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0年大江南北跨越发展:长江江苏段上的那些大桥


来源:交汇点

半个世纪前,望长江天堑兴叹的局面,因1968年12月29日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竣工通车而改变。时隔50年的同一天,封闭维修的大桥公路桥恢复通车,一天车流量即达8.4万辆。过江,是江苏社会经济发展头等大事。长江江苏段全长432.5公里,把江苏南北划分,流经南京至苏州8个设区市,这是一条全国重要的经济走廊。

半个世纪前,望长江天堑兴叹的局面,因1968年12月29日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竣工通车而改变。时隔50年的同一天,封闭维修的大桥公路桥恢复通车,一天车流量即达8.4万辆。过江,是江苏社会经济发展头等大事。长江江苏段全长432.5公里,把江苏南北划分,流经南京至苏州8个设区市,这是一条全国重要的经济走廊。长江上那些耀眼雄伟的大桥们,是南北沟通、融合发展的关键纽带,几十年来,推动着大江两岸风貌更新。目前,长江江苏段已建成跨江通道14座,在建有南京长江五桥、沪通大桥、五峰山大桥等6个项目。时间翻篇到2019年初,常泰与龙潭过江大桥即将开工。全省过江通道建设如火如荼。

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

桥上能走更多车,桥下可过更大船

元旦前夕,历时27个月封闭维修的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刚恢复开通,就迎来潮水般车流。作为新中国第一座自主设计建造的双层公铁两用桥,打通长江天堑的交通枢纽,屹立半个世纪之久,早已深度融入城市发展脉搏。

跨江发展,催生一座座桥梁飞架南北。

20年前,江苏境内跨越长江南北的第二座大桥江阴大桥横空出世,一举打通京沪高速主干线上的跨江“咽喉”。中设设计集团桥梁总工程师韩大章说,江阴大桥是我国首座跨径超千米的特大型钢箱梁悬索桥。今天蓦然回首,江阴大桥开通后,对南北发展贡献堪称杰出。

“江苏地处长江下游,江面宽,通航要求高,长江上最复杂、规模最大的桥梁都在此地。”韩大章自豪地说,江苏桥梁代表中国桥梁的建设水平,创造“世界之最”是常态。

南京长江四桥

“中国第一大跨径的组合型桥梁”润扬大桥,2005年4月通车;同年10月,“世界第一座弧线形钢塔斜拉桥”南京长江三桥建成通车。

11年前,代表当时世界建桥技术最高水平的“世界第一斜拉桥”苏通大桥通车,引来全球瞩目。中铁大桥局四公司总工程师刘俊说,其主跨跨径达到1088米,以及主塔高度等创当时4项斜拉桥世界第一。该桥是中国由“桥梁建设大国”向“桥梁建设强国”转变的标志性建筑,也让南通摇身一变成为“北上海”。

7年前,“世界跨径最大的三塔悬索大桥”泰州大桥建成通车,江苏沿江八市实现“市市有跨江大桥”。韩大章谈及泰州大桥三个“最”:世界跨径最大的三塔悬索大桥、国内最大的水中沉井基础、最先采用人字形钢塔。

须臾10年时光,江苏境内就有近10座跨江大桥腾跃南北。跨江通道建设的大发展,显著加快了跨江融合发展步伐。省发改委基础产业处处长金剑平认为,桥梁越来越高,桥上能通行更多车辆,桥下能通过更大货轮,这是经济飞速发展最直观的体现。

中国桥梁看江苏,再刷新世界纪录

南京长江大桥主跨宽度120米。“现在,长江上的桥梁主跨基本在1000米左右,气势更雄伟。”韩大章说。

在建沪通长江大桥全长11072米,主跨1092米。

“这是目前国内最大跨度斜拉桥,也是世界上首座跨度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中铁大桥局四公司设计事业中心主任丁文军说,大桥设计为上层6车道高速公路,下层4线铁路。

沪通大桥南北两个主塔高达330米,为世界最高主塔。在北主塔成功封顶后,元旦前南主塔顺利合龙。

沪通桥长江大桥效果图

“沪通大桥工程规模之大、施工难度之高、科技创新之多,创造了世界桥梁和中国桥梁建设的多个之最,代表着当前中国乃至世界桥梁建设的最高水平。”中铁大桥局沪通长江大桥项目部二分部常务副经理顾惠明介绍,大桥工程所用钢材约48万吨,相当于12个“鸟巢”所用钢材。

