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七十年代的六合印象


来源:凤凰网江苏

天刚蒙蒙亮,我便被父亲猛然叫醒。头天晚上,听说去六合,作为一个远离县城的农村孩子,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我与父亲匆匆上路,地杠(步行)近4公里,来到十二里棚子汽车站(后改为竹程乡),是竹镇开往六合的“过路站”,又叫“招呼站”。父子俩和其他早早等车的农民站在路边的“茶棚”中,四面寒风,瑟瑟发抖。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闪闪的红星》连环画(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一次去六合县城,是在1972年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当时我才9岁,因生病去六合人民医院复査。

天刚蒙蒙亮,我便被父亲猛然叫醒。头天晚上,听说去六合,作为一个远离县城的农村孩子,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我与父亲匆匆上路,地杠(步行)近4公里,来到十二里棚子汽车站(后改为竹程乡),是竹镇开往六合的“过路站”,又叫“招呼站”。父子俩和其他早早等车的农民站在路边的“茶棚”中,四面寒风,瑟瑟发抖。

左等右等,一辆被挤得满满的老式客车,沿着石子公路在飞扬尘土中开了过来。还真幸运,车门被使劲地拉开,我和父亲与其他几位农民便被硬塞进车厢。受点罪没关系,反正可以到六合已心满意足了。你不晓得,当时汽车很少,客车更是少得可怜,一天也只能上午两班车,下午两班车。错过时间,不是去不了,就是回不来。

客车慢吞吞地开到了六合,父亲拽着我,走到人民医院。医院的院内雕塑着一座高大的毛主席站像,那个年代,政治气息很浓,也习以为常。通过医院复诊后,化验报告显示“一切正常”,父亲甚为高兴,我的心情也更好。父亲便提出到“曙光照像馆”照个像,照像人员推出一个“庞然大物”,用黑布遮头,咔擦一声,留下了我与父亲第一次珍贵的合影,至今仍保留在我的书房影集档案内。

一番忙碌后,已到吃午饭的时间,父亲带着我快步地跑到“车站饭店”,店内排队买“筹子”的人并不多,饭店也似乎冷冷清清的。不过买米饭要粮票,无粮票要带米交给饭店,幸亏我们生产队有插队知青,借了一斤粮票,算是不要烦神拎米去换饭了。

饭罢,我想去看电影,父亲随应着。长江电影院(现已拆除),上映彩色故事影片《创业》,只有晚上放映,看电影也只能泡汤。转身来到新华书店,想买一本小人书(连环画)带回家看。左瞧右看,选了一本彩色故事影片《闪闪的红星》连环画,定价一角二分。当时我书箱中已装有“小人书”100多本,后来被几个小外甥翻丢了,蛮可惜的。

父亲又带着我毫无目标地在六合县城转了一圈,印象中有百货商店、东方红旅社、棠城旅社、清真寺、招待所、龙津桥、浮桥等,听说还有一个最大的化肥厂,其它地方我也没去过。后来才知道,当时六合县城其实并没有多大,更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这就是我第一次去六合的印象,也是第一次进城的印象。

改革开发40年,六合的变化已日新月异、今非昔比。

风起云涌的变已发展成一种腾飞、一种崛起。高楼鳞次栉比,新城拔地而起,城市规模壮大,城际铁路通达,城市面貌焕然一新,龙池湖畔大放异彩。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等各项事业风生水起,与日俱新。如今的六合可谓是:“东南西北中,幸福丛中笑”。(赵厚璋)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