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你以为八大山人只会画画?他还是一位篆刻能手


来源:扬子晚报

提到八大山人,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那些白眼向青天的鱼鸟走兽,但你若认为他只会画画就错了,你可能想不到,他还是一位篆刻能手。

八大白眼向青天

提到八大山人,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那些白眼向青天的鱼鸟走兽,但你若认为他只会画画就错了,你可能想不到,他还是一位篆刻能手。

据收藏家郭若愚先生推断,八大山人的自用印多为自己所刻。他的印章古朴茂美,分朱布白疏密参差、独具匠心,其印文含义深刻,不易辨识,在结字上饶有奇致,他的很多印章和其身世、经历也有密切的关系。

十二岁时,他画过菡萏一枝,在池中半开,横斜水面,生意勃然挂在堂上,有清风徐来时便会盈香满室。

少年时的他,满腔热血,一心想通过科举考试,用真才实学报效国家,他放弃爵位,以布衣身份应试,十五岁便考取了秀才,赢得了族人和师长的称赞。

然而在二十岁时,国破家亡,他隐姓埋名遁迹空门,孤寂郁愤,他执笔泼墨寄情山水,“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

五十五岁癫狂大作,撕裂僧衣,一把火将其化为灰烬,愤然徒步二百里地,回到他那心心念念的故乡,他奔跑着、跳跃着、哭着、笑着、唱着、喊着。

仿佛像是在荒漠中被囚禁了很久,在与甘泉触碰的一刹那,他自由了,放下了,疯狂过后,他蓄发还俗,娶妻生子,生活又回到了原点。

这之后,他开始自号“个山驴”,“吾为僧矣,何不以驴名?”,并刻一“技止此耳”印,明明白白告诉世人,此驴者,笨驴也,黔驴技穷也。

一六八四年,朱耷五十九岁,他自号八大山人,这是他用的最久的名号,八大山人的印章也不少,有些印章还形似木屐,这是放下一切之后的顶天立地。

在八大山人的身上,散发着孤独者的光芒,在八大山人的画中蕴含着繁华、饱满的孤寂美,在八大山人的印中,传达着豁达、清高的人生态度,虽然他传世的印章不多,篆刻水平也无法与当时一流印人相提并论,但是他的自用印还是不乏精品之作,让人回味无穷,不知道各位印友,看完这些印都是什么感受呢?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