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雨花台| 张新科:雨花英烈精神是座精神富矿


来源:凤凰网江苏

雨花台是中国革命的一座庄严丰碑,雨花英烈精神是一个精神的富矿、一个生动的课堂。

导语:6月7日下午,根据徐州工程学院校长、著名作家张新科的长篇小说《苍茫大地》改编的同名话剧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公演,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局长赵永艳、副局长黄莹出席,徐州工程学院副校长刘洋致辞。话剧精心选取营救书记、刺杀叛徒等多个故事情节,生动塑造许包野信念坚定、勇于担当的高大形象,展现其心怀家国、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献身精神。

送书到烈士的家乡

今年4月的广东相较于其他省份,已经率先步入了烈日炎炎的夏季,本该细雨绵绵的清明节也依旧艳阳高照。著名作家张新科正是在万里晴空之下,从江苏徐州专程赶到许包野烈士的祖籍——广东汕头澄海。

(张新科与汕头澄海区党史办负责人祭扫许包野烈士)

1935年,南京雨花台,年仅35岁的许包野牺牲于国民党枪口之下。许包野逝世81年后,2016年,张新科所著以许包野烈士为原型的长篇小说《苍茫大地》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举办了首发式。

根据习总书记在江苏调研时做出“用好用活丰富的党史资源,展示雨花英烈精神”的指示,江苏省委相关领导批示,要求根据雨花台烈士群体的故事创作一部具有震撼力和影响力的长篇小说。省委宣传部、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等部门一致推荐张新科担此重任。

创作具有历史底蕴和革命精神的文学作品,对张新科而言并不仅仅是指示要求,也不仅仅是他文学热情迸发的一时兴起,而是长久以来他心中真正想去做的事。

《苍茫大地》首发式上,他说:“我18岁来南京上大学,便在这‘六朝古都’扎下根来,一直以来都对雨花英烈们的事迹怀有深切的崇敬和敬仰,那昭示铮铮铁骨英雄气的纪念碑、忠魂亭、烈士群雕深深镌刻心中。”

(张新科在《苍茫大地》首发仪式上发言)

张新科心中的“革命英雄梦”书成了厚厚的作品,但这部小说并非他追求雨花英烈精神的终点。

怀抱一直以来对雨花英烈的敬慕之心,今年,张新科终于来到广东汕头。江苏到广东的距离近1500公里,虽然路途遥遥,但走一趟对张新科来说很值得——因为这称得上是达成心愿的旅程。

“首先,我曾经留学德国七年、取得德国博士学位,现在作为江苏欧美同学会副会长,来看看同样留学德国的许包野学长;其次,作为徐州工程学院院长、副书记,来看看曾在江苏工作的老书记;最后,我是想了却萦绕心头的夙愿——到许包野妻子叶雁蘋坟头献上一本《苍茫大地》,告诉九泉之下的她,她生前朝思暮念的丈夫许包野为国家、为民族所做的贡献将为众人永远铭记心中。”

虽然许多年过去,但每年清明节,许包野烈士陵园、许包野故居及许包野妻子叶雁蘋女士墓地都有众多瞻仰先烈的人前来献花悼念,碑前鲜花摆放整齐,张新科上前,也送上了自己的那一束。

“我来到广东,心中有太多感慨。”张新科说,“感慨许包野放弃优越生活回到当时落后的祖国,感慨许包野和他的妻子叶雁蘋之间忠贞的爱情,也感慨我们现在安稳幸福的生活,是这些革命先烈用生命换来的——我想到四个字:珍惜当下。”

(张新科将书赠与许包野后人)

敬献花篮后,他前往许氏宗祠,与许家后人讲述《苍茫大地》的创作故事,分享他搜集到关于许包野烈士的历史资料,并当场赠与许氏宗祠20本《苍茫大地》,回程后又追加赠送了100本。 

写书接受精神的洗礼

许包野是什么人?为什么选择许包野作为《苍茫大地》的主人公?这一切都要从张新科找寻创作灵感的阶段说起。

接受创作任务以后,为了确定小说究竟该写什么、怎么写,张新科抽出空来走进纪念英烈的圣地——雨花台,驻足档案馆,查阅大量历史资料和珍贵档案来获取信息。

手中详细的实录让张新科心里感触颇深:“我在感动、震撼中接受了一场涤荡心灵的精神洗礼。”

雨花英烈成百上千,他们的人生无一不是在前途光明之时戛然而止。扫视老照片上一张张年轻鲜活的面孔,张新科的目光停留在一位身着西装、容貌清俊的青年人身上。

这位青年人,就是许包野。

(许包野)

“许包野是我党早期杰出地方领导人、我党历史上第一个留洋博士,我选取他作为主要人物原型,来描述矢志兴邦、舍生取义的英烈们的革命事迹。”张新科说。

1900年5月31日,许包野于出生于泰国暹罗华富里的侨商家庭。他7岁时随同父母回到祖国,1920年起先后赴法国、德国、奥地利留学。1924年由朱德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中共旅欧支部。1931年回国后,先后任厦门中心市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等职。

