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南京诗人角:用青春撞响诗歌的八十年代


来源:凤凰网江苏

32年过去了,我一直珍藏着一张彩色照片。忘了摄影者是谁,拍摄时间是1986年11月23日。在南京诗人角成立大会上,我被推荐发言,宣告南京诗人角的成立。那一瞬间被定格,青春从此与这座城市的诗歌活动锁定,在那里,收获了无数的诗情和友谊。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当年在南京红火的THE-PATRIO乐队,主唱:赵勤。(作者供图)

到2018年,南京诗词学会与古鸡鸣寺联合举办的端午诗会已经十一届了。每届都有300多诗友从四面八方赶来,赋诗吟唱。许多诗友还登上豁蒙楼,以新诗联句的方式眺望玄武湖的春与夏。

2014年鸡鸣寺端午诗会,因参加中央电视台10集纪录片《诗行天下》撰稿、拍摄工作,邀请了丁芒、俞律、 王宜早、王同书诸位先生,再次临窗谈诗。楼台烟雨,诗歌好似多情的秦淮河,拍打着古都的山水城林,变幻的六朝,又赋予这片土地巨大的抒情空间。“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李白流连的金陵,其实就是一座诗歌之城。鸡鸣寺畔的台城,就是这座城市的诗眼。

南京诗人角成立仪式上,作者讲话照片(作者供图)

32年过去了,我一直珍藏着一张彩色照片。忘了摄影者是谁,拍摄时间是1986年11月23日。在南京诗人角成立大会上,我被推荐发言,宣告南京诗人角的成立。那一瞬间被定格,青春从此与这座城市的诗歌活动锁定,在那里,收获了无数的诗情和友谊。

深秋的和平公园,是北京东路与南京市委大院间一处优美的园地。那个星期日比平时要人多些。这之前,南京大学高翔到学校找到我,后来又见了成文、成玲兄妹。成文那时好像是在南京第二制药厂工作,他的妹妹椭圆形的脸,笑起来很好看。还有康慨,一个儒雅的诗友,戴眼镜,脖子间一条白色的围巾,很是潇洒。

1986年11月30日,《南京日报》“星期天”专刊刊登了记者黄耕的报道《哦,诞生了,“诗人角”》。摘录文章的开头,再现那段历史:

因为诗,我来到这里;因为诗,我们相识了——

愿我的诗像不倦的小鸟,以追求的翅膀迎接宽容的春天——

热情的诗句驱赶着初冬的细雨,驱赶着寒意。激动的人群在鸡鸣寺草坪上形成一个热的涡旋: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我市七十多名诗歌爱好者冒雨聚会,举行“诗人角”活动成立仪式。三时整,一位青年诗人揭开了“诗人角”三角标记上的黄绸——诞生了,诗人角!

诗人韩东(左)、任辉(右)参加诗人角活动(作者供图)

而在同日出版的《南京广播电视报》上,以“雨,也是诗”为题,作了这样的记载:

几位并不很出名的诗作者发起建立了南京“诗人角”,启事上并没有署名。然而,不该忘记他们的努力,也不该忘掉他们的名字:成文成玲兄妹、杜俊飞、高翔、韦晓东。

让我们听听他们在雨中倾诉的心声吧:我们脚下是生长诗的土地。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先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诗歌遗产,现在,中国诗歌正由沉沦走向复苏和新的崛起。今天,我们在这里聚集,期望结交更多的诗友,一起探索,一起提高,成为一个“自由、宽容、平等、真诚”的世界。

两则报道都提及,有一对中年夫妇,在雨中把他们一岁的女儿高高举起,自豪地说:我们也带来了一首诗,就是我们的孩子!她叫“草叶”,取自惠特曼的《草叶集》。

草叶,诗人角的女儿,你如花似玉的岁月是否一帆风顺?你拔节生长的青春是否有诗相伴?

