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泉屋博古馆:收藏中国古青铜器3000件


来源:雅昌艺术网

日本泉屋博古馆,位于京都南禅寺附近,隶属于日本豪门住友家族。有关的历史渊源在日本学者富田升的著作《近代日本的中国艺术品流转与鉴赏》中介绍颇详。馆内藏有住友家族收藏的约3000件中国青铜器、中国及日本佛

泉屋博古馆

日本泉屋博古馆,位于京都南禅寺附近,隶属于日本豪门住友家族。有关的历史渊源在日本学者富田升的著作《近代日本的中国艺术品流转与鉴赏》中介绍颇详。馆内藏有住友家族收藏的约3000件中国青铜器、中国及日本佛像、绘画、茶道用具等。于1960年7月成立,取名自住友家族在江户时代经营冶铜业的字号“泉屋”和宋代古器图录《宣和博古图》。在中国青铜器收藏于近代日本的形成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一个机构。

虎卣(读音:[yǒu])(或称虎食人卣、乳虎卣),商代后期,高35.7厘米,重5.09千克

京都鹿谷的泉屋博古馆并非长期开放,仅在每一季限时开放一段时间,而今年最后一次开馆是在11月3日—12月9日,目前正在展出“中国青铜时代”之常设展。每季的主题不一,今季以金文、纹样为主题的中国青铜器展览,与以往一样有四间展厅,分别陈列的是商、西周、春秋战国、汉唐的青铜器,从脑洞大开的虎卣、夔神鼓、鸱鸮尊(商代版本的“愤怒的小鸟”)、陈介祺旧藏编钟、“梁山七器”到凤柱斝、金银错螭梁盉……品类之富、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令人叹为观止,青铜收藏爱好者必打卡之处。

殷墟出土“后母戊”方鼎

夔(读音:[kuí])神鼓,商代后期,高82.0厘米,重71.1千克

夔(读音:[kuí])神鼓原为圆明园旧藏,在战火中流失海外,住友春翠于1903年购入,现在是泉屋博古馆的镇馆之宝之一。鼓的两面贴有鳄鱼皮,器壁厚度只有三至五毫米。青绿色的器表布满精细的纹饰,特别是鼓身上的神像让人印象深刻。神像虽是人面,却有羊角、虎耳、兽爪,并持羽毛。《书经•舜典》中记载帝舜曾命夔为掌管宫中典乐的乐官,该神像有可能就是夔神。此鼓原是圆明园旧藏,是非常罕见的青铜太鼓,只1977年在湖北崇阳出土过一件与之类似。关于本器及其与崇阳铜鼓的异同,李学勤先生曾做过细致研究,并认为其产自今湖南地区,学者一致认为其时代属殷墟时期。

商鸮尊泉屋博古馆藏(商代版的“愤怒的小鸟”)

戈卣,这件鸱鸮卣,内有铭文“戈”,因而称作“戈卣”

虎鎛西周中期泉屋博古馆藏

饕餮纹镜,战国中期,边长14.7厘米,重0.502千克

波头文鼎形香炉明宣德年间(1426-1435) 高13.3cm、重560g

以上青铜器纹饰虽精美,但对于青铜器来说,其历史价值才是最重要的,具体到器物上来说,就是青铜器上记载各种历史事件的铭文,比如陈介祺旧藏毛公鼎,装饰简单的,却因内部499字的铭文而变得重要。

陈介祺旧藏骉(biāo)氏羌钟

泉屋博古馆也曾购入数件陈介祺旧藏,比如这套骉(biāo)氏羌钟每枚均铸有铭文,其中五枚(泉屋四枚)铸有六十一字的长篇铭文,九枚(泉屋藏八枚)铸有四字短铭,长铭为:

由钟铭可知,此套编钟的铸造年代为东周威烈王二十二年,正好在韩魏赵三家分晋的前一年;器主为晋国韩氏手下的一个将领,在一次伐齐的战争中作战勇猛,率先攻人齐国的长城,受到了韩君、晋公的奖赏。

这套编钟铭文的亮点在于记载了春秋战国之际关于齐国长城的史料。根据目前已知的文献记载,齐长城是我国修建时间最早的一条长城,但其年代、位置、目的都不是很确定。通过骉羌钟的铭文我们可以知道,早在春秋战国之交,齐国就已经在边境平阴一带修筑长城,用以防御来自西方的晋国入侵。地下材料可补地上史料之缺漏,大概说的就是骉羌钟这样的珍贵文物吧。

住友春翠

《泉屋清赏》

《泉屋清赏》,这部出版于明治四十四年至大正五年的大型豪华图录,首次以图片的形式在世界范围内系统地介绍了中国青铜器,更因为有滨田耕作、梅原末治两位大学者参与编纂而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在此之前,中国青铜器在中国之外几乎无人知晓,图录的面世将中国青铜器引入了世界舞台。

泉屋博古馆大部分的藏品是由住友家第15代家主住友春翠(1864—1926)所收集,上面介绍的青铜器不过是住友春翠收藏之冰山一角,据统计,仅商周青铜容器和乐器199(含青铜礼器166件,近半数带铭文)、汉、三国、六朝的青铜器19件,青铜镜213面,青铜武器15件,另有青铜车马具、装饰品等34件。其中,无论是质还是量,商周时期的青铜礼器都占压倒性优势地位。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