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玄武湖,市民的后花园


来源:南京日报

我的一位多年好友,30年来一直住在兰园的一栋老式宿舍楼里,房子是1987年建的,格局方正、紧凑,却也有老公房难以避免的劣势:面积窄小、缺乏物业管理,到了梅雨天,小院的砖缝里都布满了苍苔,阴湿得能滴出水

我的一位多年好友,30年来一直住在兰园的一栋老式宿舍楼里,房子是1987年建的,格局方正、紧凑,却也有老公房难以避免的劣势:面积窄小、缺乏物业管理,到了梅雨天,小院的砖缝里都布满了苍苔,阴湿得能滴出水来。她家经济条件不错,为何不换房?她的理由居然是:搬家了,就离玄武湖远了,那样,春赏樱花夏赏荷,秋赏红叶冬看雪,就不能如今天这样抬腿就到,多么不方便。住在解放门附近,有这样偌大的一个免费后花园,是福气呀。

与很多南京人一样,她已经养成了只要天气好,傍晚就要去玄武湖“走湖”的习惯。尤其到了盛夏,滚烫的大麦粥刚烧出来,下酒的小菜还在卤水中浸泡,不如邀上邻居,一同去湖畔走一圈,再回来吃饭。大伙儿不约而同换上健走鞋,戴上运动腕带,以接近小跑的速度去玄武湖公园。期间,荷风送爽,晚霞浓烈,如火的落日正在水岸的尽头燃烧。一路上,相熟的健走男女迎面行来,大家挥手打招呼,简短而热烈地交流:“今天打算走到哪里去?”

“听说梁州外围的红荷开得正好,想去看看。”

“过两天约个时间一同来划船吧,可以深入荷花深处,据说还可以拍到新结的莲蓬上,那一缕不同于老莲蓬的粉紫色。”

1982年秋天,我刚升入初二。学校组织学农实践,整个初二年级都沸腾了。因为,这次实践活动的任务与众不同,是帮助玄武湖公园布置菊展。记得当年玄武湖公园不仅有大门票,还有季节性的小门票。春天的盆景展,秋天的菊花展,观众都要在公园方面圈定的区域内,再买一次小门票,才能入内观赏。当时,老师传达的公园方面的承诺是:在菊圃参加义务劳动的同学,将在菊展正式开幕后,获邀免费在玄武湖游览一次,并由专人安排观赏菊展。

早上七点半,300多名同学就在玄武门前集合,满脸憧憬地列队进入玄武湖。记得每人都依照老师的嘱托带上一个铝制大饭盒,里面是家人准备的午饭。为了预防与其他同学的饭盒弄混,每只饭盒都用不同颜色的麻绳或棉线捆扎着。

我们怀着秋游的心去劳动。进入公园后,我们沿着玄武门附近的城墙,向北行进约2公里,进入公园的菊圃。烧锅炉的师傅立刻推了三轮车来,把每个班级的数十个饭盒都收走,准备为我们蒸热午饭。

我们的任务是戴上粗布手套,将菊圃中的上万盆菊花,依次传递,送上大卡车,由卡车送去布置菊展的地方。黄色的菊花,紫色的菊花,白色的菊花,绿色的菊花;单头的菊花,多头的菊花,纷披悬坠的菊花……从每位同学的手中快速传递。而在卡车尾部,人高马大的男同学弯腰接住菊花,把它们在车厢里一排排紧密地码放好。大家很快感觉到手脚的沉重,汗水从眉毛和额发上滴落,手上都是泥土,又不方便去擦拭,只能任由热汗流下来辣眼睛。最吃苦的是卡车上接花盆的人,一个多钟头后,他就要扶腰而行;再过一会儿,他不得不蹲下来,像大蛤蟆一样移动双腿,以滑稽的姿态减轻腰部的负荷。

等到大家实在累得不行时,收工的哨子终于响了。大家欢呼雀跃去取自己的午饭,坐于湖岸,边吃边闲谈,聊自己的梦想。问到我,我脱口而出的梦想居然是:有一天,玄武湖公园可以不收门票,想来就来。

我的梦想受到大伙儿一致性的嘲笑,所有的人都认为,我的想法比机器人造一条菊花长龙还要不靠谱。虽然,初二的孩子还没有多少成本核算意识,但略想一想就会明白,门票都不收了,培育菊花的钱从哪里来?修剪树木、补栽花卉、添置游船的开销从哪里来?能将位于市中心的偌大公园免费开放,是需要绝大的魄力与财政支持的。

而18年后,南京人的这一梦想终于实现了。2010年10月1日,玄武湖免费开放的第一日,十万多市民涌入玄武湖。当时,所有的环湖路上、长廊上、花圃中,摩肩接踵的市民已经难以停下来观景,不得不被狂欢的人流推着往前走。

市民的惊讶与好奇平息后,玄武湖的人流量恢复了正常。人们在这里泛舟、赏花、放风筝、跳舞,在伸向湖心的木栈道上微微闭目,享受那吹尽了一切烦恼的湖风。大家都把玄武湖当作自家的后花园了。(明前茶)

[责任编辑:王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