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40年•百姓心声|禄口的变迁


来源:南京日报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脚边的河流载着一层薄纱缓缓流淌……童年的我常常托着腮帮坐在河边青石上,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倾听着岁月的心跳和脚步声。40年前,这条河流,第一次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脚边的河流载着一层薄纱缓缓流淌……童年的我常常托着腮帮坐在河边青石上,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倾听着岁月的心跳和脚步声。

40年前,这条河流,第一次把我带向了外面的世界。

这是一条秦淮河的支流,从我的村庄中央,从成片的绿树和麦田之间流过。我的村子坐落在南京市城南60里外的禄口乡下。

1978年,7岁的我第一次坐上“突突突”冒着黑烟的水泥船进城去。南京!在我眼里是多么遥远多么色彩斑斓的世界啊!村子里的大人们,有的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南京,去得最远的地方不过是乡镇,村子离镇上有10里路左右,未通公交车,村民们或搭乘拖拉机或步行前往。

那次,母亲准备了200多斤大米,准备拖到南京去换粮票,捎给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母亲选择了从水路进城,据说码头就有大米换粮票的点。当然,镇上有长途汽车开往南京。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必须先将大米用拖拉机运至镇上长途汽车站,然后搬运上车,将会更麻烦。

河流有十来米宽,两岸皆是青青的稻田。一簇簇白鹅像朵朵雪莲花一样“盛开”在草地上。机动船不紧不慢地走着,穿过我整个童年。途中,与一条打鱼的木船相遇,黑色的鹭鸶像排着队的士兵一样列队在船舷边。母亲欲买新鲜的鲫鱼,船主随手扔过来几条,说:“鱼小,送你们吃了,不要钱。”母亲执意回赠了一锅大米。船主划着长篙远去了,溅起的美好涟漪永远地留在了我幼小的心里。

这是我第一次进城,可能还不算完全进城,也许就是在城的边缘吧。我们把大米换成粮票后,就又坐船回来了。母亲给我买了两根油条,两根油条的香味就是南京的味道。

1983年时,造桥了,修路了,门口设立公交车站了。镇上的公路不仅延伸修到村里,还一直绵延通往更远的村庄。通公交车那天,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里,夹着村民们祖祖辈辈多少年的盼望和喜悦啊!公交车披红挂彩地驶来,喜气洋洋地驶来,像一个最美最美的新娘。只要花上一块多钱,从家门口一脚就踏上去南京的车了。乡间的经济也得到了大步的发展,村子里开始办厂、开店,大姑娘小媳妇们也开始上班拿工资了。手上有闲钱了,日子开始滋润了,衣服开始光鲜了,腰杆挺得更直了,说话声也更响亮了,孩子们的嘴里也“吧唧吧唧”地嚼些喷喷香的零食了。

1995年春天,一个天大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禄口国际机场开始建设了!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之日,机场正式通航了。

要知道,禄口这个地方原来地处偏远,历史上有一个传说,禄口原名叫“六口”,缘于很久以前,一家六口人流浪至此形成的一个村庄,再后来因为讨个吉利口彩的缘故,更名为“禄口”。和禄口国际机场同步建设的,是机场高速公路。高速公路长驱直入,像抒情的琴弦,让每一部汽车都成为音符。

这些年,江宁发展越来越快,返乡的人都说:“真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老人们想到往昔的情景,几乎喜极而泣。

一次回乡,老人们说现在出门太方便了,公交地铁都在家门口,无缝对接,六十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的乘坐公共交通只要半票,到了七十岁全免票,村里老人们常常结伴去汤山泡温泉,或者玩遍全区“十大金花”美丽乡村,上午乐颠颠去,下午喜滋滋回,安享晚年。

现在,我所在的禄口镇石埝村,大部分农民已住上了自建的乡间别墅,几乎家家都拥有了小汽车。大家轻轻松松地驾车从高速公路直抵南京,或者在家门口坐地铁“机场线S1”进城。江宁以卓越挺拔的姿态,昂首奋进,打造出多么现代而美丽的立体空间啊。在祖国大地,又有多少这样的城市。40年,长长的神奇的手臂,将都市和乡村紧紧连在一起,将古老和崭新连在一起,将现在和未来连在一起,将禄口和世界连在一起。(屏子)

[责任编辑:王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