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名城会|黄永松谈非遗成果展:传承与创新是永远命题


来源:凤凰网江苏

5月27日,接受凤凰网江苏采访时,年逾古稀的黄永松先生盘腿坐到椅子上,笑道:“不要那么严肃,就随意聊天。”

5月27日,接受凤凰网江苏采访时,年逾古稀的黄永松先生盘腿坐到椅子上,笑道:“不要那么严肃,就随意聊天。”

一旁,第八届南京名城会“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刚刚盛大开幕。

黄永松是《汉声》杂志创始人。谈及传统文化的现状与发展方向,他正色道:“人类文化代代传承、代代创新,所以我们生存在世上,是需要再创造的。”

黄永松

“非遗是过去的优良传统”

致力于民间传统文化整理报导与地方风物保护的《汉声》杂志今年47岁,黄永松追寻传统文化也有47年了。他年复一年地进行田野调查,用文字和图像记录下民间手工艺,完成了大量民间文化的收集和整理。许多人说他坚持至今是因为“未醒的梦”,但这个“梦”是什么,又很难界定。黄永松说,“梦”其实就是真实生活。

“真实生活怎么会醒呢?我生活里的追求还是要继续的。”

生活里的追求,在黄永松的眼里是创新,只不过与别人不同的是,他通过回溯过去寻找创新的最佳途径:“我所处的那个时代,崇尚西洋文化,大家一窝蜂去学习这个,我觉得不对劲,而且人家都在搞新的东西,那你再怎么走都比不过人家了。那反过来还能做什么?就是找寻身边的东西。”

对黄永松来说,远在家乡的父母和曾经的农村生活,是他最为想念的“身边”——这是他朝传统文化领域发展的契机。朋友的认可与鼓励,促使他渐渐明确“潮流中回首”的创新方向,从而把复兴传统作为毕生事业。

“创承智造”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

尽管满怀热情投身于此,但黄永松的事业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文化人的苦涩往往出自内心,他所遇到的困难,往往不在杂志的选题上,也不在寻找手工艺遗存的距离上,而是“找到不是想要的”之沮丧。不过说起前进路上的障碍,黄永松则表现得很豁达:“拨开云雾才能见到青天,还得继续找。”

一坚持就是47年的理念,使黄永松对传承与创新之间的关系有着独特的认识:传统是之前时代的创新成果,体现的不仅仅是人与人的对接,更是时代与时代的交棒。

“我们文化的形成、文明的演进,都是靠传承与创新。传承与创新是绵绵不绝的,传统把过去祖先的智慧提供给我们,为新时代所使用,新时代又把它融合创造,成了新时代的传统,所以说代代相传,昨天就是今天的历史,今天也就是明天的历史。”

随着科技发展,新事物层出不穷。“年轻人接触的新时代的东西太多了,新时代的东西良莠不齐。”黄永松说,“非遗是过去的优良传统,既然是优良的,就应该让现代的年轻人,在现代的生活里建立更好的项目,让非遗完成它的使命。”

“南京要传承的文化底蕴是丰富的”

黄永松在成果展开幕式上致辞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珍贵的、具有重要价值的文化信息资源,也是历史的真实见证。现今,它不应被当作无用的“遗产”而沉寂于历史,新时代背景下,非遗更大的功用是给民族注入崭新生命力。新的生命力需要具备地域特色,进而演化为城市的力量与形象。

黄永松不希望看见所有城市都长着同一张脸:“千篇一律,那没意思。”

黄永松和南京这座城市之间有一段故事。《汉声》曾与东南大学合作,创办东南大学-汉声中国民间艺术研究所。无论是身在南京的朋友,还是研究所的师生,都曾给予黄永松极大的帮助。出于这样的缘分,他不仅关注南京非遗的保存现状,也关心南京非遗的项目情况。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传承的因素、传承的历史。在黄永松看来,南京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因而它要传承的文化底蕴,一定是丰富的。“在此基础上,进行好的非遗项目,把文化遗产传承下去”。

名城会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的举办无疑令黄永松感到振奋。展览展示中国手工艺史上重要的历史原件和全球各个领域顶尖设计师、艺术家及科技创新人士的设计作品,诠释匠心技艺与当代设计碰撞融合下的现代造物智慧和生活美学。以南京非遗元素为蓝本设计的艺术品,在展览中占据很大比重。

《南京嫁衣》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展览中,《南京嫁衣》让黄永松眼前一亮。

南京云锦作为“四大名锦”之一,始于元而盛于明清,前后有700多年的历史,在元、明、清三朝均为皇家御用品。云锦集中绫罗绸缎的精妙之处,格外珍贵,可谓“寸锦寸金”。

自古尊且贵的云锦在《南京嫁衣》中展现的新用途,象征着非遗传承的新方向。黄永松说:“在古代,云锦是不能乱用的,但是云锦的技术可以发展,做出新的事物,用于特殊的节庆日,像做成嫁衣让人穿着,这是正确的、也是非常好的。”

云锦的技术可以发展,其他非遗的手工艺技术也可以发展——专注民间传统工艺,并不意味着他排斥科技进入传统手工艺制作环节:“运用科技也是要动手做,只不过是工具不一样了。我们一定要记得,我们不要被工具使用,而要使用工具,越新的工具越要使用,重点是你用什么新意去使用它。”

非遗传承与创新成果展一路看下来,像是穿越古今,又像是览尽金陵。被问及对这次展览的看法,黄永松沉默了片刻,他在回味,也在思考。

“我对这个展览感触是很深,很多创意把古今衔接做得很好,真的让我非常感动。”黄永松正襟危坐,“不能说你每一次都会做很好的创意,那你在创意之前,对老的手工艺,对这些传统技艺以前的运作情况,有没有更熟悉一点呢?还有那一颗心,就是今天讲的匠心,有没有培养起来?我们是不是有很多后起之秀跟进呢?这才是我所关心的事情。”(赵思敏)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