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陵制造局清末创办 抗日战争时期曾西迁重庆


来源:南京晨报

金陵制造局于清同治四年1865年开办,被誉为“中国民族军事工业的摇篮”。它作为中国大机器工业的发源地,现存于南京晨光集团的主要是当年的厂房建筑、图片和一些实物档案。

复建的金陵制造局大门

1871年的金陵制造局

1889年,金陵机器制造局全貌

1935年改建前的厂区外景

20世纪30年代,金陵兵工厂大门

李鸿章等参观马克沁机枪试射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第二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共42个项目,其中位于南京市秦淮区中华门的金陵机器制造局榜上有名。

金陵制造局于清同治四年1865年开办,被誉为“中国民族军事工业的摇篮”。它作为中国大机器工业的发源地,现存于南京晨光集团的主要是当年的厂房建筑、图片和一些实物档案。由于历史的原因,金陵制造局的档案资料分别存放于两岸,抗战期间金陵兵工厂西迁于重庆,改名兵工署第二十一工厂,档案(包括部分金陵兵工厂时期的材料)现存于重庆市档案馆,第二十一工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发展成为现在的长安集团。而60兵工厂因为1948年底奉命迁往台湾高雄,这部分档案材料分别存于台湾、南京,60兵工厂1976年改名为205厂,是台湾地区最主要的轻兵器生产重心。金陵制造局衍生出的三家企业都是重要的军工企业,在中国军事工业的历史上都曾书写下辉煌的一页。

废墟上建立起的辉煌

南京市档案馆馆藏的清代史料清晰记载着金陵机器局的创办过程,1865年,李鸿章将马格里主持的苏州洋炮局迁至南京,在聚宝门(今中华门)外扫帚巷东首西天寺的废墟上,重新建造厂房,办起了金陵机器局,简称宁局。后来,金陵机器局不断扩充,渐渐地扩占了临近西天寺的报恩寺。

因为马格里是英国人的关系,厂区式样及格局参照了英国的工业建筑风格。而厂房里的设备则是从欧洲各国引进,是当时世界上第一流的。1865年10月30日破土动工,至1866年8月竣工。直隶州知州刘佐禹担任金陵制造局的第一任总办,李鸿章于9月奏请给英人马格里三品顶戴,道员虚衔以资奖励,聘为督办。常年额定经费银10万两,其中江南海关拨解制造二成洋税银五万两,江南筹防局拨银三万两,扬州淮军收支局拨银二万两。开工之时,有员工役夫、匠目、亲兵约四百人。

“金陵机器局”在李鸿章的格外关照下,规模不断扩大。1870年建立火箭分局,1872年建立试造火药局,同年提出增加各种设备和扩充制造的计划,其中包括增制火箭与水雷。1873年,马格里受命赴欧洲,于1874年从英国、德国和瑞士购回一批机器,进行安装使用。这是宁局建成后进行的第一次扩充,使制造能力提高一步,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874年,制造出三尺喷筒,用火药发射的火箭1000支。1877年,机器局增设水雷局,“招募艺童,学习洋文洋语”。第二年,挑选了八人赴天津教练水雷局学习。这样,机器局的规模包括有机器厂三家,以及翻砂、熟铁、木作各工厂还有火箭局、火箭分局、洋药局、水雷局等。

1879年2月,宁局接收乌龙山炮台机器局。接收后,由宁局承担江防炮台军火制造任务。1881年,为供给江防各炮台及留防各营充足的洋火药,继任两江总督刘坤一奏请在金陵机器局内添设一个洋火药局。火药局自1882年动工,到1884年建成,当即投入生产。全部建厂费用约银18万两,常年经费为4万两,到1886年增为5.2万两。

徐建寅对金陵机器局在军事技术上的改革作出重大贡献。徐建寅怀着一颗强国之心,“夙夜勤勉,始终不倦”,先后在制造局成功开创了炼钢、铸钢等多项“中国第一”,并成功研制新式后膛抬枪。中法战争后,清政府要整饬各省机器制造,新任两江总督曾国荃奏准扩充金陵机器局,增添了价值约10万两银子,从美国购进机器50多台,进行扩建,并奏准每年增拨经费5万两,使该局能“放手制造”。扩建工程于1887年竣工,宁局又得到一次较大的扩充。至此,金陵机器局已成为一个拥有工人近千人,设备较好,规模仅次于江南制造总局的大型军工企业。

金陵制造局通过技术引进与仿制进行集成创新,使中国的火器等军事技术有了重大突破,创造了诸多中国第一,在中国军事工业的发展历史上留下的这段灿烂和辉煌永远铭刻在各种档案史料中。

