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费穆文献展亮相苏州 看“诗人导演”如诗如酒的人生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10月20日上午,由苏州美术馆、苏州市名人馆、上海电影评论学会联合主办的《诗人导演——费穆文献展》亮相,188件展品为我们系统展示了费穆的一生及费氏电影美学。

“这部影片《小城之春》在当时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我们今天看来,觉得还是不能跟它比较。”著名导演张艺谋曾经这么评价一部影片,而这部让他赞不绝口电影出自一位传奇导演之手——费穆。

展览在苏州美术馆开展 胡潇/摄

10月20日上午,由苏州美术馆、苏州市名人馆、上海电影评论学会联合主办的《诗人导演——费穆文献展》亮相,188件展品为我们系统展示了费穆的一生及费氏电影美学。

诗人导演

充满中国式的审美哲学

费穆,字敬庐,我国著名电影导演。1930年,费穆顶住家庭的压力投身电影事业,应聘为天津华北电影公司编译主任,负责翻译英文字幕和编写说明书。 1933年,他的处女作《城市之夜》一经面世,即引起轰动。费穆编导俱佳,自此导演出《小城之春》、《孔夫子》、《天伦》、《人生》、《香雪海》、《斩经堂》、《生死恨》、《秋海棠》、《浮生六记》等佳作。

费穆照片

“电影的境界是无穷尽的,同样的表现一件事,其方式很多,一个艺人正应苦苦地去发掘新的方法,似不必拘泥于旧的窠臼”,费穆写道。中国电影由诞生至今,已逾110年,作为中国第二代导演,费穆在中国早期电影世界的荒原上,不断做着新的尝试和探索。他在电影《天伦》中,首次全片配乐,这也是我国第一部全部用国乐配乐的电影。他还拍出了我国第一部彩色电影片《生死恨》。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费穆在中国早期电影史上留下一抹绚丽的光彩。

民国时期,电影还是新鲜事物,虽然从事的是当时最“新潮”的行业,但费穆自幼深受国学熏陶,书生从影,他骨子里始终蕴含着中国传统文人的品性。

他的电影清丽典雅,充满中国式的审美哲学。

《小城之春》海报

“墙内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总被无情恼”。电影《小城之春》是费穆艺术集大成之作,自始至终围绕着苏东坡这首词的意境。影片中大段画外音的使用,若隐若现,如诗般打破时空、视角的限制,穿透心扉。电影中多处出现的长镜头,不仅制造出剧情绵延不绝的氛围,更与中国视觉美学的传统——绘画相契合。镜头的延伸和变化,恰如画轴缓缓展开。电影里对男女主人公发乎情、止乎礼的描绘,也在探究着中国人的情感心理。

诚如王德威教授所说:“费穆与其同侪最想达成的目标无他,即是将中国古典诗歌的多层视觉元素带入新的媒体形式——电影”中。

如酒人生

故乡、家庭与电影

“我的父亲费穆先生个子不高、中等身材,平时爱穿深蓝色西装……在脸上架着那副深度近视眼镜的后面,双眼经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和无限温柔……父亲的性格外柔内刚、为人忠厚坦诚,同行和朋友们为他起了很多绰号,其中最贴切的应该是‘诗人导演’”。费穆的长女费明仪是香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在她的眼里父亲是最具诗意的导演。

费穆与母亲王漱芳、女儿费明仪在杭州留影 胡潇/摄

费穆的女儿费明佳 胡潇/摄

在开展的今天,费穆的女儿费明佳、儿子费明熙等亲属再次踏上了苏州这片故土。“关于父亲的纪念展、摄影展,以前都有开展过,但文献展还是首次。很多展出的史料展品,我都是首次看到。在苏州办展一直是大姐费明仪的梦想,今天终于实现了。” 费明佳告诉凤凰网江苏,能在父亲的家乡办这样的展览十分的荣幸,也印证了“在家乡以苏州为荣,在异乡苏州以我们为荣”这句话的含义。

费穆导演一生共拍摄了20多部电影,14部话剧,他总是忙碌的。

费穆的儿子费明熙 胡潇/摄

“印象中父亲永远是忙忙碌碌的,母亲总是叫我们不要去打扰他。”费明熙是家里的第五个孩子,父亲去世时才8岁。“父亲很晚才回来,喝了点酒就会坐在楼梯上哼唱京戏。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父亲带着我们去游泳,去看卡通片。父亲对我们的教育从不刻意,都是顺从天性的。大姐从小喜欢音乐,父亲就培养她学音乐;二姐对画画感兴趣,父亲就给她找了香港最好的美术老师。”回忆起与父亲的点滴,费明熙说都是幸福的。

展厅现场 胡潇/摄

演员乔奇回忆与费穆的初次见面,写下了这样的话语:“初见印象很深,只见他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说话文绉绉的,是一口带点苏州口音的普通话”。

出生在上海却仍带有乡音,对于故乡苏州,费穆是眷念的。

“父亲拍得电影外景经常去苏州的虎丘、西苑、香雪海等地,电影《城市之夜》、《香雪海》都是在苏州取的景,他把苏州的美景都放到电影里去。”更有趣的是,费穆在取景时看中了一块风景好的地,直接买下来做了祖坟。

珍贵史料

一场欲说还休的展览

本次展览主要分为“光影人生”、“化影成诗”、“花开谁与”三个单元。

“光影人生”单元里,通过“长忆吴山好”“名岂文章著”“夜雨十年灯”“天地一沙鸥”几个部分回顾了一代电影大师坎坷而多彩的人生。“化影成诗”单元里,“最是一年春”“无字处诗书”“方寸寄古今”几个部分详细展示了费穆导演的影剧作品,直接感受诗人导演如诗般的电影语言。“花开谁与”单元里,“散作满河星”部分展示了费穆电影的再发现、对当代电影的启发和影响。费穆导戏,通常没有固定剧本,要求即兴创作,他的手迹也多散佚。好在他热爱写作,在报刊上经常发表作品。形成于思,“留香满晴川”部分将带我们一览费穆对电影和人生的思考。

费穆导演家属一行人观看展览 胡潇/摄

费穆导演很多文本史料大多在离乱中散佚,而且很多剧本是不出版的。“本次文献展最大的亮点莫过于电影《小城之春》和《红尘》的剧本手稿的展出。我相信手稿的展出,不仅能让前来观展的观众多方位的了解费穆导演,对中国电影话剧的研究者来说也是重要的研究资料。”上海图书馆馆员张伟多年来一直从事收藏工作,这次展览上很多珍贵的展品都是由他提供。

“艺术的道路是没有尽头的,可是我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很寂寞,我做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人懂,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一起做。但艺术就是这样,天地虽然广阔,但路途始终是寂寞的。”费穆曾这样感叹。

前来观展的市民 胡潇/摄

费穆的电影既有中国古典美的含蓄优雅,又兼得现代电影的理念和手法。更多详情,尽在《诗人导演——费穆文献展》,一场跨越时空的娓娓叙说,静待您来倾听……

光影如诗人如酒,费穆与他的作品,经历时光的酝酿,愈发醇厚。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