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密室推理作者孙沁文:设计不可能犯罪是我的职业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凛冬之棺》主要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大家族里的连环杀人案件,试图找出三桩“不可能犯罪”中的蛛丝马迹的主角们,目光被引向一个古老神秘的“婴咒”传说,使杀人案蒙上了一层神秘恐怖的色彩。设计小说中的三个密室时,孙沁文花了很多心思。当然,受到读者好评最多的也是这方面的内容。

导读:本格推理,是推理小说的一种流派,以逻辑至上的推理解谜为核心,与注重写实的社会派(代表作品包括松本清张的《砂之器》、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等)相对,是以惊险离奇的情节与耐人寻味的诡计,通过逻辑推理来展开情节。常有密室杀人或孤岛杀人等诡计类型,代表作者有江户川乱步、埃勒里·奎因等等。

2006年,推理小说系列“午夜文库”诞生于新星出版社,迄今为推理迷们推出了国内外的600余部推理作品。孙沁文(笔名鸡丁)的长篇小说《凛冬之棺》便是其中的第599本。

今年8月,推理小说《凛冬之棺》上市后,作者孙沁文做了这些事:用两个小时一次的频率刷新这本书的豆瓣评分、在微博上用书名作为关键字反复检索、关注了一部分给出评价的读者,甚至用笔记下了一些他认为有参考价值的建议。

这是孙沁文出版的第一部长篇作品。

《凛冬之棺》主要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大家族里的连环杀人案件,试图找出三桩“不可能犯罪”中的蛛丝马迹的主角们,目光被引向一个古老神秘的“婴咒”传说,使杀人案蒙上了一层神秘恐怖的色彩。设计小说中的三个密室时,孙沁文花了很多心思。当然,受到读者好评最多的也是这方面的内容。

孙沁文与他的作品《凛冬之棺》

孙沁文的书架,大部分是推理相关的作品

从一名普通的推理爱好者,成长为读者口中的“国产推理之光”以及“中国的卡尔”。回忆起第一次读推理小说,孙沁文表示,十几年前,还在上高中的他在图书馆发现了一套珠海出版社出的江户川乱步小说集,一共19卷,他一口气读完了,还意犹未尽。在这之前,他把读长篇小说当作一种煎熬。

(注:约翰·迪克森·卡尔是推理小说黄金时期一位重要作家,和阿加莎·克里斯蒂、艾勒里·奎因并称“黄金时期三巨头”。他独以密室题材的构思见长,一生共设计出五十余种不同类型的密室,故有“密室推理之王”的美誉。)

孙沁文经历了一个修炼的过程。

此后,他如饥似渴地四处搜罗推理小说。从图书馆借阅、用零花钱买,只要跟“推理”、“侦探”沾边的书,他都看。到了两千年后的网络时代,他也加入了不少线上推理爱好者的圈子。讨论推理界大神们的作品之余,他发现熟识的推理爱好者们也常常自己亲自创作,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动手写推理小说,也许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遥不可及。

第一次动笔要追溯到高中的暑假。一个失眠的夜晚,孙沁文翻身坐起,在书桌旁奋笔疾书,用一晚上的时间写出了一个现在看来相当拙劣的校园推理故事。第二天拿给父母看,他们不置可否;开学了带给同学看,被同学们毫不留情地批评:写得什么东西,狗屁不通。

对于自己也许不适合创作推理小说的怀疑,一直持续到大学。他尝试过几次向推理杂志投稿,终于在2008年,得到了编辑的肯定答复:你的作品通过了,不过因为排期问题,我们打算放在几个月后的杂志上发表,你愿意吗?

