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省园博园“琼华仙玑”塑宝典 《园冶》重光耀后世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为纪念世界最早的园林专著《园冶》成书于仪征,以系统实践展现《园冶》的造园理论和经典技艺,传播中国园林文化。我国《园冶》研究泰斗、年近九旬的孟兆祯院士亲自主导,为省园博园规划设计了“琼华仙玑”园冶主题园,既为全园树立了文化地标,也形象彰显了中国园林“世界园林之母”的独特地位。

为纪念世界最早的园林专著《园冶》成书于仪征,以系统实践展现《园冶》的造园理论和经典技艺,传播中国园林文化。我国《园冶》研究泰斗、年近九旬的孟兆祯院士亲自主导,为省园博园规划设计了“琼华仙玑”园冶主题园,既为全园树立了文化地标,也形象彰显了中国园林“世界园林之母”的独特地位。

园冶园(摄影/赵文)

首先,了解一下《园冶》这本书。《园冶》成书于明末的仪征,那时仪征是运河入江口,盐运中转十分发达,古人称“有京师不可无仪真也”,说的是仪征东南水会对于国家财政的支柱作用,由此带动了园林的兴盛,明清后载入史册的名园就有30多座,并在中国园林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安徽盐商汪士衡选择一片面向大江和江南群山的郊野美地建筑私家园林,邀请了苏州吴江叠石大师计成主持寤园建造工作。计成,自幼酷爱书画,遍游各地,尤其崇拜五代大画家荆浩、关仝的北方山水画,常取其笔意叠石造园。在负责寤园建筑时,忙里偷闲,系统总结了古人造园经验和个人实践体会,形成了一本1.4万字、附录235张手绘图式的册子。既有名流的序言,《兴造论》综述,也有《园说》分述,包括相地、立基、屋宇、装折、门窗、墙垣、铺地、掇山、选石和借景十章,成为明末之后的中国造园宝典,流传到日本成为高校课本,翻译到欧洲后反响热烈,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大师阿尔派蒂的名著《建筑十书》相提并论。“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造园思想和“巧于因借,精在体宜”的造园理念是《园冶》的核心价值。《园冶》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中国高等院校开设园林专业后,成为重点教科书和研究对象。作为《园冶》的重要研究者、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孟兆祯院士最早为研究生、博士生开设了《园冶例释》课程,并历经6年时间,于2014年出版了《园冶》研究集大成专著《园衍》,厚达500多页。

孟院士主持的“琼华仙矶”园冶主题园,占地5.91公顷,相当于90亩地,从“相地”看,它选择的云鹭湖上的三座自然岛屿中的一个作为基地,高度契合了中国园林“一池三山,人间仙境”的尊崇规制。园冶园北借苏中最高山峰铜山,与东南方向的主展馆“别开林壑”形成呼应对景。

园冶园(摄影/赵文)

把“园冶”主题园命名为“琼华仙玑”,体现了《园冶》“巧于因借”的要义。扬州市花为琼花,又名聚八仙,超凡脱俗,享有“玉树仙葩”美名。最神奇的传说是隋炀帝下扬州看琼花,民间有“古有炀帝下扬州,三千美女拉龙舟。一心想把琼花看,万里江山一旦丢。”的顺口溜。这都是后人编排的故事,但反映了“维扬一枝花,四海无同类”的神奇魅力。现在,始建于汉代的扬州琼花观就是琼花文化的集中展示基地。这里存有石坊、琼花台和欧阳修所建的无双亭等。“仙玑”是指基地像浮于玉浆琼液中的小岛。

“琼华仙玑”集锦了许多扬州名园元素。“琼华仙玑”在布局上属于突出式园林,它嫁接了扬州琼花观的“后土冈”,意象就高构筑琼台停云,理水开辟“琼池天境”。包含了亭、台、楼、阁、榭、桥、坊等景点,由敬哲亭、云鹭仙航、深柳疏芦和琼台停云四处景点形成起、承、转、合。琼华仙玑总面积6万平米,但人工建筑紧凑精巧,只占1千平米,更多空间让位于水系和绿化,代表了道法自然的理念。琼华仙玑入口处设立了墙园,墙园中借用了青铜器、铜鐎斗等汉代文物元素,深深打上传统文化烙印。同时建立“敬哲亭”,镌刻计成画像和“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楹联,表达了造园者对计成大师的敬重,对《园冶》成书之乡扬州仪征的敬畏。

园冶园(摄影/赵文)

沿着湖畔南侧漫步,不远处就能欣赏到云鹭仙航。这是一些名园中常见的石舫造型,既代表惬意、闲适的水上休闲空间,也象征着美好生活、诗意人生的启航。典型的代表是北京颐和园的石舫,取名“清晏舫”,寓意“海青河晏”之意。为什么皇家园林的一些景物在扬州园林中屡有出现?这是因为大运河的贯通,促进了南、北方的经济、文化交流,皇帝每一次南巡,都会把扬州美妙的园林、美好的生活方式带入京城,京城的一些风物美景又传播到扬州。一百年前,瘦西湖为迎奉乾隆南巡,传说一夜之间仿制了北海公园的白塔,就是见证,扬州园林南秀北雄兼备,彰显了它的开放、包容。云鹭仙舫全长38.3米,前后三进单元构成,可用于品茗、听乐、赏景,设计中揉合了琼花观通花脊、何园山花、乌篷船等扬州和江南的代表元素,以及白鹭、祥云纹等本土化自然和文化符号,呼应云鹭湖的造园环境。

