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濮存昕:朗诵能够提供一些美感的东西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文艺讲坛”的第二季讲座将邀请到著名演员濮存昕,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濮存昕)

记得小时候,我父亲苏民和郑榕、朱琳等前辈经常去中山公园音乐堂参加“星期天朗诵会”,我也跟着去,虽然当时似懂非懂,但朗诵现场的氛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也经常能听到父亲苏民在广播电台朗诵《红岩》小说,中午12点半,吃着饭的时候就竖着耳朵听,作为儿子在收音机里听到父亲的声音很温暖,《红岩》里的人物众多,好人坏人都有,每个角色的声音也很丰满。

我初一后便下乡,至今只有一纸小学毕业证书,自学决定了我们这一代人日后的积累,在朗诵中阅读也伴随我的一生。我从小就在学校的朗诵小组,朗读革命诗抄以及贺敬之等人的诗。长大后考文工团依然靠的是朗诵,可以说,朗诵伴随着我一直以来的学习。到了40多岁,孙道临、乔榛、姚锡娟几位老师又开始兴起朗诵,我确信他们是这方面的专家,就竖着耳朵听,跟着他们学,也锻炼了自己的声腔。这对我40多岁后还能在舞台上演戏,让观众能买票看下去,起了很大作用。朗诵是滋养了我一辈子的本事。

有一次,我在汽车广播里听到一段北京人艺表演艺术家于是之的《雷雨》片段,真的是好听极了!我记得原来还有电影赏析的广播节目,通过声音的剪辑给大家带来不同的感受,比如开门、走路、坐下来,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想象空间。

我还经常想起老艺术家朱旭给我讲的一件事,鼓曲大师骆玉笙给电视剧《四世同堂》录主题曲《重整河山待后生》,第一句是“千里刀光影”。两遍录完以后,乐队起立给骆玉笙先生鼓掌,骆玉笙坚持要听一遍录音,但剧组跟她说录得很好,不用听了。后来电视剧播出了,骆玉笙听到后,一拍大腿说:“坏了,我把‘千里刀光影’的‘影’,音给唱倒了,唱成第二声了。我说让我听一遍吧,他们不让,我对不起观众啊!” 朱旭老师讲到此时,落了泪。老艺术家们对艺术的孜孜以求和认真态度,令人钦佩感动。

有些人对朗诵的认识有个误区,认为绘声绘色地拉腔拉调就是朗诵,但朗诵的最高境界,还是得说话,把口腔运动到位,自然具备神味,不到位就不那么美,不那么好听。朗诵是一个学习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诗其实跟任何人都有关系。我想了句话,“诗是语言的大智慧,是我们能从世俗生活平地上起飞的翅膀,是能够点燃激情的火种,是一种天马行空的才情。”所以读诗歌就像唱歌一样。现在我们的教学提倡诵读,可以加深阅读理解。

诵读过程是一个重要的学习过程,字正腔圆,四声到位,出口成章,引经据典,丰富的词汇量通过自己的嘴巴表达出来,是可以记住的。而且通过朗读,可以提高表达能力的自信,提高生活品质,增加生活能力。生活要有温度,而文学精彩厚重,我们的自信来自这些,而不只是吃饱肚子,过好日子,还要有精神上的力量。

提倡朗诵,是因为在这个漂泊浮躁的时代里,它能够提供一些确定无疑的东西,这种被称为美感的东西,足以令人们抵挡生活的迷茫和庸常。(来源:公众号《新广播报》)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