的气密性和轻薄性,由金箔气球和丝线构成。氢气注入的金箔气球选自许多意象,因而它的形状是模糊的,但其中莲花的形象隐隐可见,几朵“莲花”按照顺序自上而下排列,呈现出佛塔的形状与天地的概念。

“金子是世界上最沉的物体,但是氢气又是很轻的气体,最轻把最重抬起来,这是件非常奇妙的事情,因为形成了一个反差,互相矛盾但又能够共存,我就想到中国文化当中的和谐与阴阳平衡。”

“同时,金子密度非常高,即便打得很薄,密度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氢气是世界上密度最小的气体,但它穿不透金箔。所以如果能用金箔做出来一个物体,把氢气打进去,那么这个物体将永远飘在空中。这就出现了对很多人来说不可能真实存在的概念,就是永恒。”

Tjeerd Veenhoven在创作过程中试着设计更大的形状填充更多的氢气,因为充进的气越多,漂浮时间就越长。他最终寻找到了抽象的莲花形象——象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也代表了佛教中慈悲与重生的概念。

在他看来,尽管莲花的生命可能是短暂的一瞬的,但它每到那个季节都从泥泞中如期苏醒,以纯净和永恒的姿态现世,丰满的莲蓬、精尖的花瓣象征着它强大的力量。

Tjeerd Veenhoven表示莲花状的金箔气球也展现了天地的概念,在这一方面他引用了中国阴阳哲学的理念,当形状翻转过来时便会有不同的体验,天堂的无限性体现在现实世界的人保持脆弱的平衡之上。

比起“莲花”,“佛塔”造型的形成纯属偶然。谈及美丽的巧合,这位设计师笑着说:“我并不想完全做成莲花的样子,所以做成了比较抽象的形状,结果小小的莲花摆在一起,又很奇怪地变成了塔。”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京众多佛塔中,大报恩寺琉璃塔称得上是南京佛塔的代表。

Tjeerd Veenhoven并不否认参观佛塔影响了他的设计过程:“巧合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但是佛教对作品的创作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塔与莲花都和佛教有一定关系,所以说也体现出一种和谐。”

Tjeerd Veenhoven

金箔之路

Tjeerd Veenhoven从金箔的自然属性出发,通过充分发掘其隐藏属性,赋予金箔能够不依附于坚硬固体表面而独立成型的能力,拓展金箔在全新领域进行应用的可能性。因此,《Floating Infinity》体现的是其设计性,而实用性则更多地展现在它的技术层面。

传统金箔工厂所生产出的金箔只能在固体上粘贴,《Floating Infinity》让金箔“浮动”起来。而Tjeerd Veenhoven还在探寻金箔的其他可能:“金箔在打薄的时候,会变得柔软,有时候也会变形,产生皱纹,这是金箔的柔软性。另外金属虽然是不可能透明的,但非常薄的金属可以透光,在这一方面,我也有一些思路。南京的手工匠人没有尝试过打造这么薄的金箔,也没有在柔软物体上贴过金箔,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个机器去贴,这也算是技术上的改善。”

Tjeerd Veenhoven表示,他目前正尝试将金箔做成灯饰之类的家居饰品,但它的应用并不局限于家居。作为材料,金箔可以在航空航天领域发挥作用,但是如果作为普通商品,它需要面向大众,满足当下市场需求。

研发创造具有城市文化基因特质的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不断激活非遗技艺中的优势资源,是非遗元素走进千家万户的路径之一。面对非遗资源转化的问题,Tjeerd Veenhoven和“驻地计划”的其他设计师一样,希望通过重新发现非遗的价值,真正实现产品的功能化。

“现在金箔体现了装饰性,但它没有自己的实用功能,我一直在探索,尝试发掘金箔自身的价值。不光是金箔,非遗的其他项目同样如此。”

第八届名城会,“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将在以云锦为主要展品的江宁织造博物馆举办,Tjeerd Veenhoven将目光转向云锦,新的想法破土而出。

“云锦的工艺非常复杂,我们很难理解它是怎样织出来的,在这上面改变或者创新,可能比较困难,但是可以通过加入新科技,在保留南京云锦传统织造技术的同时,也可以产生一些新的应用。”他举例道,“比如说我现在试着用可以热压的碳纤维和玄武石做成丝线,这种线织出来的云锦经过热压变得更耐耗损,而且可以形成固定的造型,能够加工成箱子、汽车里面的装饰,使云锦进入以前接触不到的产业,也能让它更实用一些。”

无论是金箔,还是云锦,资源转化都需要技术和企业双方的共同支持。对此,Tjeerd Veenhoven表示了他对非遗项目产业化的期盼:《Floating Infinity》展现出的技术已经达到相关新产品面世的要求,现在要看大众和企业想如何使用、工厂愿不愿意为批量生产做技术上的改变。(赵思敏)

金箔工艺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