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南贡院曾经的超级考场 现改扩建为中国科举博物馆


来源:南京晨报

一年一度的高考,今天又开始了,莘莘学子纷纷走进考场。实际上,中国科举的历史比现代高考的历史要长得多。而南京的江南贡院,则是古代学子的“高考”战场。江南贡院是中国古代最大的科举考

一年一度的高考,今天又开始了,莘莘学子纷纷走进考场。实际上,中国科举的历史比现代高考的历史要长得多。而南京的江南贡院,则是古代学子的“高考”战场。江南贡院是中国古代最大的科举考场,鼎盛期可接纳2万多名考生同时考试,其规模之大、占地之广居中国各省贡院之冠,创中国古代科举考场之最。

晚清,江南贡院明经取士牌坊。

晚清,江南贡院正门。

江南贡院“辟门吁俊”牌坊。

江南贡院位于秦淮区金陵路1号。2014年,江南贡院改扩建成中国科举博物馆。它处于夫子庙学宫东侧、夫子庙秦淮风光带核心区,是中国科举制度中心、中国科举文化中心和中国科举文物收藏中心。

江南贡院曾是中国最大的科举考场

江南贡院始建于南宋孝宗赵昚乾道四年(1168年),它是当时建康县学、府学考试的场所,规模较小。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后,这里改为乡试、会试的场所,县学、府学考试场所择地另建。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年),江南贡院经过重建,规模渐大。永乐十九年(1421年)迁都北京后,南京成为留都,江南贡院成为专门的乡试场所。清代时,贡院仍为乡试场所。从道光年间开始,经数度修葺扩建,至光绪年间规模庞大,盛况空前。当时考生号舍(即考生日间考试、夜间住宿之所)多达20664间,可同时容纳两万余名考生参加考试。清代江苏、安徽两省合称江南省,江南贡院便是苏皖学子进行乡试的场所,它与北京的顺天贡院同享盛名,分别称为“南闱”和“北闱”。

鼎盛时期江南贡院的范围,东起姚家巷,西至贡院西街,与夫子庙隔街相望,南达贡院街,与秦淮河畔的河房相邻,北到建康路。贡院的正门设在今天的永和园菜馆与原秦淮剧场之间。正门之外,街的东、西各有木牌坊(又称辕门)一座,正门的东、西两侧各有一座石牌坊和一只石狮子,石牌坊额文分别为“明经取士”“为国求贤”。正门分三道:第一道门为三门;第二道门为五门;第三道门为龙门,左右并列各两门,取“鲤鱼跳龙门”之意。至此,除应考学子外,闲杂人员概不能入。由龙门向前,直通明远楼,此楼为明朝永乐年间初建,清朝道光年间重建。它是江南贡院的中心部分,也是最高的建筑物。每届科考,监临、巡查等外帘官员在此发号施令和负责警戒。

1905年,废除科考后的江南贡院明远楼。

1888年,江南贡院乡试场景。

古代考生三天三夜不得离开考场

在明远楼的东西两面,便是鳞次栉比的考生号舍。号舍用梁朝文人周兴嗣奉敕编纂的《千字文》编号。号舍外墙高8尺(2.66米),号舍高六尺(2米),宽三尺(1米),深四尺(1.3米)。每一字号长的有号舍百余间,短的有号舍五六十间,皆南向排列。号舍之间留一条宽约四尺(1.3米)的狭窄小巷,仅容两人擦肩而过。每一号舍之间砖墙相隔。号舍无门,考生对号入座后,自备油布作门帘以遮风挡雨。号舍内墙离地一二尺(半米左右)之间,砌有上下两道砖槽,上置木板,板可抽动。白天,下层木板当座位,上层木板可作几案写作;夜晚,抽出上板与下板相拼接,便成了一张简易的床榻,供考生蜷曲而眠。考试三日,考生吃住均在号舍之内,不得离开号舍一步。

过了明远楼,有一木牌坊,其后便为至公堂,这是监临(监考官)等外帘官聚会办公的场所。至公堂的后进为戒慎堂,其后门为外帘门,外帘官到此止步。出了外帘门,便是飞虹桥(现在南京市中医院内)。过了飞虹桥,穿过花圃,便至衡鉴堂,这是内帘官(即主考官与同考官)评阅试卷并确定名次的地方。内外帘官之间以飞虹桥相隔,不得跨越雷池一步。

在贡院的四隅各筑有一座两重檐的砖木结构建筑——瞭望楼,与明远楼遥相呼应。贡院四周高墙环绕。

清末,破败的江南贡院。

民国时期,明远楼成了南京市政府大门楼。

从江南贡院考场走出众多名人

江南贡院在科举发展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江南乡试,明清两代每三年在各省城(包括京城)举行一次,考试共分三场进行,中试者称为举人。林则徐任江苏巡抚(治所苏州)期间,于1832年、1835年两次奉命到江南贡院“入闱监临”,并对江南贡院科举考试制度进行了改革。左宗棠任两江总督期间,也曾于1882年任过江南贡院的“监临”。

明清两代从江南贡院中涌现出一大批人才。以清代为例,江南贡院举行过112次乡试,在这里中举又在京城会试中中了状元者,江苏49人,安徽9人,共58人,占全国112个状元总数中的51.78%。

唐寅(著名书画家)、郑燮(郑板桥,扬州八怪之一)、方苞、秦大士、施耐庵、翁同龢(光绪皇帝的老师)、李鸿章、张謇(近代著名实业家)等在这里高中举人,吴承恩(《西游记》的作者)、吴敬梓(《儒林外史》的作者)、陈独秀等文化名人也曾在这里寻求功名。在千余年的科举文化熏陶下,连南京的街巷也充满了考试文化的色彩,如上江考棚、下江考棚、三元巷、沈举人巷、朱状元巷、焦状元巷、状元境等与科举有关的地名,形成了南京地区特有的科举文化现象。“南闱”之盛,曾经让北京黯然失色。

末代探花商衍鎏在江南贡院留影。

江南贡院衡鉴堂旧影。

江南贡院至公堂旧影。

1928年,江南贡院飞虹桥。

江南贡院改扩建为中国科举博物馆

1903年江南贡院举行了最后一场乡试。清朝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废除自隋唐以来延续千余年的科举制度,江南贡院从此闲置不用。民国七年(1918年),江苏省省长齐耀琳、安徽省省长韩国钧经过协商,决定拆除贡院辟为市场,仅留明远楼、衡鉴堂及号舍若干间,江南贡院就此寿终正寝。

江南贡院原有号舍在历经沧桑后,无一遗存。为再现历史原貌,有关部门按原样复建了四十余间号舍。2012年,有关部门在江南贡院的基础上,论证、规划、建设中国科举博物馆。2014年8月11日,中国科举博物馆一期工程正式开放。这是中国唯一一家地下式博物馆。

中国科举博物馆东至平江府路、南至贡院街、西至金陵西路、北至建康路,总占地面积约6.63万平方米,现包含博物馆主馆、江南贡院南苑以及明远楼遗址区三大区域。博物馆主体是科举文化展示、体验的集中区;江南贡院南苑是科举博物馆主体的配套区域;明远楼遗址区主要是明远楼、至公堂、历代碑刻及部分号舍。博物馆主体两侧还建设有秦淮礼物店、游客服务中心等配套设施。

冯家红阎文斌(中国科举博物馆文化学者)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