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苏童:IP再热跟我也没关系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我只是个作家,IP再热跟我也没关系,我只想安心写作。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文艺讲坛”的第二季讲座将邀请到当代著名作家苏童,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大家都在说的IP热,大概只是影视生产新的商业模式。我只是个作家,IP再热跟我也没关系,我只想安心写作。”——苏童

(苏童)

上世纪90年代初,张艺谋让我到北京去谈谈,在蓟门饭店他给了我5000元,正常价格应该是2000元,当时我也没觉得他一定能拍成电影。《黄雀记》以后会拍成电影,张小波买了版权,高群书执导。我个人很感谢电影作品给自己带来关注,还有利益。

但过多的在意会让文学作品走入一个误区。读者这么认为,很多作家的潜意识也这么认为,既然电影是这么一个好的事情,那么他对你是否存在一种暗示,或者一种神秘的牵引力,让你的写作渐渐向电影靠拢。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一开始就很清醒,当然这也跟我自己很早就涉猎于影视和小说当中的纠葛有关系,所以我才会有一些经验。我的经验就是我把电影作为我的远房亲戚,一直把影视和小说的关系分得很清楚。

(由《妻妾成群》改编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照)

之所以把他们的关系比喻为远房亲戚,是因为我特别理解这种关系,因为你也有可能在生活当中有这样的情况,一个远房亲戚跟你走动是很勤、很亲密的,但是同时有一个远房亲戚跟你不来往了,这些都是正常的,所以这两种状态都是可接受的,都是正常状态。

现在许多年轻人已经没有定力去静心读一本严肃文学作品了,他们往往选择去看影像,当阅读不仅只有文字时,作家是不是要去迎合这个时代?我的想法是写小说本身就是件孤独的事情,一个作家如果决定写严肃文学,那他就要接受被时代孤立的命运。

一些年轻作家会选择在网上连载作品,但我不会,我们这个年纪的老同志只能在纸上“混混”,在网上写小说有更新的压力,得年轻才行,我们没那个资格了。

一代代作家有自身习惯的写作方式。听说有网络作家一边写,一边就发表到网上,改都来不及改。这样的速度,在我们青年时代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一种方式,今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主流。当时我们认为是至高无上的那么一种写作姿态,如今正好有点边缘了。

我的作品都是“改”出来的,每次写完一部书,都要反复修改,回头看N遍、修改N遍。网络文学跟我是不同类型的写作。

不过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纯文学,都只是个说法,没必要区分的那么清楚。网上发表的作品同样有轻松的、有严肃的,只是类型不同而已,没必要给作品贴上标签,网络文学与纯文学没有对立。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