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虹生:我和父亲张闻天


来源:档案与建设

1949 年,在东北的沈阳,10岁的张虹生第一次见到19父亲张闻天。高高瘦瘦、面容严肃、戴一副眼镜,斯文中透着威严——这就是他对父亲的第一印象。带他来的人说: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张虹生张嘴喊一声:爸爸。张闻天微微一笑,伸出手摸摸儿子的脑袋,然后示意警卫员带儿子离开。

1949 年,在东北的沈阳,10岁的张虹生第一次见到19父亲张闻天。高高瘦瘦、面容严肃、戴一副眼镜,斯文中透着威严——这就是他对父亲的第一印象。带他来的人说: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张虹生张嘴喊一声:爸爸。张闻天微微一笑,伸出手摸摸儿子的脑袋,然后示意警卫员带儿子离开。

张虹生

很多年后,回忆起初见父亲时的场景,张虹生说:“他很平淡。我也很平淡,父亲和母亲还没有托儿所的阿姨亲呢,没什么好激动的。”

张虹生算过,这一生与父亲相聚的岁月,断断续续加起来不过四五年的时间。然而,不管他愿不愿意,自打出生那天起,他的命运就与父亲紧紧联系在一起。

(一)

我1939年冬天出生在新疆。当时,我母亲正从延安绕道新疆,准备前往苏联。我的突然降生,并没有打乱她的行程,她在我出生没多久后,就按照原先的计划前往苏联,临走前,她委托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陈潭秋照顾我。

我出生时,父亲正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在延安主持党的工作。远隔几千里,他并不知道我出生的具体日期。我的身份当时是保密的,只有陈潭秋和他的夫人王韵雪等少数几个人知道。我的名字,是陈潭秋给起的,叫张宏声。

虽然父母都不在身边,但在新疆的日子倒也过得平静安稳。我3岁那年,一场变故突然降临。那是1942年9月,主政新疆的盛世才以“督办请谈话”为名,把陈潭秋等共产党领导人秘密软禁了起来。几个月后,盛世才又把陈潭秋等人关进了监狱。

大人们进了监狱,我们这些孩子自然也跟着去了,由于我父母都不在,监狱就给我安排一个单间牢房,我算是年龄最小的政治犯。和我在一个监狱的孩子,还有毛泽民的儿子毛远新,瞿秋白的女儿瞿独伊等30 多个。

在监狱里一住就是三年。抗战胜利后,1946年夏,张治中出任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主席,这才将在新疆关押的共产党员和家属100 多人释放出来。我也被放了出去,随后和毛远新他们一起,离开新疆,被送往延安。

一路颠簸,等我到了延安,却没有见到父亲和母亲。原来,早在1945年10月,他们就离开延安奔赴东北工作了。父亲在东北的职务是中共中央北满分局委员和中共合江省委书记。

在延安,我被送进洛杉矶托儿所,由保育员阿姨照顾。

1949年,张闻天与刘英、张虹生在沈阳

到了1949年,父亲打报告希望我能够去他身边,这年年底,我被送到了东北。我们见面时的情景很平淡,完全不像电影电视剧或者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我喊了一声爸爸,父亲只是微一笑,伸出手摸摸我的脑袋,就让警卫员带着我离开了。

跟随父亲在东北的日子里,发生的几件小事,我一直都记得。

首先是,刚到那儿没多久,父亲把我的名字给改了。陈潭秋当初给我取名“宏声”,暗合父亲的“闻天”。“闻天”出自《诗经•小雅》“鹤鸣于九皋,而声闻于天。”闻天之声,应该宏大响亮,所以我就叫“宏声”。父亲见到我后,不知为什么,要把我改叫“红生”。这个红字好多人名字里都有,我就不同意。父亲于是把“红”改成“虹”。我觉得这个字还行,同意了。

那时候,我看父亲每天上下班都坐汽车,很羡慕,也想坐,但父亲一直不答应。有一次,趁他上班前我爬上车,赖着不下来,心想,这下,你得带着我了吧。父亲见我不肯下来,并不生气,也不责骂,干脆走着去上班了。

我那时候挺调皮的,有一次,我想看看警卫员的枪,他不给,我就抢。警卫员见自己的枪被抢了,也急了,赶紧来和我抢。两人一个追一个跑,被秘书看到了,秘书过来把枪要走了。我又和秘书闹,秘书干脆把我捆起来,拴在床腿上。父亲进屋了,我以为他要来帮我,谁知他也不管。

1951年,父亲被任命为驻苏联大使,前往莫斯科履职。母亲和我也一起去了莫斯科。父亲当时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注:1945年6月19日,中央七届一中全会当选),这个级别的领导担任驻外大使,是非常罕见的,史无前例,后来也没有过。

在苏联期间,我记得父亲特别强调使馆工作人员要了解当地文化,他还请去苏联学习的舞蹈演员和音乐人才来使馆上课。著名的指挥家李德伦就来使馆上过课。到了周末,他会带我们去看芭蕾、听歌剧。离开苏联回国时,他把莫斯科大剧院所有上演过的歌剧和芭蕾的唱片都买了一套。

有一阵子,中央歌剧院排练《蝴蝶夫人》,还到我家来借唱片。可惜的是,在“文革”中,这些宝贵的资料都弄丢了。

1952年初,我回到北京,父亲和母亲继续留在苏联。那时候,我在中共中央直属育英小学读书。由于父母都不在身边,我就住在和父亲关系很好的任弼时家里。任弼时家的后门一开就是彭老总家。我们那时候常去彭老总家串门,还会穿穿他的元帅服,威风威风。有时候会碰到彭老总和朱老总下象棋。他们两个下棋,我们一帮孩子就在旁边看,还给出主意,走这个走那个。朱老总是个特别慈祥的人,彭老总则显得严肃一点儿。

1954 年,还在担任驻苏联大使的父亲被任命为外交部副部长。1955 年,父亲回到北京,开始协助周恩来主持外交部日常工作。他和母亲在苏联结余了12万卢布,折合人民币7万多元,全上缴了。

父亲到外交部工作时,我已经上中学了,在101中学。那两年,家里的气氛还是比较愉快的。有时候我会跟着父母一起去北戴河,毛主席也去。大家一起游泳,游完泳,我们会站在主席身边,看看谁高。我那时候已经一米七六了,比比,觉得个子和主席差不多高。

1957年,第一批知识青年开始上山下乡,在父亲的支持下,我率先报名参加,去了天津的茶淀农场锻炼。两年后的1959年,我回到北京考大学。我那时候,特别想去外交学院读书。外交学院是在父亲任上建起来的,当时也归他管,我外语相对差点,就想让父亲帮我打个招呼,把我的外语放宽些。听我这么说,父亲撂下一句话:“你有本事上就上,没本事就别上。”于是,我就放弃了上外交学院的念头,转而报考北京师范学院,凭自己的本事被录取了。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