张新科称许包野为“人中龙凤”:“他天资聪颖、家境富裕,还学识渊博……现在留洋归国的高级知识分子都非常少,何况百年前留德的博士——他是我们党内第一个博士。”

不幸的是,许包野就职河南省委书记期间,内部人员叛变,他因此被捕,之后被解往南京国民党监狱。许包野以一名知识分子的羸弱身躯,受尽国民党的严刑拷打却依然坚贞不屈,英勇就义时,年仅35岁。

经过对许包野生平的了解,张新科感觉这位历史人物既陌生、又熟悉:“他在德国留过学、取得博士学位,刚巧我也在德国学习过、取得德国的博士学位。他在江苏、河南工作过,而我老家在河南,目前在江苏工作。我觉得我和他之间有种神奇的缘分。”

作者和原型人物之间产生共鸣还不够,张新科选择许子鹤的原型人物许包野作为小说主人公的原因自然不仅在于他所说的“缘分”,更在于许包野本身的传奇色彩。

“许包野是我党早期中高级干部,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在《苍茫大地》中,他会把信仰的力量、对共产主义信念的理解,以及最后殉道雨花台英烈的忠魂呈现得更为充分,这就有别于其他文学作品的主人翁身份。他在我党历史上具有典型性,在文学价值上也具有典型性。我想倾力把这两种典型性描写和塑造出来。”

(许包野妻子叶雁蘋写给地方政府的信件,已由张新科转交南京雨花台纪念馆)

确立主要人物后,张新科要做的,是令人物形象立体化、真实化。因此,在接下来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在繁忙的工作中挤出时间,跑遍世界各地,对许包野进行深入研究。

“我曾经前往江苏、北京、上海、山东、湖北、广东、河南等地实地走访,也远渡德国、法国、俄罗斯去深度调研。”总行程将近10万公里的追踪,让张新科挖掘到数以百万字中文、英文和德文版史料。

张新科牺牲了休息时间,以惊人毅力和高度使命感,完成了弘扬雨花英烈精神、传递信仰力量的扛鼎之作《苍茫大地》。

用书说好英雄故事

《苍茫大地》是国内首部描写雨花英烈英雄事迹、弘扬雨花英烈精神的长篇小说。故事情节迭宕起伏、悬念丛生,时空跨度大,与中国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风雨飘摇的历史现实严丝合缝,成功塑造了以家国为念、执着追求真理的共产党人许子鹤的光辉形象。

“我从家庭身世、留学国外、革命经历等方面,潜心刻画了‘许子鹤’这一雨花英烈形象。”张新科介绍。

主人公许子鹤与原型许包野的人生经历极其相似,但他的形象并不是扁平化的。从垂髫儿童到留洋博士、从知名学者到革命先驱,许子鹤因为身份变化而经历的人生快乐苦痛真实可感。山河动荡的苍茫大地间,许子鹤怀揣对理想爱情的向往、对美满生活的追求,投身革命20余载,为民族为国家四处奔走,在张新科细腻的笔触之下,有血有肉的志士形象栩栩如生。

“许子鹤好像就在我面前,我能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事,要说什么话。”张新科以作者的身份重新回顾书中的许子鹤,说,“从整部作品的角度来说,他只是一条线,更多的是对整个时代的描绘。”

张新科说,这部小说的意义,不仅仅是歌颂单独某个人,更是为了弘扬雨花英烈精神:“我想通过这部凝聚心血和期望的《苍茫大地》,带领广大读者走进历史、走近英雄、走向神圣。致敬、辉映经典著作《红岩》,让雨花英烈精神得到新的诠释和传承,影响当代,传之久远。”

皇皇45万字的著作中,张新科以深沉的历史观念推动文学叙事,将真实的历史事件融入传奇色彩浓厚的小说情节,撰写出献身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殉道者的英雄赞歌。

(张新科在话剧《苍茫大地》公演现场)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可以追思过去,可以反映当代,也可以预示未来。”从《苍茫大地》出发,张新科认为,文学中的精神力量尤为重要,“雨花台是中国革命的一座庄严丰碑,雨花英烈精神是一个精神的富矿、一个生动的课堂。”

在江苏省委宣传部和江苏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的《苍茫大地》研讨会上,张新科说道:“一方面,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英雄。现在学校里男生都不打架,没有刚性了,电视剧里全是小鲜肉了,英雄都年轻了,没有超过40岁的英雄了。另一方面,作为大学校长,我非常了解欧洲人对中国的看法,对中国故事、文化的看法,我要争取用尽量多的国际视野,用平等对话的方式,把中国的文化推广出去。”

6月7日,由小说改编的同名话剧《苍茫大地》在雨花台纪念馆公演,坐在台下观演自己创作出来的故事,对张新科来说是一种别样的体验。他虽然一直在研究许包野,但演员的演绎,让他感觉“这位历史人物像是真真切切地活着”。

“我们要通过青年人喜闻乐见并可以参与其中的方式,把雨花英烈的精神传播出去。”张新科说。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