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亲人回忆晋夫烈士:他是我们的骄傲


来源:凤凰网江苏

自动播放

晋夫(1917-1948),原名吕守成,又名吕晋印,河南洛阳人,中共党员。1937年参加抗日游击队。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5月入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学习。1940年任太岳军区通讯参谋。1945年任太岳军区作战科长。1947年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参谋处处长。1948年11月初受命联络国民党第三十军阵前起义时在太原被捕,解来南京,不久牺牲。

晋夫(1917-1948),原名吕守成,又名吕晋印,河南洛阳人,中共党员。1937年参加抗日游击队。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5月入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学习。1940年任太岳军区通讯参谋。1945年任太岳军区作战科长。1947年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参谋处处长。1948年11月初受命联络国民党第三十军阵前起义时在太原被捕,解来南京,不久牺牲。

晋夫从小就是个优秀的孩子

晋夫是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的烈士,他的名字原来叫吕晋印,和吕六印是堂兄弟的关系。晋夫牺牲后,吕六印并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而是通过后期多番辗转才得知。

吕六印:他(晋夫)居住证发下来后,我有个叔伯到部队上找他,就没有见到面。人在哪儿没有和我叔伯说,后来才说的,但是当时没有证明。回来以后就去参加抗美援朝,我们一直联系不上。一直到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我的外孙到南京串联,发现了大哥(晋夫)照片。同时一个从部队转业的干部来到我们单位,跟我说他原来是六十军的,原来的部队可能还在南京,我就带着大儿子去了。到部队以后,部队安排我们见了大哥的老战友。由于当时变化比较大,所以连烈士证明都没有,他们说以后部队补发一个。

主持人:您在烈士陵园里看到哥哥的照片什么感觉?

吕六印:到烈士陵园就看到两张照片,一张是和战友学习毛主席语录,还有一张半身像,烈士陵园的讲解员简单的给我讲解了他的情况。

主持人:您是1966年带着大儿子去的南京?

吕六印:恩,1966年,“文化大革命”。去了以后,我们到烈士纪念碑,献了花圈,后来到雨花台,工作人员简单的给我们介绍了情况。

主持人:部队后来给您补发了一个军人家属证明是吗?

吕六印:军人家属证是解放以后发的,烈士牺牲证明是66年发的。

主持人:在洛阳,晋夫应该是当地级别比较高的烈士,在军队地位也是比较高的。洛阳市政府有没有陈列他的事迹,有没有纪念地?

吕六印:没有,因为当时“文化大革命”比较乱,人证也没有,民政局知道我去南京,但是很乱,所以一直都没有。

主持人:政府实际上都不知道?

吕六印:对。

主持人:解放以后你和你的家人是不是一直在寻找哥哥的下落?知道在哪个部队吗?

吕六印:十八兵团六十军。

主持人:您解放之后去找他,你当时还不知道他牺牲了?就想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工作,在哪个部队工作,应该是这样的吧?有没有去找过?

吕六印:一直都联系不上他,就是我哥哥回来以后,就一直联系不上,抗美援朝以后比较乱。

主持人:您对您哥哥的印象不是很深,但是您以后,后来跟您父母还是住在一起的,跟您嫂子也接触比较多,您肯定从他们口里面能知道,父母对晋夫的一些说法,您父母和您嫂子当初谈过晋夫的事情吗?

吕六印:这个人很聪明,在学校学习都是名列前茅的,学习很好,同时对家里老人也很孝顺。当时比较困难,主要是考虑到老一辈没有文化,想多学一点知识。他当时学习比较困难,老人为了供他上学,大概卖了三四十亩地,供他上学。一直到他(考上)开封中学,一直到37年左右。当时共产党的吴芝圃,当时也在那工作,受他的影响以后。虽然家里生活很贫困,但他回来以后打水也弄端饭也弄,很勤快。

希望能够继承大伯的遗志

主持人:您父亲作为晋夫烈士的亲弟弟,他对您说过晋夫烈士的一些事吗?

吕建通:说过。

主持人:在雨花台烈士的卷宗里面,有一张1966年的照片,是您父亲和一个小男孩儿的照片,应该就是你们父子两个吧?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吕建通:那个小男孩就是我,我和我父亲去的。当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我还小,12/13岁。按我父亲说,他知道雨花台有我伯父的消息,他就带着我到了南京雨花台,到了部队,部队当时应该在六十军,部队在浦口。见了部队的首长,到雨花台看了我大伯的一些相片还有一些物品陈列。部队的领导还在雨花台安排我们坐车、访谈、到其它地方。

主持人:您父亲经常谈起晋夫,有没有跟你们这辈人讲过?

吕建通:是,讲过。不仅他讲,村里别人也讲我大伯。

主持人:村里人怎么说?

吕建通:村里人老一辈人,我该叫他们伯伯了,说我大伯原来当解放军了,后来参加部队,现在不知道怎么样,没有消息了。说他以前很好学,在村里上学是最好的。当时开封是省会,去那儿上学、学习,然后去延安就没什么消息了。我叔伯,像我四伯、五伯应该说都是在他的影响下参加了解放军。我五伯南下去了贵州望谟,我四伯参加了抗美援朝,转业到了洛阳矿山机器厂。应该说都受我大伯的影响,参加了部队。当然我父亲最小,我四伯五伯稍微大一点。

在解放前,就是我大伯刚参加抗日那时候,按我父亲说,包括我家里头是很受那个的,因为那个时候,你要参加抗日,参加八路军就叫“抗”。我父亲那个时候经常被叫去审问,那时候叫伪保长、伪乡长什么土匪,敲打你一些东西,钱财粮食这些。但是到48年洛阳解放以后,给我家里发了军属证。这些作为军属家人才抬起头,受到了优待。在那个阶段也不敢吭声,那时候不感觉什么光荣,父亲说那时候都提心吊胆的。

主持人:您66年去雨花台,知道大伯是烈士,当时虽然小,但是您心里面有什么想法?

吕建通:现在回忆起来,当时懵懵懂懂。想着挺光荣,也很可惜,因为没见过大伯,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样,那时候心里想着继承遗志吧。

主持人:能谈一谈您后来的学习和工作情况吗?

吕建通:66年给我们家里发了烈士证,门口也挂了烈士牌。给了烈属光荣的小牌牌,在门上挂着。发钱发物没有,但是按照烈士待遇,逢年过节,村里公社来家里看望一下、慰问一下。

主持人:那后来您在哪里工作?

吕建通:72年当兵,到海军后勤部,84年转业在洛阳西工区,我是在区委宣传部退休。如果从大伯那里算起,我也算继承了,也算当过兵。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亲人回忆晋夫烈士:他是我们的骄傲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90702/10/wemedia/d63fce7919de05dd491331f19689004dc49af39d_size445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