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濮存昕:模仿陈忠实来演白嘉轩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文艺讲坛”的第二季讲座将邀请到著名演员濮存昕,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演《白鹿原》会产生饥渴感,就像一道好久没吃、格外想念的家乡菜摆上桌,让你有一种迎接故友的感觉。这两天开始听陕西话说陕西话,还蓄了胡子,这样才有质感,要不哪能像白嘉轩?”

从多年前刚接到角色手足无措到今日舞台上西北方言张口就来,关于“白嘉轩是什么人”“白嘉轩该怎么演”的问题,濮存昕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濮存昕《白鹿原》剧照

白嘉轩是个色彩非常丰富、不是非白即黑的人物。和别的角色相比,他是独到的或者说是典型的一个。

按身份说,白嘉轩是个老地主,却是干活的老地主。他跟长工鹿三交情很好,他甚至可以在前头拉着骡子、拉着马,让鹿三在后面扶犁。所以我在化妆上要把他化得有阳光晒的痕迹,所有着光面全是酱红色,皱纹深处因为没晒到反而是浅色。

但他又是一个族长,信奉宗祠文化,讲究孝、悌、仁、义。他用老理儿去解释大革命时期所有价值观的紊乱,用残酷的家族礼法对待自己儿子的出轨、小娥和黑娃的媾和。他有正的那一面,也有我们戏里充分揭示的恶的那一面。他是旧文化传统的坚守者、捍卫者,也是卫道士。

白嘉轩所有的价值观是对传统的恪守,这种恪守包含着对小娥、孝文、黑娃这种爱情的不容,但当人的命运被伤害时,他又要去拯救——白嘉轩脊椎骨中立的是这个。

当然,这是我们用今天的观点去看他,清朝末年到21世纪,中间有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那时的白嘉轩不可能对自己持有否定或者批判的态度。

明事理、明大义,用一种积极态度去做事,代表农业文化一种向前发展的力量,同时又有农民的自我局限性——那种比较理想化的角色形象集中在白嘉轩身上。陈忠实老师将《白鹿原》审美上的浓缩点安置在这里,这个人物实际上体现着陈忠实老师对逝去的农耕文明、土地、农业文化的尊重,以及对农民的深刻理解,

从形态上来讲,要找到陈忠实老师写的那个形象,很难。对于白嘉轩这个人物,我一开始是蒙的,没有现在这么自信。我体验五天,遇到语言上的障碍,就在那个原上农村里转来转去,瞪着眼睛找生活也找不着什么生活,更找不着白嘉轩的模特。所有农民接待我们时,都是谦卑的姿态。

这是什么形象?从我一个世俗演员的身体里怎么脱颖出来?我总是想不到办法。

直到有一天,我在西安跟陈忠实老师一块吃饭,突然间想,陈忠实老师如果是白嘉轩——他的说话、做派,就像武术里面的形意拳,不是长拳、不是猴拳,是一板一眼的,没有花拳绣腿,想到这儿我觉得一下就对了。

灵感立刻就来了,从那开始,我跟他说话,在旁边远远地看他,模仿陈忠实老师性情中的那个劲儿。平常很难见到陈忠实老师笑,他和我爷爷一样,我就不记得我爷爷笑。所以化妆的时候,画出刀劈斧刻一般的那个皱纹和脸部的肌肉线条,只稍稍画那么一点点,提示我这个人的脸是拉长的——那也是白嘉轩。

模仿,把他和所有对作品的理解联系起来,理性的东西和感性的东西就绑到一块去。可以说,我演的白嘉轩就是陈忠实老师。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