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南京诗人角:用青春撞响诗歌的八十年代


来源:凤凰网江苏

32年过去了,我一直珍藏着一张彩色照片。忘了摄影者是谁,拍摄时间是1986年11月23日。在南京诗人角成立大会上,我被推荐发言,宣告南京诗人角的成立。那一瞬间被定格,青春从此与这座城市的诗歌活动锁定,在那里,收获了无数的诗情和友谊。

【延伸阅读二】

深水港里的诗人角

——致谢冯亦同先生

南京诗人角活动开展不久,雨花杂志诗歌编辑黄东成就和几位先生到和平公园参与诗歌交流。《诗人角诗选第一辑》上,黄先生以诗代序,他说:

这里,已引起诗界关注

因有了开放时代开明的政治

好呵、南京、诗人角

为诗坛叫好的还有许多老师。其中,诗人、时任南京市作家协会秘书长的冯亦同就是一位默默的“诗歌摆渡人”。先生儒雅智慧谦和,金陵诗歌节、接待余光中等海外诗人等,耕耘诗坛不止。仿佛就是南京城的一颗不老的诗心,总在为这片文化的故土跳跃。

冒着拜访学长之名,上大学时我就经常到市作协去,高楼门红砖小楼,似乎经常湿润润的。1987年3月,我因为自费出版了一本诗集《纯洁的诱惑》,被学校索要相关证明。找到先生,先生二话不说,马上以作家协会的名义为我证明,“我们认为该诗集的印行可以推动青年诗歌创作,促进文学创作信息交流,希望有关部门能予以大力支持”。事隔25年,先生话语如春。

这里特地将先生以叶彤笔名发表的一篇《深水港里的诗人角》刊登出来,原文刊于1987年7月《青春丛刊》。

当我应《青春丛刊》编者之约,协助选编这辑“南京青年诗人作品选”的时候,我常常想起鸡鸣寺山下、闹市区公园里一片花木扶疏的芳草地。每逢星期天,那里就聚满了爱诗、读诗和写诗的人们,其中绝大多数是表年。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各行各业,甚至素昧平生,却在一起朗诵诗歌、讨论创作、交流信息,接受艺术的熏陶。这个名叫“诗人角”的活动场所,生动地反映了八十年代年轻人不断增长的文化生活要求,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了享有千秋诗名的金陵古城,在四化建设者的行列里仍然蕴藏着诗歌创作的丰厚潜力和群众基础。现在,我面前的这个诗辑,虽然只汇集了日益活跃和兴旺起来的南京青年诗歌创作的很小一部分,但同样留下了它丰富的色彩和纷繁的音响,就部分和全体的关系而言,这不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诗人角”?

聚会在这个“角”里的十五位青年诗人中,有好几位已经在全国诗坛上有一定知名度。他们的作品和创作特色也为广大读者所熟悉,有的还曾被誉为当代青年诗歌“新浪潮”的代表者。而其余的多数,则是在诗河上扬帆不久,虽未曾十分闻达,但已显示出希望之光的航行者。我曾参观过石头城外正在兴建中的新生圩港,那里停泊远洋巨轮的万吨级码头和五百米纵深的集装箱货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常想,如果我们众多的大型文学期刊能够象深水港一样,给深受广大青年喜爱的诗歌以更多的“泊位”,更广阔的“锚地”,那该是诗人们的何等幸事!《青春丛刊》的编者,正是从发展和繁荣文学事业的高度上,显示了魄力和决心。没有他们对发表诗歌作品的关心和重视,就不可能有这样一次规模较大、阵容较强的南京青年诗群的“处女航”。

作为这一个专辑的选编者之一,我有责任做几点必要的说明:入辑的首篇《妈妈》是作者几年前的旧稿。海南君不满意自己的“少作”,但选编者却以为这首流畅、质朴、人子之情的母亲颂歌,并未因岁月的流逝而失去其“价值”和美感,也许它在今天更能唤回许多读者心中纯真和美好的记忆。一村的《仅仅为了石器时代》,曾以作者本名在《星星》诗刊上发表过,并被收录进颇有影响的《探索诗集》;这次刊登的是他作了较大修改的新稿,虽只有短短三行,却很能见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此外,专辑给周亚平、小君两位的诗作较多的篇幅,我想是因为他们更富有探索精神的努力,具有代表性。

