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濮存昕:话剧是请到家门里来看的艺术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文艺讲坛”的第二季讲座将邀请到著名演员濮存昕,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濮存昕曾经去龙泉镇看锻造,合金包着铁,一下一下打,熔炼之后淬火,那个金属纹路就那么均匀却又不同。舞台上每演一场,一样的词儿、情节,可他面对的观众是不同的。

“剑,是打出来的,不是磨出来的。我拒绝流水线,我是手工作坊。”他说。

(濮存昕)

什么是经典?一定是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经过传播,有众多的读者、观众对它的喜爱,一代一代的艺术家还能继续去演、去画、去说它,能够不断地出版,经典作品一定是和时间以及观众的接受有关的。

我们这几部戏不敢说是经典,但会往经典的方向完善。戏剧特别讲究每一次都有新的创作,有新的直觉。我们生活于舞台,获得新的和观众见面的冲动,所以演出应该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新鲜感。

演员跟观众,台上台下有一种尊贵感,舞台艺术是演员与观众共同分享彼此生命的时间,一起慢慢变老,这种艺术的尊贵感非常宝贵,是其他媒体形式替代不了的——话剧艺术不是集市,是party,是请到家门里来看的艺术。

话剧之所以票价高正是跟舞台艺术的尊贵感直接有关的,在舞台上,演员与观众面对面地交流,将生命中的三个小时奉献给观众。而拷贝艺术就像打个电话、弄个e-mail那样,没有面对面的真切感。

我们把与观众同处做到极致,为什么?如果我把自己包装、制造成一个大明星,人家就会买票来看我演出。他们对我的那种期盼,到了剧场,我要让他们没有任何的紧张感———我这么期盼的一个人,我可以和他促膝交谈。

我不只是演员,更是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一个人。有一句话,台上台下是乡亲,就像把一个剧场比做一个精神故乡。他买票,尊重我的表演,我们会像朋友、亲人一样交谈。

说起舞台表演,阅历、阅读,都需要,但都不是全部;理解力、想象力以及表现能力,缺一不可。对人物的理解有多深、能找到多少把想象落到实处的方式,都影响到最终对人物的塑造。

信手拈来,我认为是舞台表演的最高境界。和角色之间无缝连接,观众由此勾连起自己的人生。如果以10分来计的话,盖叫天先生已经全说透了:3(分)形,6(分)劲,心已8(分),无意则10(分)。什么意思?别演戏,得演人,用一个典型的、个性化的、但首先是一个正常人的直觉在台上表演,而不是概念的,虚假的,空洞的,苍白的。说台词别光说词儿,说词儿里面的意思;别把词儿说的像蹦豆子一样,那个抑扬顿挫啊,拿腔作调啊,观众根本听不出意思来,白搭。

我的感受是,越放松自己,越投入到创作集体的空间,离角色就越近。因为台词设计好了,剧情安排好了,导演的意图也传递给你了。这就像跳交谊舞,越想着自己要怎么跳越不行,必须跟上对方,只有在自己能够控制的地方再发挥一下。

不太会演戏的时候,总是想着要怎么演;会演一点了,就想着别人怎么演,然后通过肢体、眼神、气场的交流,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演;再往上走一个台阶,想的就不仅是自己和对方,而是要懂观众怎么看。所以我们需要看画展,听音乐会,看别人的戏,学会做一个好的欣赏者,一个好的观众,这样就能成为一个有自省力的创造者,知道应该怎么去表演。

我自己是一个兴趣比较广的人,舞蹈、音乐、美术、戏曲都喜欢。我自己也画画写字,当然我写得画得都不好,但是潜心进去之后,对于自己在舞台上的状态有更形象性的感受,每次都能表现出不同的造型和形态。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