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书香飘进百姓家


来源:南京日报

1983年9月,我来到南京上大学。第一个星期天,举目无亲的我无处可去,心想仍按中学的习惯去书店吧!出了南大广州路的校门一路问去,经过只有一间狭窄门面的南京画店、门边挂满板鸭的长江路南北货商店、立着民国

1983年9月,我来到南京上大学。第一个星期天,举目无亲的我无处可去,心想仍按中学的习惯去书店吧!出了南大广州路的校门一路问去,经过只有一间狭窄门面的南京画店、门边挂满板鸭的长江路南北货商店、立着民国高大廊柱的邮政大楼,来到了南京最大的中山东路新华书店。回时,手里多了几本书,似乎消除了一些身在异乡的陌生感。 

那时的书店很少,老师开出的许多书目都买不到,于是我常常穿梭于仅有的几个书店之间,多半也是无果而归。焦虑之外还有几分不适,就是只要书在你手里多停留几分钟,店员就会来干预,怕你弄坏,怕你撕页,甚至怕你窃书,那怀疑的眼光真的让人难以长久驻足。 

大学毕业后,我成了南京的市民,于岁月推移间不断感受着城市建设的节奏韵律,仰头赞叹一座又一座摩天大厦之时,俯身却发现了另一片绿地也在萌芽茁壮。某一天,“南京书城”来了!国营的新华书店之外,竟有了另一种模式的书店,这是改革年代才会有的创举啊!我惊讶于这里琳琅满目的书籍和四处放置的长椅,手执一卷坐上一天也没有人来赶你,再也没有了慌张之感。是啊,书折损了又有何妨,换来的却是读者心智的健全。多么划算的破损,多么开放的理念。我惊讶于这里摩肩接踵的人流,南京爱书的人原来一直都在、没有散去啊!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可以让自己彻底放松、身心舒适的像“家”一样的书店。 

时光疾驶,我成了南京的老居民。这么多年来,南京从来没有停止过前行的脚步,我感受着跨江大桥的流线之美,体验着高铁地铁的速度之美,领略着河西江北的开拓之美,也品味着“书香南京”的馥郁之美。那个春天,慕名走进大学近旁的先锋书店,那只是一个防空洞改造的地下停车场,却在绿树掩映中显示出敢为人先的慧眼。大厅放书的平台上点缀着桔黄色的灯,主人说他想象的书店就是天堂的模样。哦,天堂里必有像阳光般明亮的灯吧,而书就是芸芸众生心头的阳光和明灯。 

那个夏日,轻轻踏入仿佛是驿站般的永丰诗舍,它的每一个房间都用诗人的名字命名,其中就有说出“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句名言的博尔赫斯。坐在蝉鸣声声小院里翻动书页的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在经由这样的长亭短亭去往天堂。那个秋季,安闲徜徉在临湖的“乡伴苏家”,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江宁的小村落里也有一个农家书舍!主人说来看书的人多,书却不够,书架上还没放满呢。回家之后,我毫不犹豫地捐出了自己的十多册文集。那个冬夜,虔诚拾阶秣陵路的“二楼南书房”,书店主人的身份几乎与文化人无涉,但他却敏锐地捉住了普通人的内心渴盼,“不灭的理想,不关灯的书房”的光芒,远亮于巷外的霓虹啊!城市经济在腾飞的同时,人们的心灵也渴望得到更多的滋养。无论路有多长,夜有多深,书房里那一盏永远不灭的灯,就是我们疲惫身躯的栖息之处、孤独灵魂的安放之所。

真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前年,苏北的表叔带着他的孙子来南京参加艺考。他是头一次来南京,我提出陪他们去风景名胜看看。上过几年学的表叔却说:“听说南京的书店和美术馆不错啊,带我们去看看吧。”于是,我们去了长江路的美术馆和五台山的先锋书店。在书店,他用衣襟把双手擦了又擦,才从架上取了一本书看。我告诉他不用担心把书弄脏,这“全球最美书店”就是老百姓自己的书房。走出书店,他回头望了又望,对孙子说:“一定要考到南京来啊。做个南京人多好,书店的条件比家里还好。”他眼睛里的那份万般羡慕和千般不舍让我久久怦然心动,我从未如此深切地体味到做一个南京人的幸福。我想,沐浴过这一片氤氲书香,孩子一定能够更自信从容地走向亮丽的明天,奔向辽阔的远方。

城市发展的设计者们从不满足,他们的目光早已投向新的阅读空域。地铁站熙来攘往的人群,你们去往哪里?明城墙川流不息的旅人,你们所为何来?除了地理意义上的目的地,你们还向往什么?互联网翩然来去的人们,你们归飞何急?除了度娘和淘宝,你们还渴求什么?谁道“无情最是台城柳”!有一天,一个同学在群里分享了台城书房的图片,那样的古朴和温馨。在明城墙上读书,该有怎样的今夕何年的穿越情思啊!而不经意间,地铁站里竟冒出了一个个的“图书漂流文化驿站”,只要用手机扫一扫,就能把自己喜爱的图书带回家。让图书飘然旅行,这是怎样新鲜曼妙的文化创意啊!更有一天,微信群里传出一个昔日夜大学生读《红楼梦》的声音,年逾花甲的他竟然参加了“全民阅读领读者联盟”,成了一个时髦的“朗读者”。这无垠的网上阅读空间,无限延伸着南京人的书香情怀。这所有所有的文化名片,丝毫不逊于钢筋水泥构成的南京地标! 

近40年来,我一直居住在东郊,城东从一片莽苍到高楼林立,从店铺难觅到商家云集,繁华之景今非昔比,但我总觉得若有所失。直到那一个黄昏,下了地铁的我忽然发现,在招商花园城的一隅,静静地添了一家书店。夕阳斜照下,斑驳书影里,人们或坐或倚,一派安详静谧。一位年轻的父亲带着幼小的儿子,就那样坐在楼梯上,各自拿着一本书在看。也许是怕自己太专心,把孩子弄丢,父亲用一根细细的红绸绳系在自己和儿子的手腕上。这颇有喜剧色彩而又足以令人心头潮湿的一幕,使我再次想起了博尔赫斯的名言。人们向往天堂,无非是因为它意味着更高、更美、更好。从前,苏杭这样的鱼米之乡就是人们心中的天堂;而如今,人们早已衣食不愁、起居无忧。鳞次栉比的高楼建起南京人的天堂,富足丰饶的物产充实南京人的天堂,风驰电掣的高铁驶向南京人的天堂,这萦绕城乡的书香也孕育出南京人幸福的天堂啊!走出书店,回望着那对仍沉浸在书中的父子,南京林林总总的书店、满墙齐顶的书架在我眼前叠现,我要说,这“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书房就是天堂的模样,这人与书“相看两不厌”的光景就是人间的天堂……(张明)

[责任编辑:王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