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成贻宾侄子回忆叔叔:他是我们全家的旗帜


来源:凤凰网江苏

自动播放

成贻宾(1927-1949),江苏宝应人。1947年考入中央大学。1949年4月1日参加学生游行示威,被特务殴打,身受重伤,4月19日牺牲。

成贻宾(1927-1949),江苏宝应人。1947年考入中央大学。1949年4月1日参加学生游行示威,被特务殴打,身受重伤,4月19日牺牲。

生逢乱世 以读书滋养心灵

主持人:成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个成贻宾烈士小的时候家庭情况是怎么样的,他有几个兄弟姐妹?他的家庭条件怎样?

成文:从我们现在整理的资料看来,他的父亲是个独子,他的兄弟姐妹纯留下的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连他就四个人。为什么要从他的父亲讲起呢,成贻宾我的祖父,他本来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但是后来按照他妈妈的愿望呢,后来走上了读书这条路,不是以金银田地、不是以地主为生,是以教育、自己当老师作为自己生活主要来源。这个后来就逐步的影响到我们这个家庭。成贻宾的大哥是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成贻宾的二哥,就是我爸爸,是中央大学毕业的,他的姐姐是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的,他自己也是中央大学的,就是我们这个家族整个是一个书香门第,这个对成贻宾的影响是很巨大的,所以从我祖父讲起。他本来小时候,根据亲属们的介绍,他小时候很聪明,一直都很受大家的喜欢,天资很高。但是他从小的时候,他是1927年出生的,1949年牺牲的,这个年龄段刚好是我们国家战乱的时候,战乱的年代,所以他一生当中受战争影响很大,所以他虽然天资很聪明,但是到处漂泊,一会在家乡宝应的氾水镇上的小学,然后跟着我爷爷到如皋,我爷爷到如皋去教书,他就跟他到如皋,然后又回到宝应,回到宝应上县中,又跟着我爸爸到南京一段时间,鬼子打过来,1937年,日本鬼子占领了宝应,他们后来又回到宝应,这样就是到处颠沛流离,所以给他三方面的影响:一个就是他本来的天资很聪明,现在从亲属当中的介绍;还有个就是教育世家的背景;再一个就是当时战乱的时代,这个三方面给他的影响,小时候大致就这样。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了,他这个家庭情况是书香门第,按说家庭条件来说。

成文:他的家庭条件本来是很好的,因为我祖父他是独子,独子按照当时封建家族的一个传统,他可以兼祧,兼祧的意思就是什么呢,就是我爷爷的父亲的财产遗传给他,他叔叔的财产也要给他,独子嘛,不像现在独子都是只继承父母的,以前不是这样,以前独子是一个家族的独子,不是父母的独子,一个家族的财产都要给他,所以我们的家庭还是很殷实的,有田产、有资产。但是这里面有个什么情况呢,就是我爷爷的父亲非常开明,我爷爷7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去世了,去世以后就留下了一个遗言,就是要我爷爷要读书。

成文:我爷爷在1956年的时候,解放以后了,写了一个自传,当时政府要求的每个人都要写自传,他写个自传就是说他在18岁的时候,他因为家庭,因为父亲早就去世了,就一个妈妈,就是家里生活逐步的就困难了,他就想不上学了,不读书了,但是他的妈妈不肯,他妈妈就说你爸爸有遗言的,要你一定要继承书香。后来我找到这一份他的自传了,他自传上有的。他后来就到两淮师范学院去读书,后来又到镇江什么一个理化培训,不停的读书,然后就去当老师,他实际上不是受资助来过日子的,主要就是靠自己的工资生活,但是他是一个地主家庭。后来他们弟兄姊妹几个全上大学去了,学费是很高昂的,拿什么负担呢,我爷爷最后决定卖田读书,所以我爷爷和我的太爷爷是非常开明的。当时人家都是买田进来,都是家有良田千亩,是这个观念,但是我爷爷他们不是这个观念,就是读书,宁可卖田。当时在我们镇上,他是属于败家子,有这种说法的。