我至今保留着《诗人角诗选》第一辑,这则折册,窄窄的,像是春天的邀请。主要编选者:成文。封面设计:曹娟娟,一个知性的女孩,眼睛很大。编选时间:1988年3月6日。“出版说明”里写到:

《诗人角诗选》出版了,收在这部诗选里的全是南京地区三十多位诗歌作者的诗作,也是“诗人角”广场化以来的第一本选集。

悲壮的历史将宣告,“诗人角”的创建,在我们心中已树起一座丰碑,我们留下的不是一本《诗人角诗选》,而是众多个燃烧的生命的太阳——

那时我已经分配到苏北一个城市工作,只是经常回到南京呼吸往日的诗情。驿动的心没有平静,还没有到单位报道时,就联系了文海、南岛、义海、姜桦等诗友,在盐城建军桥上,于1987年8月15日成立了盐城诗人角。手头保存的一份《盐城诗人角启示》(1987年9月30日),上面的文字朴素得让人流泪:“诗人角的诞生,是中国新诗群体部落发展的必然,是前后崛起派、第三代人之后的大交汇、大融合、大竞赛。我们也许会在明天死亡,但我们的名字却长成一棵棵真诚的树。1987年10月11日下午3时,一个美妙的星期日下午,盐城诗人角将在盐城公园举行又一次的诗歌交流活动,相信热爱美的朋友们一定会光临。致以冬天的祝福!”

也许是受南京诗人角的影响,1987年4月19日,扬州诗人角在瘦西湖烟雨楼成立。1987年11月22日,距南京诗人角成立一周年的时间,我写下《南京诗人角、扬州诗人角、盐城诗人角联合宣言》,宣言说:“我们为可爱而落后的祖国高歌。我们愿意在追求真善美的途中无言地死亡!”年轻时不知生之艰险,却总是轻言死亡,也许这才能显示我们对诗的赤子情怀。

很快,我考虑以一种“文化现象”的角度来审视“诗人角”,所以1988年3月9日,我撰写了一篇很幼稚的论文——《诗人角:城市文化的新选择》,这还成了我和亲爱的陈的“两地书”,虽然理论空洞,但感情真挚。

诗人黄东成(戴墨镜者)参加诗人角活动(作者供图)

正如时任《雨花》杂志诗歌编辑黄东成在《诗人角诗选(第一辑)》代序中所说——

这里,已引起诗界关注

因有了开放时代开明的政治

好呵,南京,诗人角

【延伸阅读之一】

诗人角:城市文化的新选择

——南京“中国诗人角”断想

1986年11月23日,南京诗人角在南京鸡鸣寺成立。

1987年4月19日,扬州诗人角在瘦西湖烟雨楼成立。

1987年8月15日,盐城诗人角在盐城建军桥成立。

北京、上海、成都、武汉••••••正在孕育。率先成立的南京中国诗人角是中国现代诗歌繁荣的标志,是渴望交流、渴望生长的象征。在中国文化发展的坐标系上,在古城南京的地方文化史上,南京中国诗人角无疑是一个热点。

作为城市文化的一个杰出现象,南京中国诗人角的选择尤其独特的价值和魅力。这选择对应于城市文化的时空轴,其特定的地理位置、定量的诗化横断面和不定的诗歌流向就突出地体现出来,这还让我们注意从城市文化的角度、从诗歌本身的外部来考察富于个体特征的诗人角。

诗人角,至今无明确的理论界定。从地理意义上来说,它是巢居于城市各个方向诗作者在特定的时间主动汇合的或向往的交流诗作、交流理论、交流信息、交流体验的场所。从文化角度来看,它是城市文化在诗界的膨胀分裂显现。诗人角的成员结构很松散,参加者时多时少,流量又很大,中心成员完全是自发组织的,替换频率也高。它不是一个稳定的文学团体,它那些来去匆匆的角友也不见得与诗都有关系。由它产生的宣言和具体活动,在不同的诗人角主持人手上,各有特色。

诗人角,突破了诗歌范畴,从文学的领域跨入到城市文化的地界。它的意义远不是想产生几首好诗,由诗人角辐射的文化精神又使它本身成为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因此,我愿意把诗人角从广义上定为一种以诗歌为中心的城市文化创造实践。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