答案当然是愿意。对于懵懂时期的孙沁文来说,让他倒贴钱都愿意。杂志到手之后,他得意地跟朋友们炫耀了一番,同时也意识到,原来发表作品没有那么难,崇拜的作者们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当然,稿费也没有那么高,靠发表作品养活自己基本上不可能。

《推理》杂志与孙沁文正式发表的第一篇作品

刊载了孙沁文作品的杂志在他的书架上整齐地排列着,第一篇正式发表的作品是《雷雨中的密室杀人》,刊载于2008年第6期《推理》杂志。

此后,孙沁文保持着平均一年四、五篇作品的速度持续在推理杂志上发表短篇推理小说,笔下的主角一般是容貌姣好、性格强势的美少女以及情商极低、智商极高的大学生名侦探。他把重心放在了诡计、密室的设计上,所以越来越多的读者提出建议,希望他能在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上花更多的精力。

构思长篇小说《凛冬之棺》花了大半年,写作四个月。书稿完成后,孙沁文在豆瓣网上发布了一条动态,告诉大家自己的首部长篇作品创作完成了。很快,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库的编辑就主动联系他,问他是否愿意在新星出版这部作品。曾经因为种种原因被杂志社数次退稿的孙沁文,经过十年的积淀和准备,终于获得了那把打开密室的钥匙。

除了经过精心设计的密室诡计之外,《凛冬之棺》的叙事明显追求一种诡异、猎奇的气氛。故事中,百年间只有男丁诞生的神秘大家族、性格怪异的故事人物、恐怖的传说,无不暗示了作者对指引他进入推理世界的偶像——江户川乱步的致敬。

密室推理依然是孙沁文未来不断探索的方向。毕竟,这是他爱上推理小说的原因。

《凛冬之棺》的续作目前已经在构思阶段,据孙沁文透露,续作将会讲述一个发生在酒店里的连续杀人案,死者全部在不可能的状态下溺亡,现场甚至没有一滴水。这听上去十分有违逻辑,但将不合逻辑的案件抽丝剥茧得出合理的答案,正是推理作家们的专长。

孙沁文也将读者们的意见纳入考虑的范围,他希望自己能尽量把故事情节写得更加自然、丰满;人物形象的设置能够更平实。在他看来,自己笔下特征鲜明的人物正是自己笔力欠缺的表现。“真正的写作熟手,例如阿加莎·克里斯蒂能够将园丁、厨师这些再普通不过的人物安排在不可思议的案件中”,孙沁文钦佩地说,“这才是高手的表现。” 

孙沁文至今还有把诡计构思记录在笔记本上的习惯

很多人说,2017年是中国图书界的“推理之年”。许多优秀的国产推理作品面世,推理作品正式从小众读者圈走向大众市场,东野圭吾的书在各大图书销售网站上长期霸榜,甚至孙沁文的母亲都知道东野圭吾,而在这之前,她是一个只爱读琼瑶的人。

但孙沁文并不想成为中国的东野圭吾。东野圭吾早年创作的本格作品不受读者待见,之后他才转而投身于社会派推理,作品火遍全球。到了今天,东野圭吾的大部分作品已经不能再算作严格意义上的推理作品,这样的发展路径与孙沁文的理想背道而驰。

“有一个小读者说,‘我要一辈子看鸡丁哥哥笔下的密室’,看到这样的评价我就满足了。”孙沁文只想把密室不断地写下去,挑战读者也挑战自己,从各种不可能犯罪的构思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快乐和满足。

在扩大推理小说的受众群体上,孙沁文和国内的推理小说作者们也做了不少努力。他有一份动漫编剧的工作,推理动漫《吃谜少女》在网络上获得了不少关注,目前已经进入影视化阶段。上海的另两位推理作者,孙沁文的好友时晨和陆烨华笔耕不辍,屡出新作,还自制了推理小说主题的对谈节目《QED》,孙沁文也参与了前两期的录制。

在节目中孙沁文诚恳地说:“我希望原本不是推理迷的读者们也能来读推理小说。”而被问及最让自己惊艳的密室推理作品时,他给出了两个答案:森博嗣的《全部成为F》和岛田庄司的《斜屋犯罪》。

[责任编辑:林景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