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小区出新让我当“楼长”


来源:现代快报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小区楼道的变化就像是一个时代的缩影。90年代的新楼房让家家户户欢天喜地,2000年后送报箱细化了老百姓的日常需求,牛皮癣、堆杂物也是时代变迁必经的一部分。如今,南京大力推行小区“楼长制”,小区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丰富。

我家住南京鼓楼凤凰街76号,一个典型的老小区,没物业,也没小区居民自管。邻居关系不好不坏,见面点个头,面熟,但不晓得对方姓什么、叫什么。但就在不前不久,小区邻里关系一下子飙升了八度,大家一下子热络了起来,甚至我们单元一楼的大姐更夸张,见了我面,直接叫我“楼长”,这一切还要从我们家单元楼道的变化说起......

人常说,城里人有文化,生活讲究又体面。想当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我们一家带着满满的喜悦住进了凤凰街的新房。那时候楼道干净又整齐,白色的墙壁一尘不染,连楼道里飘散着的油漆味都是幸福的味道。2003年的除夕夜,家家户户爬上屋顶,大人抱着孩子,丈夫搂着妻子,灿烂的烟火就在头顶绽放,楼道里都映着斑斓的色彩。随后的几年里楼道管理都不错,一直保持着较为整齐的状态,偶尔落落灰,街坊邻居都帮着扫一扫,那种新时代新气象的快乐我现在都难以忘记。

到了2005年,凤凰街的老百姓时兴起送报上门、送奶上门,只要在一楼的楼道内钉一个黄色小盒子,每天就会有送报员、送奶员准时往盒子里塞报纸、放牛奶。不久后,黄色的小盒子越来越多,一排排一列列,足有占领整个一楼墙壁之势。到了2008年,小盒子占领墙面的速度降了下来,改各种修水电、修煤气的印章占领楼道。一进楼道,映入眼帘的是墙上密密麻麻的牛皮癣,各种办假证的、通下水道的、开锁的……甚至连脚下的楼梯也给喷上红的、黑的、绿的电话号码。又过一年,楼道的卫生越来越差,四楼上五楼的楼道处堆着一个杂物柜,柜旁堆的是装潢用剩下的大理石,六楼上七楼的楼道赫然摆着个一人多高的铁皮柜,旁边堆着坏掉的木头椅子、小矮柜,以及乱七八糟的杂物。我家七楼,全家每天上下楼时都得小心侧身而过。那些楼道里的“拦路虎”天天在那儿,这一临时放着,“临”了好多年。直到2017年的夏天,我亲眼看见一只老鼠,大白天在楼道的杂物堆里探头探脑,我就暗下决心,迟早有一天,非把楼道里的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清理干净。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2017年底,我们小区纳入了全市“外秦淮河沿岸建筑立面整治工程”,开始出新。社区在楼道里贴了通知,让各家把楼道杂物自行处理掉,逾期作为无主杂物予以清理。同时,楼道要粉刷出新,坏掉的单元门也能更换成带电子门禁的防盗门。就这么着,我连跑几个晚上,挨家去敲门把安装防盗门和粉刷的事情通知到位。特别是503,他家已连续被偷好几回了,单元能装上电子防盗门那当然好。楼道里的杂物也搞清楚了:老住户把房子卖了,人走了,杂物丢在门口了;新住户不了解情况,但也都希望楼道能清干净,以后万一火灾了、地震了,逃生都能快些。安装事项落实好后,社区约来安防公司签防盗门合同,合同签完第一个休息日,我就到汉中门大桥路边找了两个民工,帮着清空了楼道。后来,社区主任看我楼上楼下一趟趟跑,一家家敲门,清理楼道垃圾忙得满头汗,跟我开玩笑说:“以后你就当我们单元的‘楼长’吧。”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小区楼道的变化就像是一个时代的缩影。90年代的新楼房让家家户户欢天喜地,2000年后送报箱细化了老百姓的日常需求,牛皮癣、堆杂物也是时代变迁必经的一部分。如今,南京大力推行小区“楼长制”,市民垃圾分类就可以兑换积分换生活用品,社区居委会时不时组织场歌舞表演,小区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当不当“楼长”我无所谓,但我知道每天走出楼道,再走进楼道,脚下这条每天必经的路,就是改革开放40年最美的一条路。

[责任编辑:耿朴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