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三板公司承受交易“后遗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期便有数家新三板明星企业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摘牌事项的议案,均被异议股东否决,但如果不摘牌解决“三类股东”这些公司IPO之旅将陷入无限期停滞,一时间,企业走进了新三板市场的死胡同。

2018年的新三板市场对于“摘牌”一词并不陌生,多达上千家的摘牌公司各有各的摘牌理由,这其中受到市场重点关注的是一些新三板明星企业希望通过摘牌新三板“解决三类股东问题”扫除登陆A股障碍的情形。

这些明星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是新三板市场红利的受益者,通过定增融到了不少资金,在二级市场受到各类投资者追捧。也正因为在新三板市场的活跃,让很多企业拥有了“三类股东”,同时由于股东人数多难以处理,导致了这些企业在摘牌时陷入了极大的被动。

近期便有数家新三板明星企业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摘牌事项的议案,均被异议股东否决,但如果不摘牌解决“三类股东”这些公司IPO之旅将陷入无限期停滞,一时间,企业走进了新三板市场的死胡同。

亿童文教摘牌难产

亿童文教(430223)在最新的公告中表示,在公司最新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否决了此前公司提出的《关于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议案》《关于申请股票终止挂牌对异议股东权益保护措施的议案》以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公司董事会全权办理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有关事宜的议案》。

至于为何要策划摘牌,一位接近亿童文教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为满足上市审核要求,需要对部分不符合要求的三类股东进行整改规范。

显然在股东大会之后,亿童文教的摘牌计划搁浅了,记者了解到摘牌计划失败源自于异议股东投出的反对票。

根据亿童文教此前提供的方案显示,公司将由大股东或者指定第三方对异议股东所持股票进行回购,收购价格原则上不低于异议股东取得股权的成本价。

“公司大股东提出的回购价格太低了,大家不能认可,另外如果陪跑IPO,但摘牌清理三类股东IPO一旦失败,我们这些小投资者连变现的流动性都失去了。”一位亿童文教的小投资者5月30日告诉记者。

事实上,根据记者了解情况,亿童文教的大股东也在股东大会上投了反对票,因为在此之前公司没有预估到会有如此多的异议股东,而对于大股东来说,即便是按照成本价去收购,也无法承担相关的费用。

中科沃土董事长朱为绎6月6日对记者表示:“亿童文教本想通过摘牌来清理三类股东,哪知道异议股东太多,大股东回购压力山大,只有也投反对票把自己提出的议案给否了。三类股东问题变成无解了,亿童文教再次回到原点,看来只有撤材料回到新三板一条路了。”

熟悉新三板的人,对于亿童文教这家公司就不会陌生,作为首批参与做市的企业之一,亿童文教早在2013年7月便已挂牌新三板。

2016年2月26日亿童文教完成其挂牌以来的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定增融资,以32元/股发行了500万股股票,共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参与认购者就包括明道资产、银河资本和安信旗下等多个契约型基金和资管计划。

与此同时,亿童文教也是新三板二级市场交易活跃、受到投资者认可公司的代表,公司自2014年8月21日采取做市后一直到IPO获证监会受理停牌,在新三板的采取做市交易的天数高达669个交易日,在公司从新三板停牌的前一年里,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6月28日,亿童文教股价几乎维持着单边上行趋势,股价最高一度超过31元。

但这些新三板市场的“红利”最终成为了公司冲击IPO的最大绊脚石。

近期类似的公司还有筹划摘牌的汇量科技(834299),汇量科技在被异议股东投票否决后,选择以消极的手段对抗,至今仍为披露2017年报,同时在筹划子公司赴港上市一事。

市场定位尴尬

如今距离证监会给出“三类股东”明确审核口径已经有半年时间,但符合证监会要求的“三类股东”数量寥寥,仅有三家公司成功携带三类股东过会,更多的新三板公司卡在了核查或者清理的环节。

此前已经由企业尝试了摘牌清理三类股东并且成功过会,因此今年以来诸多企业也在尝试这一路径,但一些股东人数众多的企业却面临着异议股东和高额回购成本,IPO之路只能再次搁浅。

但无论“三类股东”还是“异议股东”,这些股东都是挂牌登陆新三板后通过定增或者二级市场进入的外部投资者,其本身并不具有阻碍公司IPO的主观想法,很多时候这些股东也在维护自己的利益,但公司和这些股东形成的对立面不禁也让市场对新三板市场的定位和规则产生了更多的思考。

朱为绎指出:“亿童文教应该很后悔做市和交易了,我认为在报材料前就该解决三类股东问题。但归根结底在新三板市场不能成为一个独立市场之前,新三板市场只能成为一个公开的PE市场,既然是PE市场就不能频繁交易。可以预见的是,亿童文教事件将成为新三板市场流动性进一步枯竭的导火索,有IPO想法的新三板企业未来将不敢做市和交易。”

类似亿童文教的事件一再发生已经严重伤害到了市场的信心以及市场各方参与的热情,对于眼下的新三板市场来说,亟需明确定位以及明确定位之后的政策梳理。

“如果是PE市场那么大家就按PE市场的规则玩,就不会再多考虑二级市场的功能,如果是独立的市场,那么二级市场仍是重要的参与环节,但现在摇摆不定,新三板在一二级市场都遭遇了严重问题,这个市场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明确定位以及明确未来的发展。”华北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6月6日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李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