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年轻王勃是怎样变得世故的?曾因一篇作品被骂“歪才”


来源:羊城晚报

六岁能写诗文,九岁能读颜师古注的《汉书》并作《指瑕》十卷以纠其错,这不是天才是什么?但天才的人命运未必好。王勃的父亲和祖辈都是显赫的官吏,若是按今说法不是官二代也算是富二代了。但就是这么一个既有天才又有背景的人, 并无得到祖父辈的多少特殊照顾。

说王勃是个神童一点也不夸张。

六岁能写诗文,九岁能读颜师古注的《汉书》并作《指瑕》十卷以纠其错,这不是天才是什么?但天才的人命运未必好。王勃的父亲和祖辈都是显赫的官吏,若是按今说法不是官二代也算是富二代了。但就是这么一个既有天才又有背景的人, 并无得到祖父辈的多少特殊照顾。由于家族渊源的关系,王勃很小时便萌发了当官的念头,这可能与他的家庭影响有关。他除了毛遂自荐地给当朝宰相刘道写信,还得凭本事参加科举考试, 这说明唐朝的选吏制度已经相当完善,即使是这种身份,也得遵循“逢进必考”的入仕原则。王勃科试及第还不足十六岁,这在当时,可算是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了。也许是少年得志,也许是童心未泯,十五六岁的人本来就还是个大孩子。贪玩好奇便是孩子的天性,王勃在沛王府看到斗鸡游戏, 兴趣盎然,文思涌动, 洋洋洒洒一气挥就了《檄英王鸡》,没想到这篇为沛王摇旗呐喊击掌助威的斗鸡文, 却触怒了龙颜,使他好不容易谋到的第一个官职却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而毁于一旦。

唐朝风行斗鸡娱乐活动,诸侯斗鸡,互有胜负,本也不足为奇。问题是王勃在斗鸡文中用了大篇幅来介绍各种斗鸡的故事。从“处宗窗下”到“祖逖府前”,一直讲到“秦关早唱”和“齐境长眠”,他想用丰富的典故来展示雄鸡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但写着写着,却不知不觉是站在沛王的立场上来煽风助战,说“隐若敌国”威严能战的样子如同国君,这还不算,他继续夸赞吹捧沛王鸡“两雄不堪并立”,“见异己者即攻”的决斗雄姿。

唐高宗看到了这篇斗鸡文,气得连骂王勃是“歪才”。想想也是,皇上本来看你王勃聪明早慧,破格录取你进王府侍读,目的就是要你好好地陪皇子读书,学习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本领。而你却鼓动他们玩物丧志,还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矛盾。尤其是那句“虽季郈犹吾大夫而埘桀隐若敌国”,竟毫不避讳地用季、郈两氏因斗鸡而引发的血拼事件说事,联想到唐高祖时玄武门兄弟相残的血战,更是触及了唐高宗敏感之处。这还了得!怒不可遏的皇上,没将他投入大牢,只是把他逐出沛王府,已经是王勃的万幸了。

有位熟悉的作家朋友聊起王勃时说:同是古文经典,《桃花源记》和《岳阳楼记》我背得滚瓜烂熟。但《滕王阁序》无论是怎么咬牙切齿地下决心,别说背,连念都念不顺畅。不是文采不好,而是在念时,总是奇怪地想,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怎会变得如此世故和懂得迎合,又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委屈和心酸。

我倒觉得这是事出有因。纵览他的《上绛州上官司召书》《乾元殿颂》还真是这种锦上添花的行文风格。斗鸡文其实也是一味吹捧沛王雄鸡能战能胜的战斗檄文。因为此文他辛辛苦苦谋到的第一份工作丢了,一个少年梦想的旋即破灭,这对一个刚刚入仕,并准备大显身手,大展宏图的年轻人来说,是多么巨大的打击。至于后来重出江湖,委以参军,又因命案获罪,甚至连累父亲远贬交趾,如此背运连连的王勃还敢恣意挥洒,口出狂言?

重温《滕王阁序》,这在当时可算是一篇同题的现场作文。文中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便把藤王阁的周际环境描述得水天一色霞鸟共飞,一转段又把在座的各位捧得皆大欢喜,他说宾主都是东南各方英杰才俊,都督更是声望高、人脉好的清官,镇守边关政绩骄人,再看今日之盛会,高朋满座,好友如云,来的人文有孟子般的才华,武有王将军的韬略……每段每句哪一处不是讴歌捧赞之佳句?

实在不能怪怨年轻的王勃变得如此的世故。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王勃今也学乖了,他不敢再如斗鸡文般的一边倒。至于委屈和心酸,确是有,写《檄英王鸡》是好意办坏事,杀官奴是政敌设下的套,他因此丢了官又坑了爹,连累父亲贬至最荒凉、最边远的交趾做县令。而今他饱读诗书,心志高远竟成了浪迹江湖的无业游民,怎么不会生出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委屈和心酸呢?再说王勃还是个孝子,想到年迈的父亲因为自己的罪责受连累而被流放,更是心怀愧疚。看看王勃在《上百里昌言疏》里那段话:“如勃尚可言哉!辱亲可谓深矣,诚宜灰身碎骨,以谢君父……今大人上延国遣,远宰边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东瓯而度南海。嗟乎!此勃之罪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矣。”羞愧和自责溢于言表。若是了解王勃那几年碰到的倒霉运,委屈和心酸便不是空穴来风,世故和老成更有其沉重的原因了。

[责任编辑:林景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