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游星说|约会秋天 万里追叶黄 与大地相拥


来源:凤凰网江苏

。在那一刻,困扰我很久的问题有了答案,是的,就是这里,秋天从这里出发。天地大美,秋色无边,它们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恩赐,秋天是斑斓多姿的,秋天也是深情博广的,我们一次一次徜徉在秋天的怀抱,与之相拥,是我们遵从内心的召唤。

大概每个人的童年都曾问过:天有多高、地有多大、天上的星星能否数清等等胡思乱想的问题。而我即便在成年以后,依旧有着很多这种无法求证的问题,比如:神州第一片霜叶在哪里泛黄?直到我带上我的父亲,历时32天,驾车一万多公里,从新疆的公鸡尾“白哈巴”村开始,一路跟随黄叶的步伐,直到川西,才算找到答案。那么多年前秋日驾车万里追赶黄叶的记忆,如今回想起来依旧血脉贲张,荡气回肠。

在十余次行走川藏线的经历中,秋天路线的比重竟然占了一半。曾经听说过一句很形象的话——“天堂的颜色在稻城”,于是2010年深秋,我们慕名赶到了那里,却感觉秋色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浓郁,倒是后来在川藏线途中那些不知名的村落和偏僻的山谷,一次次意外地与最美秋色不期而遇,让我们折服秋色的浓烈,惊叹红叶的绚烂。那里的秋叶这不由让人想起《卜算子•咏梅》里的梅花,虽绚烂多彩,却无意争秋,寂寞伫立。而川藏线的秋色亦是美在孤寂,美在与世无争。藏区有一处秋色,虽藏于深山,却声名远播,那就是四川九寨黄龙,因为有了水的映衬,那里的秋色更加迷人,醉美,妩媚、风华绝代,令人惊艳。唯一憾事就是游人如织,像是一场规模盛大庙会里上演的一出昆曲,你有心凝听体会,却被看热闹的人群挟裹着,只能看个热闹了。幸运的是,在松潘古城又开发了一处叫牟尼沟的景区,鲜有人知晓,我们有幸在此徜徉半日,也算没有辜负这片秋色。那段追逐黄叶的秋日回忆里,我们见识了大兴安岭的寂静,感受了祁连的别样,体会了川藏的孤芳自赏,还倾倒于九寨黄龙的风华。走了那么多秋色宜人的地方,也该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告诉大家我的答案了。神州第一片霜叶在哪里泛黄?那是2011年,在大美北疆,白哈巴-喀纳斯-禾木,就像一个交响乐的三部曲,首尾呼应、层层递进,即宏大叙事也丝丝入扣地把秋天之魅,霜叶之美演绎到极致,没有其他地方的秋色能与之相比。

那时在白哈巴,连遇阴雨天,一日晚饭后乌云密布,但是雨已停歇,和父亲一起在村中散步,阴霾密布下,即便是层林尽染的白哈巴也失去颜色,为了打破有点沮丧的气氛,我笑说,若此刻有一束光能穿过乌云,那该是多么大的人生造化。话音刚落,原本浓云密布的天空裂了一条缝,阳光刺眼得仿佛照亮了整个世界,那日的秋一瞬间从黑白变成了彩色。在那一刻,困扰我很久的问题有了答案,是的,就是这里,秋天从这里出发。天地大美,秋色无边,它们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恩赐,秋天是斑斓多姿的,秋天也是深情博广的,我们一次一次徜徉在秋天的怀抱,与之相拥,是我们遵从内心的召唤。(文字、摄影/周鑫)

[责任编辑:辛德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