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濮存昕:鲁迅是痛苦的,也是孤独的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文艺讲坛”的第二季讲座将邀请到著名演员濮存昕,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濮存昕《鲁迅》剧照

鲁迅当时痛苦,他觉得在那个时代是很难看到希望的。他知道一定是有前途的,一定会有光明的,但是前途太渺茫了。

他觉得这个民族的悲哀是自己不认识自己。他写阿Q,写孔乙己,他只说我们自己不强大,甚至日本人打来了,都没有说我们只有把日本人打出去,国家才有希望。

当时国家的状况让他非常失望,那种失望有内在理由。不理解鲁迅的根本看不懂,外国人也看不懂。诺贝尔给他颁奖,他给诺贝尔回封信拒绝了。他说我觉得惭愧,因为去领这奖,好像使得有些国人得意起来——他是这么思考的。

同时他又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因为他站得那么高,一个思想家,高树悲风、高处不胜寒。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可以和他对话的人,冯雪峰、巴金都是小玩闹,包括跟瞿秋白的对话也都是像学生和他的对话。

一开始我不相信我能演鲁迅,只是觉得是大机会来了,这是我感兴趣的事情,这个角色我喜欢,但是不知道能演。所以我提了自己觉得很客观的三个条件。

第一,到底能不能化得像,先化妆,必须在像的情况下才能演;第二,虽然我是救场,但是别凑和;第三,得看看剧本是不是我能演,我对自己得有一个判断,看自己能在什么样的空间里。

因为我读过鲁迅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在鲁迅这个角色上,我很快进入状态,也很自然地演完了。在舒乙的现代文学馆读《野草》的时候,专家们认为我读懂了,也找到了鲁迅的说话方式。后来试妆,我念了一个《野草》,导演说小濮已经进入状态了,说“你不只是理解了,你突然有办法了,你再放松一些就行”。

鲁迅的语言方式就是他的思维方式,他思想过程中的语言、世俗的语言,和一般的生活台词不一样。他是感悟的递进,是迟滞一下之后又开始一泻千里,或者是茅塞顿开,“似有所悟,仍有所思”。

我会从见过的知识分子,比如曹禺,我父亲、于是之、巴金(巴金的奶奶姓濮,我们还有一点血缘关系)这些大家们的身上获得文人的起居坐卧、嬉笑怒骂,他的常态和不寻常的情感流露。这些是生活的积淀,而不是演技的积累。其中很多人特别像我父亲,墨盒放哪儿,笔放哪儿,用好了,鲁迅一丝不苟地去捆那个东西,太像我父亲了,鲁迅就是这样一个人。

对角色的理解就是对自己的开发。我表演出来的东西会往精神方面去联系,完全明白应该怎么做的时候,动作己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理解它的精神。

文人的内心精神部分,有一种诗意的东西、有一种浪漫的东西、有一种境界的东西,它超脱物象,超脱当时的情景,因此他能够与瞿秋白两人说话说得天马行空——这是我的优势。懂了、获得了理解、获得了对他的想象力,就越接近自己,越接近鲁迅、越接近角色。是我做的,要去装就不行,一定是自己。

有人说,小濮,你这镜头不像啊,鲁迅抽烟是很狠的,你抽烟不太专业。我说是嘛?那么从现在开始,我抽烟要咽进去,根本不喷,达到说着话烟就出来了的状态。那个烟必须咽进去、进入对于角色的理解,随着生理状态,它自然地吸吐,这就完成了。(来源:公众号《探照灯》 有所改动)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