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志向毛不易索赔300万?南京著名音乐制作人这样回复


来源:荔枝网

7月3日,音乐人@南京李志在微博发长文诉《明日之子》第二季涉嫌侵权,“6月30日播放的《明日之子》第二季未经授权翻唱我的歌曲”。并提及年初@毛不易在巡演时也曾侵权翻唱。就此,李

7月3日,音乐人@南京李志在微博发长文诉《明日之子》第二季涉嫌侵权,“6月30日播放的《明日之子》第二季未经授权翻唱我的歌曲”。并提及年初@毛不易在巡演时也曾侵权翻唱。就此,李志表示将会诉至法庭,要求节目方赔偿300万元,并表示不接受其他建议。

微博长文除了控告明日之子侵权,且毛不易巡演曾翻唱也有连带责任。此前,毛不易曾就侵权一事公开致歉,并表示会监督主办方处理翻唱授权。支持原创,反对侵权,现在的节目组、主办方也该长点心了,别总让歌手背锅。

而今天平时不怎么更新微博的李志到下午两点在一天之内连续更新了6条微博,可见他对版权保护和这次侵权事件的重视。

更是在13:40分发布的一条微博中引用了“哇唧哇唧娱乐文化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一份声明。

并在下一条微博中表示:“@哇唧哇唧”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我什么事都不干了。

《对“哇唧哇唧声明”的回复》——李志

1、声明中说“文中多次提及毛不易”。第一次侵权是毛不易所唱,第二次侵权是毛不易推荐的歌手所唱。试问,我提毛不易怎么就不行了?

2、年初侵权达成和解是事实。试问,达成和解就不能再提了吗?

3、“文静”非你方工作人员,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终止和他的沟通。同时,请再派“能证明是你方工作人员”的工作人员来和我经纪人洽谈。

4、声明中说“歌曲版权问题在节目开播前出品方就已与版权方进行沟通”。首先,播出之前没有任何人和我方沟通。其次,如果”文静“不是你们的工作人员,那么即使发了《声明》,目前还是没有人和我方沟通。你们这谎说的是不是有点草率?

记者今天多次联系李志和毛不易以及双方经济人,李志方面表示,李志出道以来定下规矩从不接受媒体采访,而毛不易方面经纪人尚未给出任何回复。不过针对这一起音乐侵权事件,记者也联系了南京多位曾经和李志有过合作的音乐人。

其中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音乐人表示“版权保护是个很大的问题,目前很多都用着盗版软件呐,根本没这个意识,现在提倡法制社会,可很多人连官司怎么打,怎么付打官司的钱,大概预算多少,时间成本多少,他们根本不知道”

针对这一事件,记者也采访了南京知名音乐制作人into定制音乐创始人李耀鑫,以下是他和记者对话内容:

1、记者:您好,想问一下同为音乐人您怎么看待李志、毛不易的音乐侵权问题

南京知名音乐制作人into定制音乐创始人李耀鑫:(以下简称李)侵权是无误了,支持李志老师。这应该是李志、毛不易和《明日之子》三方的事情,不能撇开《明日之子》这个官方机构来看问题。正是他们的敷衍和官腔,才彻底激怒了李志老师。那大家都公事公办嘛

2、记者:这种音乐侵权现象是比较常见的吗?一般维权容易吗?有音乐人发起“一元维权”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李:侵权无处不在。但是有时候音乐人也是需要这种传播的。所以,音乐人更多需要的是事前的沟通和尊重。

维权不轻松,首先源头上版权注册这个事情在国内就不是很完善而且价格不低。

之前还没有想过“一元维权”这个事,今天看到李志老师的微博,发现观点很正啊。支持李志老师的观点。

3、记者:生活中我们会有哪些不经意的维权现象?比如影视作品、新闻专题配乐方面?要如何避免?

李:“侵权现象”?都有吧,侵犯了音乐著作权广播权。避免,就付费咯。但是换位思考,付费渠道其实也不是很明朗。行业还在逐步完善中

4、记者:您对音乐作品版权维护还有什么话要说?

李:大家要对这个行业有信心,很多人都在努力让这个行业进步。但很难,很漫长。但不代表大家没有努力在做。

关于音乐版权制作,我们采访了江苏当代国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虞立峰。来看律师观点:

李志作为音乐的原创人,他的权利应该受到保护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财产权包括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即以复制、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或者改编、翻译、注释、编辑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权利;以及许可他人以上述方式使用作品,并由此获得报酬的权利。在这个案件当中,他是涉及了表演权。

表演权包括,(a)现场表演(剧场、音乐厅)(b)机械表演(背景音乐)使用场所有:饭店、商场、歌舞厅、卡拉ok厅、餐厅等(c)网上浏览、试听等。明日之子这样的一个巡回演出,就是未经李志允许,就行使了这样一个表演权,属于侵权。

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或者改编、翻译、编辑等方式,使用作品的。

侵犯音乐著作权的损害赔偿的赔偿额计算方法

著作权等知识产权的权利侵害,以填补损害为主。通常主要有以下几种:

1、以权利人的损失计算;

2、以侵权人的侵权获利计算;

3、以正常许可费为参照计算;

4、适用最高法院吴县会议纪要的定额赔偿标准。

当然,当事人也可以商定用其他计算方法计算损失赔偿额。评估、鉴定等方法也可以用于赔偿计算。

截至记者发稿时,南京音乐人李志仍然在不断更新自己的微博,与“霍尔果斯哇唧哇唧娱乐文化有限公司”对话,对方并无回应。另外一组记者李芙蓉也在多方联系南京音乐人进行采访,我们也会继续跟进报道。大家可以关注今晚江苏城市频道零距离节目。

[责任编辑:王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