成文:前几年,宝应县党史办在写一本书,《成贻宾传》,这可能是根据省党史办要求的,后来稿子差不多了以后,就邀请我过去参加他们的审稿,我看到他们的稿子以后,大家互相交流,就谈到这样一段历史,宝应党史办的人就讲了,很感慨的讲了,这种情况不仅在氾水镇是独一家,在宝应县都是唯一的,所有的孩子都上大学去,而且是用卖田这种方式,所以到最后解放的时候,我爷爷的成分,当时苏北解放的早,它不是1949年解放的,解放去的时候划成分,我爷爷划的是破落地主。

主持人:因为他田都卖掉了。

成文:卖掉了,都卖掉了。所以他不是地主,他是破落地主,这个破落怎么来的,就是供给孩子们读书去了。

主持人:那当时成贻宾有一度辍学,辍学了以后,后来自己又去参加考试,他中学有过辍学的,后来参加考试报考了三所学校都被录取了,中央大学、英士大学以及清华大学,当时清华大学还给了他一年的奖学金。

成文:保留学籍、保留奖学金。

主持人:但当时他是不是因为路费的问题?

成文:我婶婶,就是彭毓芬,长沙的那个彭毓芬,她给你们写了一个永恒的怀念,那上头讲了是因为没有路费,没有路费,没有到清华,如果他到清华去了的话,他跟朱镕基应该是同一届的。

主持人:就是周小梅的妈妈?

成文:周小梅的妈妈。

主持人:就是他的未婚妻。

成文:他们订婚了,没有结婚,订婚了,我们都是把她看成自己的婶婶。

主持人:后来是不是就是因为家里面把这些田全部卖掉了,供他们读书,所以家一度破落下去了?

成文:对,这主要靠我爷爷教书的收入了。

主持人:比较微薄。

成文:后来我爷爷的腿不好,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糖尿病。

主持人:当时是不是医疗条件(不好)?

成文:当然了,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后来他就这个脚不能走路了,不能走路就不能上班了。

主持人:那就没有收入来源了。

成文:后来他也搞了一些磨坊,但是他是一个读书人,他又不善于经营,后来磨坊也就倒闭了。所以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主要就是靠卖田,所以我这个叔叔上学的时候也困难了。我材料上有,就是他写给我爸爸的信,他就请我爸爸,用我爸爸的工资,拿出15%来,给他们两个人,因为还有彭毓芬,他也负担彭毓芬的。彭毓芬考的是公立的学校,公立学校是公费的,不要费用的,但是毕竟还要生活费用,这个生活费用就是我叔叔承担的。

主持人:也是成贻宾承担的?

成文:承担的。所以他就请我爸爸用工资的15%给他,他再跟我爷爷要一部分钱,跟我大伯,我大伯当时在重庆,不在这边。为什么成材不了解这个情况呢,他们在重庆。

主持人:是的,当时在1949年的时候,您在南京,是吗?

成文:我在镇江,我姑妈在南京。

主持人:就是成贻宾的姐姐?姐姐在南京,当时成材不在南京?

成文:成材他们在重庆,大伯、大哥全在重庆。

主持人:那就是后来在成贻宾牺牲之后,大伯把成材过继给成贻宾?

成文:补办了一个手续。

主持人:那他上了中学以后到南京,到南京上学了他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成文:到南京大概上的时间不长,后来在南京上了一段时间又回到宝应,宝应县中,主要在宝应县中读的中学,但是后来到南京有一段时间你刚才讲的失学,辍学,辍学了他实际上找到工作了。

成文:他在南京工作的单位,好像我们的亲属都在回避,没有人把它说清楚。

主持人:听说是在南京的机关里面。

成文:这个机关实际上是美军的一个机关,美国人当时支持蒋介石,那么在南京办了一些机构,他在里面上班,挣钱。那么在这里面他是有服装的,有服装有一些用具的,后来我在我叔叔给我爸爸的信里面看出来了,这个是青年军的军装,或者是美军的军装。

主持人:您父亲看出来了?

