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慢城记略


来源:凤凰网江苏

桠溪生态园就是这样的好地方:教会你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空间适当地忘掉你自己。”记忆倒回,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华遍吹改革春风。我刚出校门,被分配到这“山窠里”的学校,心中万千无奈也——“春风”不度“山窠里”,野山鄙水“色”难改。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桠溪生态园

慢城者,吾乡之鄙野,乡村里老漫谓之曰“山窠里”者也。

地处三区市交界,属茅山余脉。多山,不高而葱茏;少水,不深而清澄。山路盘桓,山地易旱,然而坡坡坎坎,不见丝毫荒废。尤其油菜花开,极目金黄,像凝固的波浪,像飘落的龙袍。

生态旅游方兴之时,魏公任吾乡之首领,独具慧眼,营度此地,傍山辟道,命之曰“生态之旅”,从而奠定今日慢城之基础。

09年我在《桠溪生态园》一文中写道:

“清明前后,应该是去桠溪生态园游玩的最好时候。

这个时候,二十度上下的温度刚好,肌肉很放松,心情很轻快,出游的念头很强烈。

这个时候,油菜花开得正当时,香香甜甜的花气,在适宜的空气的催发下,越发挥洒得醇浓。

这个时候,满地满坡的油菜花占领着你,登高一眺,遍地金黄,纵横起伏的路,婉曲如带的溪,白墙黑瓦的小村点缀如珍珠,以及头顶被挤压的蓝天——这个时候,你的一呼一吸都化成色彩。你,也成为香香浓浓的空气。

桠溪生态园就是这样的好地方:教会你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空间适当地忘掉你自己。”

记忆倒回,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华遍吹改革春风。我刚出校门,被分配到这“山窠里”的学校,心中万千无奈也——“春风”不度“山窠里”,野山鄙水“色”难改。

但那天早晨,眼前忽地亮了:一洼明晃晃的水塘,倒映着一座巍峨峨的山,山前静静地横着一座小山村,白墙青瓦的铺在山水间,袅袅的炊烟裹着山色,声声鸡犬夹着晨风。我仿佛走进书里的桃源,一时失神。

这就是今天大名鼎鼎的桠溪国际慢城中心大山村。但那时还是藏在大山深处的一块璞玉,是“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的落后小山村。

殊不知“山窠里”的讲堂这一“站”,竟十春有余。还娶了一位山里妹子。

在这十余年里,山里的孩子们教会了我许多山的知识、趣味和品质。我们春游挖竹笋、秋游采蘑菇、寻找卞和墓、拜谒状元亭……山里孩子纯朴有活力,爬山,他们呐喊着冲在最前面,为老师开路、搭手,领着老师钻山洞;他们不停奔跑,充满欢声笑语。

每学期大考之后,学校安排家访,而孩子们总会带着家长的嘱托抢先邀请老师,有的甚至开着自家的拖拉机来接你。而每到一家,你总是被贵客一般接待。有时,家长直接走进教室:“老师,这是我今天刚捉的鱼。”

一件件小故事,现在每每想起,还荡起阵阵涟漪。

“山窠里人”吃苦耐劳、坚韧务实,遍受地方称颂,形成了他们的金字招牌。而他们也渐渐依靠这勤劳与朴实走出了大山,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从打工仔到工头到老板,不仅发展了自己,也带活了乡里经济。

“山窠里”妹子,则是正经农家的钟爱。她们嫁入夫家,起早贪黑,种田喂猪,里里外外一把能手。尤为可贵者,不让自家男人安身,一年四季总赶着他在外挣钱。一有钱就盖房修院,把家里整理得井井有条。我的一个远房叔叔,两个媳妇都是“山窠里的”。

2010年7月,世界慢城联盟副主席安杰罗瓦萨罗绕着“桠溪镇生态之旅”走了几圈后,十分惊讶:“这里的一切,完全符合‘国际慢城’的标准”。随着“桠溪镇生态之旅”被世界慢城组织正式授予"国际慢城"的称号,成为中国第一家“国际慢城”,“山窠里”走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建筑业曾是这里的支柱产业,但现在更多的人则投身到旅游文化产业中来。农家乐、休闲庄园、非遗产品如雨后春笋。芮小兵,就是这样一位建筑老板,把资金投回故乡,打造休闲庄园,承办了许多原本大城市的会务休闲活动。陈宝珍,一位乡村教师,办起了自己的非遗工作室。

天更蓝了,山更绿了,水更清了,人更美了。改革发展的春风吹开了千朵万朵花。

现在重来这个地方,已是带着朋友游玩,时迁势异,变化多矣。

我指着传说出产和氏璧的荆山,回顾当年行迹:阴雨蒙蒙,耳闻牛声哞哞,眼不见卞和墓冢。村民言,曾有卞和墓碑一块,文革期间,被搬去做了水埠,后又砌了堤岸,没了踪迹。又言刘伯温在此选址石头城,阴错阳差,错数了山头,九十九座,忘了脚下一座,一次机遇擦肩而过。北山名曰“状元山”,山头建有状元亭,为母亲送儿中状元之处,山窠里飞出了金凤凰。我与学生多次坐此亭。东山名“芝山”,山中有“神仙洞”,曾有隐者居此,题诗于壁,漫灭不可识,只剩一句“独藏盘古月”格外清晰……

当你“驾临”“望玉山庄”,凭栏远眺——不知游客公有感悟否?

所谓“天道无亲,唯与善者”。在社会大发展的今天,这块没有“沾染”一丝“烟尘”的璞玉,终于逐渐地被治理出来,展现在世人面前——

慢城,最美丽乡村!

“我希望你有空到我的故乡来一游,不一定要带什么使命,也不必为凭吊古迹,带着一份心意就行。

这里,天然的情韵仍在,水清澈而干净,岸边没有恶草,没有塑料纸之类,没有太现代的痕迹,对于看惯了城市铜墙铁壁的你来说,这里有古画里的意境。山上遍种茶树果树,你可以亲手采摘,也可以远眺观赏——怡神、养目、爽口、称心,不一而足。

你怀心而来,必能怀玉而归。”(赵庆国)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