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苏童:我并不认为自己特别了解女性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我是把女性放在和男性同等的地位上去探索她的内心世界。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文艺讲坛”的第二季讲座将邀请到当代著名作家苏童,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我写了《妻妾成群》《黄雀记》,后来很多人通过文本,说我真了解女性。因为他认同了一些人物形象之后,会发出一种由衷的赞美。但是说实在的,我真是不敢接受这样的恭维。

(由《妻妾成群》改编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照)

男性作家写不好女性不是天经地义的。我们整个文学史上,95%以上女性形象其实是由男性创造的。

不过我也并不认为我特别了解女性,只是有一点我比较主动,近六十年来文学史中的女性写作却相当缺乏,我不满于我们过去的文学史当中,很多涉及女性形象的这么一些作品,我刻意地做出某种反叛的举动,就是我认为女性不该这么写——女性的形象要不然永远是代表那个受害一方的,要不然除了反动形象总是楚楚可怜的,是在男权社会、封建体制或者是各个时代恶习中被摧残的一方,女性总是被这么塑造的。

我觉得很多文本对于女性人格作为一个人的主体,表达得极其不充分。我是把女性放在和男性同等的地位上去探索她的内心世界。

当然因为我不是女人,所以只能以一种观察的角度,来处理我跟这个性别之间的关系,尽可能长时间或者是对于的来观察周围的这些异性:观察她们该到什么时候说话、应该是怎么说话的、碰到一个事件她们通常是怎么处理……我我并不敢冒领对女性特别了解,只不过是比别人更认真一点、更细致一点、更深入一点而已,在创作的态度上,我希望自己更加认真一点,更加扎实一点。

其实女性作品,在我整个作品创作的量当中只能占十分之一,但是有的读者就看过女性相关的四部(虽然四个中篇在我整个创作量当中是非常少的)。我其他很多作品中还有大量的短篇小说,一般读者恰好没看过,所以我的一部分创作面目就被这些女性形象给遮蔽了。

这是传播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不过有时候我必须要面对,老是要回答“为什么你一生的创作都在写女性”,事实上我早就结束这种创作了。我只是在90年代写了四个中篇小说而已,在创作量当中只占十分之一而已,但是我不得不经常回答这样的问题。

但是我很感激,电影的改编、传播对这些作品的再次宣传起了很大的作用。很多读者读了,说苏童很喜欢写女人、很擅长写女人,我听了一点都不反感,反而还挺高兴的,因为这说明我的人物形象是能吸引人的,虽然从整个创作整个面目来说,它确实是一种误解,但是我接受这种误解。

我生活在这个误解之中,这就是一个小说家的生活,甚至也是一个人很常有的生活。(来源:《凤凰网文化》有所改动)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