兵工厂的历史变迁

民国时期金陵制造局先后更名为金陵兵工厂、21兵工厂、60兵工厂,这一时期对工厂做出巨大贡献的是李承干,他的厂长任期为1931年至1947年,从已被披露的诸多史料中得知,这16年是金陵兵工厂最艰辛的16年。

现存的档案也反映了金陵制造局在民国初年的衰落,清政府被推翻后,民国政府接管金陵制造局,由于军阀混战,机器局拨款锐减,规模缩小,工人只剩下三四百人,军火产量也远远落后于其他兵工厂。1932年,李承干被破格提拔任金陵兵工厂的厂长后,针对当时厂内工人纪律松弛,管理层贪污成风,生产不正的混乱和落后状态,着手整顿厂纪,改革管理,还平山填塘,扩建厂房,把一个原先已经是奄奄一息的老兵工企业,在几年间改变面貌,焕发出青春活力,成为一个生产门类比较齐全、组织机构比较完备、设备逐渐更新的现代化的兵工企业和当时中国最重要的兵工生产基地之一。

1934年时用节余公款200余万元将厂房翻新,增购机器设备,分两次征地扩建,第一次征地79市亩,第二次征地144市亩,征地之后,实行公开招标建筑。为避免外国人注目,不登报招标,只在市内贴出“金陵兵工厂招标通告”。在南京市档案馆保存的《市政公报》和南京特别市工务局的档案中可以找到此次大规模扩建的记录:1935年6月初发出通告,6月20日开标。土方工程由窦永记得标、附属工程由协记得标……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8月16日,金陵兵工厂首次遭到日机轰炸,11月12日,上海失守。11月16日,军政部兵工署命令金陵兵工厂分水陆两路西迁重庆。抗战期间的档案史料真实记录了当年工厂西迁发展的艰难历程。接到西迁命令后职工废寝忘食拆卸机器设备,不到半月,就将全厂五千余吨的机料、器材物资装箱完毕,用火车、汽车、轮船、木船多路齐发,分头运往汉口后转往重庆。1937年12月1日这一天,南京城的攻守战役迫在眉睫,李承干洒泪告别他苦心经营了10年的金陵兵工厂,临行时喃喃地说:“南京!我们还要回来的。”随后,李承干夜以继日地忙着领导职工以最快速度完成金陵兵工厂(后更名为军政部兵工署第二十一工厂)的西迁,并在所有迁川工厂中率先复工生产。这样大型的企业在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整地迁往内地,在当时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为了褒奖李承干在战时兵工生产方面的杰出成就,自1939年至1944年,国民政府曾先后为李承干颁发四枚奖章和勋章,蒋介石还亲自予以条谕嘉奖。

据档案统计,抗战期间二十一兵工厂生产的主要产品及产量为:马克沁重机枪18068挺;捷克式轻机枪10151挺;步枪293364支;82迫击炮7611门;82迫击炮弹321万颗,82黄磷弹17万颗;黄磷手榴弹31万颗,炸药包206万个。此外还有其他十多种轻武器和大批弹药。其轻武器的产量占全国兵工企业武器总产量的一半。

1946年3月,京沪区兵工厂接收处在各地接收完毕,原金陵兵工厂暂定为二十一厂南京分厂,由孙学斌出任分厂厂长。1946年改称60兵工厂,晨光集团档案馆现存大量60兵工厂和南京解放时期接收工厂的档案资料如生产武器、设备、机器设备清册及人员名册等。i948年底,当时的国民政府将60兵工厂搬迁台湾高雄,只留下无法搬走的厂房和少量破旧机器设备。这个古老的兵工厂几度迁徙,历尽沧桑,已是一派凄凉景象。档案中披露当年60厂的主要机器设备于1948年11月间从上海迁往台湾高雄市。在一份人员花名册中记录迁台的人员共1690人,其中职员247人,工人1392人,兵夫70人,眷属4153人。不愿前往台湾的,每人发两个月薪水资遣。后来1976年改名为205厂,是台湾最主要的轻兵器生产重心。

翻开了新的一页

1949年,南京解放,第二野战军部队接管了南京60兵工厂,更名华东军械总厂,后更名国营307厂、国营晨光机器厂。1996年更名为南京晨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如今,金陵机器制造局原址已经变身为“南京晨光1865科技创意产业园”,整个园区内部及周边地区人文历史景观丰富,将依托航天品牌和科技力量,将1865园区打造成为国内知名的融科技、文化、商业、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时尚消费、创意产业中心和时尚地。古老的金陵机器制造局,翻开了历史上新的一页。

[责任编辑:李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