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三赴定埠


来源:凤凰网江苏

定埠是位于南京辖区最南端的一个神秘小镇。她地跨古老的胥河两岸,又地跨苏皖两省,中间一座小桥连接着两省人民的爱。桥北,属南京高淳;桥南,属安徽郎溪。她们是两省的孪生姐妹。就是这样一个边远神秘小镇,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我却有幸亲眼目睹到了,因为我曾三赴定埠。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1984年8月暑假,南京五中部分师生骑车考察途中,在溧水县永寿寺古塔下留影,戴草帽者为笔者。(邵泽成/供图)

定埠是位于南京辖区最南端的一个神秘小镇。她地跨古老的胥河两岸,又地跨苏皖两省,中间一座小桥连接着两省人民的爱。桥北,属南京高淳;桥南,属安徽郎溪。她们是两省的孪生姐妹。就是这样一个边远神秘小镇,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我却有幸亲眼目睹到了,因为我曾三赴定埠。

1984年6月27日的《南京日报》上登载了一篇关于定埠镇的报道,题目是《发人深省的差距——南北定埠目睹记》。报道称,桥南的安徽部分,商店林立,经济活跃,还有一个电影院。而桥北部分则冷冷清清。每天晚上,桥南灯火通明,桥北黑灯瞎火,差距很大。我看后十分诧异,江苏的条件不比安徽差,怎么这里就北不如南呢?我的拗劲来了,非要去探个究竟不可。我当年51岁,是南京五中高一年级的一个班主任,我在暑假返校活动中顺便讲了这件事,也引起了学生的兴趣,我就在自愿的基础上组织部分同学前往搞社会调查。

1984年8月暑假,南京五中部分高中学生骑车考察途中,在高淳县保圣寺方塔下留影。(邵泽成/供图)

1984年,改革开放还不久,我一个人要带一些学生到一百多公里外的边远小镇搞社会调查,谈何容易,责任多么重大。但是,要想得到第一手资料,就要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没有汽车,就骑自行车前往,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一定能克服困难,胜利完成任务。于是就在8月初的一天,我带着5个高一学生骑上自行车开始了我们的长征。出发时,潘校长在校门口对我们说:“你们的活动是开创性的。”

我们的自行车队首先经过江宁县境(当时尚未县改区),行走在不太宽的公路上,到处是一片绿色,一直生长在城市里的崔鸿飞同学高兴地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农村。”骑行中我们还买了农民的西瓜在树荫下吃个痛快,一个同学说:“这是我第一次吃到刚摘下的西瓜”。中午,我们到了溧水县城。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座古塔,经询问得知叫永寿寺塔,建于明代,是溧水现存唯一的古建筑,只是尚未修葺。我们访问了县政府,每人还得到一本书《溧水古今》。接着前往胭脂河和天生桥,了解了这条运河开凿的过程和“桥”的来历,深深地被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性的劳动所感动。

我们接着又经过古老的蒲塘桥,不久到达和风镇。我们又访问了镇政府和一个养鸭专业户,主人还招待我们吃了中饭。我们再往南到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双牌石。再往西南骑行,不久看到一座方形古塔,经询问知道是东吴孙权时期所建,名叫保圣寺塔,是古城高淳的标志性建筑,也未修葺出新。再往前走,不远就到了高淳老街,又访问了县政府,天黑了他们介绍我们到县中的教室里住了一宿。

1984年8月暑假,南京五中教师邵泽成率部分高一学生考察高淳定埠途中,在溧水胭脂河畔留影。(邵泽成/供图)

天亮后我们踏上去定埠的关键征程。按照当地人的指点,我们乘上轮船渡过了固城湖,到达古镇东坝。再继续向南拼搏骑行,到达安徽境内后又拐向东,在郎溪县不平坦的公路上骑了十来里路后,终于到达定埠镇。我们先到的是南定埠,又过一座小桥到北定埠观看,果然还是冷冷清清。我们已饥肠辘辘,但在桥北连一碗面条都吃不到。只好又返回桥南,这里面条馄饨等什么都有。我们便在安徽的地盘上饱餐了一顿。我们切身地体会到,改革的春风还没有吹到桥北的定埠。据了解,当时桥南已实行了承包制,饭店每天的营业额承包300元,超过的归自己,这样他们就积极经营了。而桥北唯一一家“定埠饭店”则关门了,原因是吃大锅饭,不是多劳多得,而是干好干坏一个样,都无积极性。我们访问了桥北的周书记,他说他们也有苦衷,也做过努力,但老政策不变,他们也难以改变面貌。

我们亲眼看到了南北定埠的现状,获得了第一手资料。我们相信,在改革春风的吹拂下,定埠会改变面貌的。

2018年7月,笔者再访定埠镇,在定埠桥南留影(地属安徽郎溪)。(邵泽成/供图)

我们返程就不再走安徽的弯路了,一直向北骑,中途又在一个小镇的食堂餐桌上睡了一宿,天亮后继续赶路。中途在柘塘休息时,石涛同学感慨地说,他父母这几天本来是要他一起到杭州旅游的,但他毅然参加了我们的活动,现在不但不后悔,而且感到“村村有亲人,乡乡是课堂。农村三四日,胜过游苏杭”。同学们听了不禁拍起手来,说明也很有同感。又经过最后的努力,终于顺利地回到南京。开学后,每人都交出了一份满意的调查报告。我们出了一期精彩的《高淳定埠社会调查专刊》,深受师生们的欢迎。

2018年7月,笔者再访定埠镇,在定埠桥北留影(地属江苏高淳)。(邵泽成/供图)

一晃34年过去了,我时刻都想再到定埠看看。今年的4月1日,儿子开车带我和老伴一起到定埠去了一趟。一路高速公路,一百多公里路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南定埠。我们看到变化最大的是,小河变大河了,小桥变大桥和高桥了,缺点是汽车开不过去,只能登台阶上去。我们年纪大了,只隔桥看了看就匆匆离开了。好在听见桥南有一个人说“现在桥北比桥南热闹了”,我心里好像得到一点安慰。

2018年7月,笔者再访定埠镇,在新型公交车前留影。(邵泽成/供图)

开车去过以后,我心里还不踏实。7月28日,我又约老同事魏老师一同去了一趟。这次是转两次地铁加一次209路公交车就到定埠了,全空调,零跑路,既快捷、免费又享受。我终于看到了今日的北定埠:大街纵横,商店林立,环境整洁,交通顺畅,几与城市无异。我们还登上高桥,放眼四方,感慨万千。真是:

北南定埠卅四年,

沧桑巨变史无前。

举国欢庆新时代,

城乡老幼尽开颜。

(邵泽成)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