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知名音乐制作人湛辉:真正的艺术家需要一点孤独


来源:扬子晚报

“再来一遍”“这里声音要处理得再干净一点儿”……记者在湛辉南京的工作室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遍遍修改最近的新作品:即将在兰考市举办的纪念焦裕禄的主题晚会《焦桐花开》的主题曲。

湛辉在自己的工作室。

“再来一遍”“这里声音要处理得再干净一点儿”……记者在湛辉南京的工作室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遍遍修改最近的新作品:即将在兰考市举办的纪念焦裕禄的主题晚会《焦桐花开》的主题曲。著名音乐制作人、吉他演奏家湛辉生在南京长在南京,从小在“小红花”练就一身音乐童子功,如今他活跃在北京、南京两地从事音乐创作。对于当下乐坛把经典作品“翻烧饼”当创新的现象,他感慨身为一个“搞创作的”,还是希望真正的音乐人和优秀原创多一些,为大众为时代奉献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

音乐之路走得精彩 制作人其实是音乐“灵魂角色”

湛辉的音乐之路相当精彩,涉猎过音乐领域的许多行当:自幼就读于南京小红花的他能够演奏多种民族乐器和现代电声乐器,1987年参军后在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任演奏员。1992年转业至地方文艺团体从事作曲及乐团指挥。2002年与著名音乐人张宝国、三宝等创立南京晓庄学院现代音乐系并担任专业讲师。后应著名音乐人孟文豪之邀担任北京上加一线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首席编曲,为韩磊、姚贝娜等著名歌手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从此走上音乐制作人之路。

兴起于上世纪九十年的音乐制作指的是作曲、作词、编曲、录制、混音、母带、后期制作等一系列创作工作,音乐制作人是非常重要的音乐艺术塑造角色,虽然不像歌星那样光鲜,却是所有成功演出、经典歌曲的音乐灵魂人物。这些年,湛辉在耕耘中结出果实无数,仅举几例:

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唱响《乌镇之恋》,音乐制作人就是湛辉,该曲从此被确定为互联网大会主题曲,并由韩磊和平安唱出雄浑和抒情两种风格;2017年央视春节晚会哈尔滨分会场大型舞蹈音乐《冰雪梦飞扬》由湛辉担任编曲及制作,至今仍是哈尔滨冰雪世界音乐保留节目;为大型话剧《大河奔流》担任音乐制作,圈内人都明白,能独立完成一台话剧的音乐制作,绝对标志着其具备厚实的音乐功底和造诣。

其实音乐制作人还有一项挺高的职业要求:敏锐地熟悉各种乐器表现能力及乐器演奏法,对曲式、音乐段落结构的优化组合有良好的驾驭能力。而湛辉这方面很擅长,能演奏几十种乐器,被人称为“江南第一吉他”。早在1996年,南京吉他协会与国外同行交流,作为副会长的他,就与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吉他“无影手”安格鲁同台演出,当时极为轰动,对吉他普及推广、培养一批爱好者起到很大作用。2010年,湛辉主讲、编写的《弹好电吉他》由江苏音像出版社录制发行,广受好评,多次再版,至今网上网下还在销售,被优酷网称之为“最好的电吉他教学”。

音乐是个烧钱的行当 让孩子学琴别急于弹“成品”

如今湛辉主要做专业的音乐制作人,当然也没有放下他钟爱的吉他演奏。他家里摆着好几把吉他,电吉他木吉他都有,湛辉摸起每一把都爱不释手,“吉他我常备的有十几把,每把至少一万多吧。琴弦是易耗品,断一根弦就要全套六根弦一起换,音色才能一致,就是这么讲究”。在他那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录音工作室里,湛辉对记者坦言音乐是个烧钱的行业,“就看这些硬件,近远场音箱、曼尼话放、专用接口、声卡……这么说吧,没有三五十万下不来。设备还得定期更新,尤其音源要及时更新。所以这行钱是赚的,但内部消耗很大,这一屋子都是消耗品”。

因为对几乎所有常用乐器的熟练驾驭,湛辉对于如今的创作和编曲游刃有余,“编曲说白了就是别人写好了谱子,我们要把它变成形象的音乐,具体到小提琴怎么拉、鼓怎么打、贝斯怎么弹。不但要把作曲原本的感觉写出来,还要用自己的专业和感觉进行锦上添花的梳理,编曲是让作曲、作词、歌手都满意的二次加工过程”。但在做音乐上湛辉主张减法,“刚开始学的时候都是做加法,恨不得堆得越多越好,庞大、交响、恢宏,到我这个年纪才觉得干净朴素自然和谐是最重要的,做音乐不应该做那么厚,脏兮兮的。听东西要好听,干干净净”。

湛辉5岁的儿子正在学钢琴,偶尔他也会让孩子玩玩吉他,对于目前全民钢琴热和家长的焦虑,湛辉坦言在钢琴教学中,弹不好多半不能怪孩子,而是方法不正确。“首先不要上来就指望孩子考十级八级的,要把音乐作为一个基础教育。要先让他掌握节奏、音高、音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而不是看几岁的孩子记住了多少曲子,急于看‘成品’”。他认为不要一上来就严格训练手型,“孩子骨骼还没长好,不要大量练,否则可能会把手指练僵了。音乐是美的,僵硬能陶醉其中吗?多培养孩子的兴趣,不要太在乎手型、身型这些外在的东西。孩子笑嘻嘻坐上去,不能让他哭唧唧下来”。

火的是综艺不是原创音乐 为了节目而改编经典要慎重

作为一个制作人,湛辉日常的音乐摄入量非常大,他形容自己就像海绵要不断吸水,不然不断挤就干了。“听什么?听最新的歌曲风格,听乐器的构建、音色的搭配。这段时间流行什么、编曲有什么新手法都要及时了解研究,比如我们在学校里学的传统的和声规则,现在都已经被新颖的流行音乐打破了。”除了大量地听,他在给歌手录音过程中也会多交流最新信息,“比如孟文豪会带来一些国际化的东西,会谈到刚去意大利音乐节,人家现在流行这种音色使用这种编曲方法需要用什么样的琴……”

因为一直活跃在国内乐坛幕后的一线,湛辉也谈到很多乐坛现状,比如给某些当红“鲜肉”录音,“后期的音乐工程非常庞大,一个音一个音修,然后给你搭,搭完接在一块,呼吸做气口,这种录音棚做出来的歌手完全不能唱现场……”作为一个创作人,他也表示近些年原创音乐太少,“特别亮眼的歌手也不多,有一些创作型新人出现但目前还算小众。总体看音乐性最好的还是李健那几个,李健最大的优点就是洁身自好,其实在他身上可以看出,真正的艺术家还是需要一点孤独,要让你的音乐语言去说话”。湛辉感慨相对于原创好作品越来越少,近几年火的都是音乐节目,将经典的老歌翻来覆去做各种改编。“每首歌都有一个最适合它的编曲方式和它独特的味道,比如一首歌小清新或忧伤的作品,你为了唱出新意硬要改成摇滚……比如《月亮代表我的心》太美了,把它改成摇滚、说唱嘻哈,歌曲本身的韵味减弱了,观众被节奏和摇滚范吸引了。作为搞专业的人,为了改编而改编我不太赞成,比如《独上西楼》听多少遍我还是喜欢邓丽君的版本”。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