琼华仙玑的另一主要景点叫“深柳疏芦”,借名于《园冶》。它与云鹭仙航隔水相望,巧借原岛的自然意境,融合了瘦西湖临水平台,琼花观长廊、八边形花窗、通花脊、小青瓦等扬州名园元素。在屋脊上引用“暗八仙”雕饰,即“八仙过海”所用的道具,赋予了人间仙境的神奇气息。屋脊中央设置的图案叫“海水江崖”,是古代龙袍和官服下摆的吉祥纹样,在波浪涌荡中立一山石,寓意福山寿海,江山永定;APEC组织领导人到中国出席会议,“新中装”礼服上就有“江崖海水”,代表和谐融合。在临水平台上树立了一个拱门式的“津标”。所谓“津标”就是引领渡船的航标,与对岸的云鹭仙航石舫形成呼应,这标识取意于仪征博物馆里铜灯文物意向。在湖面上,还树立了[5米]5米高的景石“砥柱中流”,它既代表着石头坚韧、强劲,千冲万刷、矢志不移的特质,又象征着中华民族面对岁月变迁、风云变幻勇于担当、顶天立地的精神力量。为了选中一块能体现主题立意的太湖石,孟老院士委托苏州园林设计院团队,深入多个乡镇选料,反复比选,最后终于在太湖旁的通安镇相中了眼下这块形神兼备的石材。再看水面西侧,还有一组雁奴矶景石造型……雁奴即大雁,远飞时成行,栖落后抱团,有一只专门负责警戒,从不孤立分离,这是一种团结、和谐、共进精神的象征。陆游曾有诗云:“宁为雁奴死,不作鹤媒生。”

在琼华仙玑中,最重要的建筑就是琼台停云了,它引用扬州琼花观后土岗的概念,堆起5米高的土丘构筑高台,东西宽22米,南北长45米[东西宽22米,南北长45米],最高处达到28米,是整个展园中的点晴之笔。居高望远,周边风光尽收眼底。琼台停云台,就是扬州园林精华的浓缩版,从琼花观的琼花台、无双亭、不二阁到扬州何园的山花、汪氏小苑的福祠、仪征鼓楼,以至砖雕、挂落、风铃等细节,无不来自对本土园林文化的集萃。水中鹭鸟栖息牛背,野鸭翻水觅食的小品造型,直观反映了仪征郊野田园的野趣。琼华停云台南端设计了岩石跌水,自高而下,聚流成溪,汇入平湖,体现了“水贵有源”的理念,寓意《园冶》乃造园之源。许多人都会对不二阁上金黄色的顶尖装置感兴趣,在佛教中那叫“五轮塔”,由五个轮堆叠合而成,代表微形世界,意为世界由地、水、火、空、风构成;方形代表“地”,圆形代表“水”,三角形代表“火”,宝珠形代表“空”,半月形代表“风”,对应五轮,又象征人体的头、面、胸、腹、足,自然与人体同用五轮显示,代表着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同时五轮塔还能起到避雷针作用,保佑“琼华仙玑”平安无恙。

为生动、形象、传播《园冶》文化,停云台里专门设置了《园冶》文化展示和体验区,通过“拜大师”、“巧思量”、“话园林”、“品琼华”等环节,设计了“你好,计大师”、工作坊、园小丁学艺、园林DIY、园林与风水、泽被后世、能工巧匠等课题和项目,引入数字虚拟、3D技术、卡通人物等手段,进行互动式、参与性体验,达到传递故事、传播知识、传达旨趣、传承文化的目的。琼华八仙榭中,则用沙盘、展板等形式,反映了园冶园的风貌和孟兆祯院士的事迹。

“琼华仙玑”园冶园,某种意义上就是《园冶》理论的集大成实践样板。它不仅包括了中国古典园林的经典建筑业态,也是天伦人情和传统哲学的多样化呈现。地处北侧“归帆阁”和东西各一的“归根亭”、“思乡亭”形象代表了落叶归根的怀乡恋土情怀,寓意着幸逢盛世,“园冶”以琼华仙玑形象回到了成书的故乡,这不仅是孟院士一人的圆梦,更是江南园林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回归和重光。

桥梁,在中国古典园林中,是重要的造园元素,它不仅仅是或石料或木头或水泥筑成的物质建筑,也借助不同造型、不同规制传达着艺术理念、审美思想,扬州瘦西湖的五亭桥、西湖的断桥都是经典的代表。省园博园中的桥梁有14座,各具风格,各有寓意,琼华仙矶园冶园中就有步月桥、水八仙桥等,其石阶、饰纹等都融入了瘦西湖五亭桥的元素,让游客时时处处感知到扬州的气息,浸染着扬州的文化。“月随人走单月影,人循机行共婵娟”,“人居地上明四鸟,芳潜水中隐八仙”,何其浪漫和美好的意境。漫步琼华仙玑,品味《园冶》佳境,开启的是“天人合一、万物共生”的精神之旅。(文/汪向荣、朱丽新)

园冶园(摄影/赵文)

[责任编辑:唐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