愿我们的文学天地里,有更多的能够听到缪斯歌唱的“深水港”;也祝福我们生活的绿荫下,会有更多奉献真善美的“诗人角”。

1990年岁末,南京地方志办公室和南京作家协会合作出版了一本《南京新文学简志》,断代时间自1949年4月至1989年4月。附件二收录了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名单,计433名,附件三收录了中国作家协会江苏分会在宁会员名单,计386名。原南京作协主席、南京大学教授包忠文先生作序说:“我们是生活在南京这块古老又年轻的土地上的文学工作者,南京文学亦如扬子江水,有她源远流的过去,也必将有广阔光明的未来。”这两份名单就象基石一样,奠定了一种未来。

而在这样的文化传承中,冯先生是一种的风范。

(说明:《深水港里的诗人角》主要内容参考《青春丛刊》1987年第三期)

【延伸阅读之三】

首届金陵诗歌节的旋律

——诗城南京何时再诗情澎湃

1988年6月,在首届金陵诗歌节上,当时的戴顺智市长特地集前人佳句祝贺:春风又绿江南岸,诗人兴会更无前。

而在诗歌节之前,一份河海大学学生会发出的邀请书为诗歌之城作了最好的注解。这份1987年4月23日印发的邀请书说:“河海文学社与《激流》期刊社定于5月25日在河海大学联合举办首届青年节诗会,由刘嵩、刘惠明等组成评委。我们准备编印南京大学生诗选,举办朗诵会、诗友联欢会。”众多高校云集,青年人的热血沸腾,是南京成为诗城的重要原因。

手头有一份郝刚导演的诗人邓海南作品朗诵演唱会节目表,这是首届金陵诗歌节的重头戏,活动由南京市作家协会、南京市话剧团、江苏省歌舞剧院歌剧团联合主办。报幕常杭宁形象亮丽、声音甜美。

诗歌节上还有一份请柬,说的是6月17日在中山大厦咖啡厅召开中外诗歌鉴赏会。另有一份通知则说,6月19日在市工人文化宫新大楼举行文学报告会。可见主办者安排心细。而尤其让人觉得温暖的是这则在《金陵诗歌节专刊》上的“头条消息”。

这里有几条在今天仍然有价值的值得解读的信息:

第一:诗歌繁荣是一种文化现象,主办者顺势而为,一定是符合了人们的精神需求。在改革开放初始阶段,人们空前渴望心灵的释放。

第二:诗歌节联合荣获1987年“金陵之花”名优产品十厂家举办,一方面说明文化需要经济的支持,另外一方面更说明经济发展需要文化。

第三:南京有着深厚的诗歌文化遗产,在文化大发展的今天,诗歌这一载体或许可以成为南京新文化建设的旗帜和特色,生活在南京的诗人理应有新的作为。

在那个年代,诗坛流派纵横、百鸟争鸣。一份要求在88年3月底截稿的“《呼吸派诗选》征稿启示”称:1986——在这个被称为“无法拒绝的年代”,以江苏“呼吸派”、四川“非非主义”为代表的诗歌探索群体,将八十年代中期的新诗推向了弥漫的新空间,将艺术探索与公众准则的反差推向了一个新的潮头。中国诗坛应该有打起旗号称派的勇气!

一份在诗歌节期间出版的《足迹诗报》引起我的兴趣,这是一份出刊于1988年6月18日的创刊号,由蹊径诗社主办,报头题字高加索,一位个性鲜明的老诗人。有岩鹰、陈德生、庞余亮、黄帆等诗人的照片和组诗。这些南京诗坛的中坚力量,多少年之后,仍然致力于新诗的创作和研究。黄帆在南京理工大学主持的中国现代汉语诗歌近年来研究成果不断。(韦晓东)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