以沪通大桥为咽喉的沪通铁路2020年建成后,将连接起鲁东、苏北与上海、苏南、浙东,贯通中国东部最便捷的铁路运输通道,对促进长三角地区产业布局调整,实现区域资源共享具有积极意义。

镇江五峰山长江大桥,是长江江苏段第三座公铁两用大桥。其主跨1092米,一跨过江,大气磅礴。

“作为连镇铁路跨越长江的关键工程,五峰山长江大桥是我国首座公铁两用悬索桥,同时也是世界上跨度最大、运行速度最快、运行荷载最大的公铁两用悬索桥。”刘俊介绍,其下层为4线高速铁路(预留两线);上层为双向8车道高速公路。其搭载的公路、铁路车道数量和重量,都分别远超过国际同类桥梁,刷新多项世界纪录。

就力学而言,高铁通行对“柔性结构”悬索桥的要求极高。中铁大桥局五峰山长江大桥项目部常务副指挥长陈明解释,长江在五峰山段江面宽度1000米,如果设计斜拉桥,其边跨势必很大,会造成资源浪费。

五峰山大桥变不可能为可能。陈明说,为保证大桥的稳固,在建设中,大桥主缆直径1.3米,为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大直径主缆,单根主缆拉力高达9万吨,足以吊起1.5艘满载的“辽宁”号航空母舰。

作为连淮扬镇铁路的控制性工程,五峰山大桥目前已进入钢梁架设崭新阶段。连淮扬镇铁路是连接鲁苏皖浙赣五省的铁路纵向大通道,2020年通车后,连云港至上海、至南京更加快捷。对“一带一路”建设和沿海开发战略的深入实施,意义非凡。

五峰山长江大桥效果图

跨江互联互通,发展“融为一体”

一座又一座跨江大桥,带动了相连城市、地区乃至整个长三角经济发展。

“跨江通道,最直接的作用是降低物流成本、提升物流效率,优化沿江产业布局、推动产业融合发展。”省社科院研究员蒋昭乙认为,过去江南江北发展不平衡的局面正被慢慢打破。

扮演着中国南北交通主动脉角色的南京长江大桥,50年来对南北经济的影响难以用数字衡量。韩大章说,整修后的长江大桥,在南京过江格局中将发挥重要作用,大桥的铁路货运功能至关重要,未来将助推南京成为长江中下游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中心。

南京长江二桥使纵贯华东至西南的沪蓉干线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贯通,直接打破南京固有城市格局,城镇布局、生产力布局获得质的优化。南京长江四桥通车后,城市大外环闭合,南京城市发展空间顿时“胖”了约5倍,仙林、东山、板桥、浦口、六合等都进入大环线,区域间交流更为便利。苏通大桥建成后,效应逐年显现,南通生产总值增幅跃居全省前列。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说,随着长江两岸的要素逐渐实现南北互通、无缝对接,两个区域正在更深层次参与区域产业分工乃至国际分工。

反观之,正是这种城市群一体化的发展导致沿江两岸城市之间的交通联系越发频繁,目前南京二桥、江阴大桥、苏通大桥等高速公路过江通道拥堵严重。

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实施,迫切需要进一步提升长江两岸互联互通水平,构建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构筑发展新格局、培育发展新动能提供支撑。

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陆永泉表示,为适应多方式过江需求,我省深化过江通道筹资、建设、运营管理体制改革研究,并着眼长远加快推进新一轮过江通道规划研究。目前正全面加快已列入国家规划的过江通道建设。预计2025年全省已建、在建过江通道将达到30座,届时将基本缓解过江交通瓶颈,跨江联系更加便捷顺畅,全面变隔江相望为跨江融合。

江苏跨江大桥又将迎来一个建设高潮。中设设计集团董事长杨卫东说,江苏段长江通道资源宝贵,桥梁也是城市的风景线,要处理好保护和开发、发展两者关系,取得平衡点。

[责任编辑:王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