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邓定海烈士之女回忆父亲:革命是为了人民和国家


来源:凤凰网江苏

自动播放

邓定海(1903-1931),湖北黄陂人,中共党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6月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1930年初任中共和记洋行支部书记,同年4月在领导和记洋行工人罢工后被通缉,9月在汉口被捕,解来南京,次年1月牺牲。

邓定海(1903-1931),湖北黄陂人,中共党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6月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1930年初任中共和记洋行支部书记,同年4月在领导和记洋行工人罢工后被通缉,9月在汉口被捕,解来南京,次年1月牺牲。

为维护民族尊严投身革命

主持人:邓老您好,您的父亲邓定海烈士1925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您第一次听到您父亲的革命事迹是在什么时候?当时您有何感想?

邓桂兰:父亲是1922年参加革命,1925年入党。他是个共产党,她(母亲)说跟你讲,你现在不能到外面讲。她说几十年没有讲过,她说你爸是南京市的领导人,是共产党。那时候我妈讲不能跟人家讲,你舅舅知道,我知道,没人知道

主持人:那您知道您父亲革命事迹的时候,您当时有什么感想啊?

邓桂兰:忍受压迫,为劳苦大众,为推翻三座大山,为共产党成立新中国,这都是能理解的。父亲罢工就想提高工人的生活,提高工人的工资。那个时候工人不如猪,大米、米饭都发霉了,烧给你工人吃,人不如畜生。父亲为什么参加革命呢,你要懂这个道理,他在那里做工,12岁就进厂了,他会英文交谈。外国人骂我们中国人,撂一个馒头,一百条狗换不到,能换一百个人,我们一个人不如狗,父亲就拿凳子去砸外国人,打起来了,以后一气之下跑到上海来了,就参加了上海地下党。

邓桂兰:从上海到南京,南京到上海,就开始革命了,搞地下党工作。那时候父亲在这街上有个俱乐部,我们一家人生活很好。那时候干革命没有钱,自己掏腰包,我妈帮他出去贴标语、刷标语。

主持人:邓老,我想请教您第二个问题,邓定海烈士的革命活动地点主要在上海和南京对吧?

邓桂兰:上海、南京,各个地方都有,浦口、西安水泥厂,其它地方都有,各个地方都走,他不是光在一个地方活动,其它地方都去。

主持人:在他的革命活动中,特别是领导了南京和记洋行工人罢工,您能给我们讲一讲关于他这个方面的主要事迹吗?

邓桂兰:罢工,我听我妈讲过的,第一次罢工是在厂里的,提高工人工资;第二次罢工,也在厂里头;最后一次是1930年4月3日,南京市工人、学生、还有宪兵队的人,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工,大罢工,大游行,队伍长的有上万人。

邓桂兰:罢工前一天,那个印刷东西,头一天晚上就做好准备了,标语刷好了,这个机子摆在这里以后害人,就把它扛到现在金陵船厂那个位置,扛到那块用石头、用绳子,跟宋如海和我妈两个人把它放到江里去了,沉掉了。晓得罢工后肯定要出事,做好一切准备。我父亲罢过工以后到江北去了,江北是我们老家,湖北人,我们到南京,他在江北。

邓桂兰:到了汉口,卖那个煤炭,那个木炭,开的木炭店,汉口他也联系地下党。罢工后我妈妈带着我哥哥,哥哥只比我大三岁,地下党人找来三个人跟我们差不多,把他衣裳给我们穿,把我们衣裳脱给他穿,以后把我们送到船上,我们到汉口,脸上都抹得锅里的灰,头发都乱七八糟。人家买好票给我们,人家站在旁边,把我们送到船上,我们到汉口。汉口也有地下党,就有人接,接到父亲那个煤炭店里去了。

主持人:那老人家,在您父亲革命过程中,给您留下的印象深刻的革命事迹还有哪些呢?

邓桂兰:我父亲做的事情很多,我妈讲的。我小时候不知道,就到要解放的时候,我妈、我舅舅才向我讲,家里人一概封口。我父亲牺牲以后,后来这个地方不能待,我姨妈将我送到她姑老太家,姓戴,叫戴国英,改名换姓。

父亲为革命牺牲了我们一家人

主持人:邓老,您3岁的时候,父亲就牺牲了对吧?

邓桂兰:对。

主持人:那您后来是怎么生活的?您方便跟我们谈谈您个人的经历、情况?

