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苏金海:临习古玺印是必由之路


来源:扬子晚报

中国古玺印源远流长,已有数千年的发展史。虽为方寸之地,却包括史地、官制、姓氏、哲学、文学、文字等文化内涵和铸造、铭刻、雕塑等工艺,集实用、艺术于一身,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精粹之一。

苏老师,现在印学界有一些声音说学篆刻未必要临摹古印,您从事篆刻艺术创作和研究近半个世纪,怎么看待这种声音?

苏金海(以下简称苏):我始终认为临习古玺印是通向成功的必由之路。中国古玺印源远流长,已有数千年的发展史。虽为方寸之地,却包括史地、官制、姓氏、哲学、文学、文字等文化内涵和铸造、铭刻、雕塑等工艺,集实用、艺术于一身,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精粹之一。此外,古玺印(先秦古玺及秦汉印)也是篆刻爱好者技法训练和创作借鉴的珍贵范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临习古玺印,实为篆刻爱好者通向成功的必由之路。诚然,当代印坛确有少数篆刻名家未曾临习古玺印或极少临习古玺印,最后也取得了较大成就。但我认为,这只是一种特殊现象,他们的经验不可复制,也不具有普遍性。据我了解,他们中的有些人踏入艺坛并不是从篆刻起步,而是从书法或国画开始。他们在各自专业取得了一定成就和影响后再涉足篆刻领域,凭藉自身的专业特长、超强的领悟能力和诸多平台优势,其名声在篆刻界迅速攀升,有些人甚至还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因此,这些篆刻名家的经验只能参考而不能模仿。

苏老师,您认为当下印人和清代至民国期间的印人相比,哪方面是比较缺失的?

苏:我认为差距主要在对“篆法”的研究方面。篆法是篆刻艺术的基础,这是早已被许多前辈印人所证明了的成功经验。因此印人须下苦功,倾力打造,否则将一事无成。篆法涵盖识篆、写篆、用篆三项内容。我们可从篆法中,检视印人鉴别、书写和应用古文字的驾驭能力。换言之,印人对篆法研究和掌握程度的深浅,将决定其今后的创作走向与成就高下。近年来有少数印学理论家和篆刻名家,在他们的论著和一些讲学活动中,发表他们所认为的篆刻作者不需在篆书上多花功夫,篆书好并不代表篆刻水平就会高的观点。按照这种观点,从事篆刻的学习和创作,可以不习篆书、不研究古文字,我以为这是一种偏见,大家切不可轻信,须知有些传统是不能随意“颠覆”的。

乙亥大吉

在全国篆刻展赛中,江苏中青年印家的作品虽然也广获好评,但未产生像许雄志、王丹、魏杰、范正红、戴武等影响一方、享誉全国的领军人物,您能谈谈其中的原因吗?

苏:数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江苏中青年篆刻创作蠡评》的文章,在结尾部分也谈过对江苏篆刻尤其是对60后印家群的反思。我在那篇文章中分析江苏缺乏领军人物的原因有两点:1、在高校、书画院等单位供职的专业人士不愿主攻篆刻,而身处“民间”的精英人士又不能进入专业单位继续发展;2、创作实力尚未达到应有的高度。现在看来这个分析不够全面,还应当再增加一点:前辈印家优势显著,一时难以超越。许、王、魏、范、戴等人所在省份的前辈印家实力相对较弱,故尔他们可以大显身手,异军突起。当然,江苏中青年印家之所以未能占据全国印坛的高位,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技不如人。不过,我对江苏印坛的前景还是很有信心的。前不久刚公布的全国第八届篆刻展的名单,江苏入展21人,排名仅次于浙江、河南、河北与山东(并列),名列第四。陈百舸、王肇凡、陈维、陆晨辉、李宝东等一批70、80、90后印坛新秀脱颖而出。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