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游星说|丝路上的火车 寻找东方快车终点站


来源:凤凰网江苏

眼前的东方快车终点站,交错在一起的几十条铁轨和偌大的站台,已经成了列车坟场,停放着百台机车,慢慢锈腐。一眼看过去,在落日余晖里仿佛是默片时代的场景,空寂悲怆。当年穿梭欧亚间的渡轮上,杂草漫过铁轨,除了海鸥偶尔栖息,已经是驳岸的风景,唯一矗立的车站大楼和空旷的候车大厅,依稀可以让人感受到当年贵宾云集的盛况。

说起东方快车,自然不得不提起著名的侦探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由于儿时看的这部电影,我深深记住了东方快车。虽时隔二十多年,却依旧能清楚记得比利时大侦探波洛,为赶乘中央火车站晚上九点发车的东方快车,乘坐博斯布鲁斯渡轮抵达君士坦丁堡时的场景:落日余晖照在伟岸宏大的建筑群尖顶上,熠熠生辉,梦幻而美好,不真实的像是舞台布景。那时,我便萌生了这辈子一定要去看看的念头。直到许多年后,我亲身抵达伊斯坦布尔,站在那群建筑脚下,才相信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

梦幻般的东方快车

博斯布鲁斯海峡远眺

其实我有过三次前往土耳其的经历,每一次都心心念念要去寻找电影里的东方快车终点站,但前两次因行程原因未能如愿,直到2015年第三次前去。记得那天是双十一,天刚刚亮我就从加纳塔下的酒店出发。

加纳塔桥是通往当年君士坦丁堡中央火车站的必经之路,当然,它还通往拜占庭和奥斯曼帝国时期建造的伟大建筑群:圣索非亚大教堂、蓝色清真寺,还有扼守海峡的老皇宫等等,那些令我魂牵梦萦多年的建筑们就矗立在眼前,真实呈现着。

清晨的加纳塔桥,清冷而热闹,海钓爱好者、晨跑者、新婚夫妇……人们和我招呼、微笑,让这深秋里地中海干冷的空气也有了温度。正是从和他们的交谈中我才得知,东方快车的终点站并不是之前所认为的中央火车站,而是在伊斯坦布尔的亚洲部分。当年东方快车从伦敦出发靠轮渡跨海穿越欧洲抵达伊斯坦布尔,这其中最为巧妙的设计就是他的终点站在伊斯坦布尔的亚洲部分,很多当年乘车的达官贵人不惜浪费时间也要再次轮渡跨海,正是这样巧妙结合,成就了人类上火车首次的洲际旅行的壮举。

加纳塔桥上的人们

重新设定目标,我又踏上了寻找东方快车终点站的路程。躲过圣女清真寺广场上好客的鸽群,穿过人潮如织迷宫一样的大巴扎,抵达圣索非亚教堂时已是中午时分,而我的探秘之旅依然毫无头绪,有热心市民建议我折返回去坐跨海峡的轮渡去亚洲,也有人坚决反对要我乘地铁过去,因为那样更快,几经周折,终于在精疲力竭和日落之前,我赶到了东方快车的亚洲终点站。

眼前的东方快车终点站,它符合我作为一个探秘者的一切心理预期。因迷路,我从车站背面一路走到车站广场,交错在一起的几十条铁轨和偌大的站台,已经成了列车坟场,停放着百台机车,慢慢锈腐。一眼看过去,在落日余晖里仿佛是默片时代的场景,空寂悲怆。当年穿梭欧亚间的渡轮上,杂草漫过铁轨,除了海鸥偶尔栖息,已经是驳岸的风景,唯一矗立的车站大楼和空旷的候车大厅,依稀可以让人感受到当年贵宾云集的盛况。

东方快车亚洲终点站

东方快车是人类历史上科技发展、文艺繁荣的缩影,大航海后,在那个日新月异,艺术家辈出的年代,还有什么比得上乘坐火车洲际旅行,更能抒发时代豪情与壮志。东方快车承载的是人类在工业革命后对美好未来的自信和向往,它的没落,是一个辉煌时代的终结。此刻车站广场上那辆作为标本的蒸汽火车头,依旧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在眺望着东方,是的,东方!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在祖先走过的丝路上,一路披荆斩棘砥砺奋进而来,她像一辆来自东方的列车正在走出属于东方的大模样。(文字、摄影/周鑫)

蓝色清真寺

圣索菲亚大教堂

圣女清真寺

大巴扎

博斯布鲁斯海峡夜色

[责任编辑:王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