邓桂兰:开始父亲牺牲的时候,我们住在那个,评事街有个湖北会馆,我妈把我收在棺材里头,我妈就白天出去找人。住了一段时间,那个会馆的人讲了,说大嫂子,不能给你住,住了要砸我的饭碗,马上上面人知道了,要砸我的饭碗。他说你们成了罪人,他说你赶快想办法走。后来到那个城墙根那块,一个三间房子的庙,里头三个和尚,后头有柴房、有茅厕,有住的房子,我们就待在那个柴房里头。后面靠城墙根,没有人住,没人知道这个地方,白天就住在外面,晚上就住柴房里头,也没有被窝。那个日子不好过啊,后来没有办法,这个日子过不下去,后来就把我给了戴家,是我姨妈的姑老太。

邓桂兰:我父亲为了革命牺牲了我们一家人,当然我们不埋怨他,我妈也不埋怨他,我妈妈说他为了人民,为了国家才达到了这个目的。我们也是这样的想法,为革命嘛,雨花台牺牲的人多嘞。我们收尸都不能收,收尸去都要把你逮进去。他出的告示,你来收你收,连你一起收,她也不晓得,我一个小舅当教工的,他有文化,带我妈偷偷的看到,他说你不能去,去了也是送命的,那小孩怎么办?后来我妈就躲在西街后头。父亲是蒋介石亲自签字杀的,他是亲自签字杀的,他签的字啊。我们一家人奶奶出家修行,带发修行,爷爷当和尚,六岁我看到爷爷,一个老和尚坐在门口,用木鱼在那里敲,我也不晓得是我爷爷,我就进去喊伯伯,我说伯伯,外面有个老和尚老在那里敲,他从腰里一掏,掏出来3个铜板给他去了。把铜板给他,他说不要钱,我又把铜板拿回去。大伯一看,不对,赶快起来,他睡在书房里那个草堆上了。一看,哎呀邓老伯,赶快进来,你怎么敲呢,不能进来嘛。他说我害怕你不认我。

邓桂兰:后来就讲了,一家人完了,没有了,他说我们待不下去了,他说你在这里好好的。我不是姓戴嘛,他说你长大了一定还是姓邓,这是我爷爷关照我的。不能调皮,一定按照你父亲以后总要得到这个好的消息。他讲要姓邓,一定要姓邓,不能姓戴。我们家没人了,就剩你一个人了。我跟你奶奶活不长的,我们会保佑你的,这是我爷爷关照我的。六岁,那时候还不懂事,光点头答应。

主持人:还有您作为烈士的后代您觉得是否与其他人有不同的地方?您对自己和子女是不是要求更高一些?

邓桂兰:就是心里觉得父亲死了,为人民,为国家,那个时候还不懂,共产党是干什么,就晓得是为了人民,为劳苦大众,推翻三座大山。我们从解放,我妈就到雨花台去了。

邓桂兰:我们对父亲有认识,我父亲受这个罪也是为国家,我们对父亲还是拥护的。为革命,总要牺牲。我长大以后,没解放的时候,他们不提,不讲,不准讲,也没有人跟我讲。有时候我舅舅走路没有人,40里路,没有人的地方,有时候讲故事,讲到这个问题,没有讲共产党什么,他就讲故事给你听,我大舅他也拥护共产党。从前没有跟国家伸手要过一分钱,那时候我们5个小孩子读书,下关那个当官的,他说来,他说大姐,是不是我们弄两个钱给你当学费,我说不用。我说现在我这个生活虽然不是富裕,能过得去,我安排好。我几个小孩到上学的时候,书本费都交,一个一个交学费。大儿子读中学了,中学费一下子13块,一下都交了。没跟国家要过一分钱,这么困难,也没跟国家要,这么困难,也没想过。那国家,下关区还是老来问我,问我要这个要那个,我说不要,什么都不要,国家也在困难当中。我说比我困难的人还有,我说你给那些人,我能过得去,我爱人在铁路上做装运工,那毕竟能过好这个生活。

邓桂兰:我们小孩还是很好的,在哪块工作都很好的,都不要求什么。解放以后,我女儿那时候小,她婆婆带着她上雨花台,后来我要有工夫,我也上雨花台。这个是祖宗,心里总归是要纪念。

[责任编辑:王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邓定海烈士之女回忆父亲:革命是为了人民和国家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90702/10/wemedia/3fd131c52af6329e9ca0c866d954ad6ca2af6b80_size347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