成文:不,他自己讲的。他在学校里面,后来上大学了,他也没什么服装,就把这个服装穿去了,穿去了以后班上同学就跟他不来往了,认为他是青年军的,实际上是美军的。因为我们家里头以前我看到一个调羹,上面就是USA,是美军的东西,还有一条军毯。军毯好像没有给你们,军装后来好像是给了你们雨花台的。我们以前因为跟美国的关系,大家都回避,实际上那个时候他就是要吃饭。

主持人:他只是为了去挣钱。

成文:就是为了生活,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因为以前“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些事都是忌讳的事情,我们就没有提这一段。我后来看出来了,他说青年军的军装,他们不理我,我也不理他们,因为他自己,他并不是国民党的人,他很坦然,所以他把这个在信里面讲了,给我爸爸的信里面讲了。而且他讲了我爷爷给他多少钱,他自己是怎么用的,衣裳多少钱,饭是多少钱,彭毓芬多少钱,他都报账的。这些都不是我现在捏造的,都是有凭有据的,我都找到了,整理出来了。

主持人:我刚才听您说您家族里面也有人考上了中央大学?

成文:我爸爸。

主持人:您爸爸也是?

成文:我爸爸是文科,成贻宾是工科。

主持人:是不是也因为说您爸爸在这儿,他也选择了这个学校呢?

成文:这个说法倒没有,但是有一种说法说因为彭毓芬在南京。

主持人:为了爱情?他在进入大学以后,他是不是写了一个新生十大信条?

成文:这个新生十大信条好像不是大学里面写的,好像是中学里面。

主持人:也就是在给彭毓芬的信当中。

成文:这个应该是彭毓芬给你们的,不是我们给的,我没看过这个东西,后来才从网上看到的。我们是后来知道的,在网上看到的。

成文: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确定很早,我看的材料上是1942年。1942年什么概念,1942年我爸爸妈妈还没结婚呢。

主持人:那时候成贻宾才15岁。

成文:他都订婚了,在我们氾水镇,这个后来我考证过的。因为彭毓芬的一个表姐,跟我们老家是邻居,这表姐现在可能还在,差不多100岁了,在镇江。彭毓芬的妈妈就带着彭毓芬投靠她,投靠她们家,投靠她的表姐家,两个人等于是邻居了。彭毓芬小时候很苦的,她妈妈是靠洗衣服过日子,原来是宝应县城的,就是因为生活艰难,到了氾水镇,就靠洗衣服过日子。我叔叔那时候在氾水镇上学,所以他们天天门口都认识的。

主持人:那也就是说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不是通过谁介绍的?

成文:不是不是,两个人自由恋爱。

主持人:有这种感情基础。

成文:对。

主持人:在那个时候挺难得的。

成文:后来我爷爷奶奶就给他们做主就订了婚。这个是很早了,在我爸爸妈妈之前了,就订了。

红色基因和开明思想使其走上革命道路

主持人:那他在进了大学以后,在多种思潮的影响之下,他为什么就选择走这条革命的道路呢?

成文:这个我想是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们这个家族读书为本,那么他的思想是比较开明的,我的大伯,他(成贻宾)的大哥,是正宗的共产党人。

主持人:是不是也受大哥的影响?

成文:这个应该有的,应该有这个家族的影响。大哥是1925年的共产党员,或者是国民党员。

主持人:大哥是多大岁数?比成贻宾大几岁?

成文:大不少。

主持人:成贻宾是1927年的。

成文:要大十多岁。1927年的时候我叔叔才出生,1925年的时候我大伯就已经是共产党了,是谁发展的?是恽代英。

主持人:也是我们雨花英烈。

成文:对啊。恽代英到苏北、到扬州,到扬州去,他是国民党左派,恽代英那时候的面貌不是共产党,他是共产党,但他的面貌是国民党,左派。

主持人:国共合作那个时候。

成文:对,国共合作。那么我大伯在扬州上学,扬州中学上学,他那个时候就发展了。这个事是后来宝应党史办到扬州党史办去查的,这个都是有史料的。

主持人:就是确定下来成贻宾的哥哥,您的大伯是恽代英发展成为共产党的?

成文:国民党左派,实际上就是共产党了。那么在他后来到上海去上大学,是孙传芳,当时的国民党军阀通缉他,后来他们跑掉了。跑掉了以后就失去了组织关系,后来他就等于脱党了,但是不是他自己脱党,没有办法,逃掉了,追捕。

成文:本身我们这个家族就有革命的传统、基因,所以他应该是受到这个影响的。而且1927年到1949年是我们国家最动乱的时候,他看了,而且苏北不仅有日本人、有国民党、还有新四军,是新四军的根据地。而且1945年鬼子投降以后,就在8月15号,投降以后,宝应县城很快就给新四军给攻下来了,就占领了。宝应党史办跟我介绍了历史背景,成贻宾在宝应一中读书的时候,也就是新四军、国民党和日本人互相搏斗的时候,博弈的时候。所以国民党力量不是很强,主要是新四军跟日本人。所以新四军在那里搞了一些什么活动,就在成贻宾的眼皮底下做的。

主持人:他也是受这种影响。

成文:鬼子1939年占领了宝应县城以后,宝应县中就迁到乡下去了,这个乡下就是新四军的地盘,所以他对共产党是了解的,他不是书上听来的,他是亲眼所见的,这个宝应党史办跟我介绍的很详细。

主持人:所以对他在上学以后参与革命、活动都有影响的。之后在1949年的4月1日,我们都知道四一惨案发生了,那么当时这个惨案的情况您知道吗?您当时是在?

成文:我在镇江,我两岁,我肯定是不知道的。但是后来我爸爸(叔叔)的这些遗物全到了我们这儿,到了之后我就看到了,包括那些“四一”的纪念册、回忆的文章、我爷爷在大会上的讲话、照片,我们现在还保存了一部分。所以我接触很早的,对“四一”的了解还是有一些的,但是主要的史料你们雨花台应该是很详细的。

成文:是地下党领导的这场运动。

主持人:然后他们学生参与了?

成文:对,他是外围组织,他不是共产党,他也不是共青团,他是地下党领导的一个外围组织,里面的一个青年团队,他是里面的一个积极分子。

主持人:成贻宾在牺牲之后对你们家庭有什么影响吗?

成文:应该说影响很大、很巨大。比如我从一件小事来讲,他牺牲以后我爷爷奶奶还在,他是1949年牺牲的,我爷爷奶奶是1959年去世的,那么我跟他们一直生活的,每逢过年过节,以前房子不像现在的房子,以前房子都有院子的,在院子里摆一些条案、桌子,摆一些祭品、供物,奶奶教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我们小的给叔叔磕头,第一件事就是这个事情,我们书本就是叫三爷,第一件事就是给三爷磕头,祭祖的第一件事,所以这个给我们印象就很深。而且就是说,我们小时候,叔叔牺牲以后,国民党还没走,4月1号发生的事情,到19号他牺牲的,23号解放的,那么国民党有一笔抚恤金的。我看到的就是一个小金块,那小金块大概1959年困难的时候我奶奶带我到银行里去,把它兑换成人民币的,所以我印象很深。等于就是我奶奶的命根子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可能拿出来的。但是我跟她去的我知道,经常看到我奶奶晚上都是哭,我那个叔叔很讨喜的。

主持人:长得也很帅。

成文:对对对,照片你也看到了。

成文:很讨喜。我妈妈经常跟我们讲,你家里面最会说话的人就是你三叔。

主持人:又会说话。

成文:会说话。她说一句话把人说的跳起来,一句话把人说的笑起来,你叔叔是专门把人家说的笑起来的。

主持人:情商很高,很讨人喜欢。

成文:在我们的家族里面,他肯定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们的旗帜,我们一直是围绕他洁身自好,我们家没有一个人贪污、腐败、坐牢,没有一个,大家都是很勤勤恳恳的工作,包括妹婿、弟媳妇,每年都是把他摆在心上的,他是我们家的一个旗帜。

[责任编辑:王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成贻宾侄子回忆叔叔:他是我们全家的旗帜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90702/10/wemedia/3ad24993967338917da5f9faaa836350dbbea015_size279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