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春秋战国时期 白起斩敌二十四万人一战成名


来源:山西晚报

人类文明的进程,是一个充满问题的过程,又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而解决问题的最高形式就是战争,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实际也是一部战争发展史。

人类文明的进程,是一个充满问题的过程,又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而解决问题的最高形式就是战争,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实际也是一部战争发展史。

在漫长的战争史上,涌现出一些名将帅才。他们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审时度势,信勇果敢,既能知己,又会知彼;尤其在冷兵器时代,凭借卓越的军事才能,创造着一场又一场战争奇迹,刷新人们对人类智慧的重新认识。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是群星最为璀璨的时期,也是用白骨蘸着鲜血书写而成的时期。

白起(?-公元前257年),战国时期秦国湄县人。相传其祖上为秦穆公时名将白乙丙的后人。自幼丧母,熟读兵书,深谙军政要事,少年从军,从最底层士兵做起,直至官拜大将,还未到而立之年。

秦国雄踞西部,觊觎中原。经过商鞅变法之后,军功与耕战是平民加官进阶最快的途径,这为白起的崛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公元前294年,白起与韩、魏联军作战,一举攻占韩国新城。第二年,白起斩敌二十四万人,杀魏主将犀武,俘虏主将公孙喜,夺取五座城邑。至此,一战成名!

以后,这位战神的人生进入开挂时期。从公元前291年至公元前273年,白起为秦国开拓了大半疆域。伴随着秦国开疆拓土的累累战果是他杀神之名的悄然形成。在攻打魏国过程中,白起斩敌十三万人,其中两万赵军被沉入黄河。

秦国统一中原的步伐从未停止,秦昭襄王在白起为他屡屡拔城下邑之后,发现历代君王的梦想似乎变得触手可及了。公元前262年,秦国出兵切断了上党与韩国的联系。

历史上的上党再具体一点说,就是以太行山为主,今山西长治一带的总称。春秋时期,韩、赵、魏三国同时在此设立自己的郡治,皆称上党,分别为韩上党,赵上党,魏上党。然而,到了战国晚期,上党既不属魏,也不属赵,更不归秦,仅是韩国北边的一个郡,冯亭是那里的一郡之守。

秦、赵谁先占有上党,谁就占有了战争的主动权。当然秦国更想占领它,拥有它就拥有了韩、赵、魏整个北方平原,意味着中原梦的开始。而赵国拥有它,能拒此与韩、魏共同拒敌,其成为赵国的一道峻绝天险,可以将秦国牢牢地锁在东进的旅程中。因此,秦国得上党,得中原,得天下;包括赵国在内的其他六国,无疑失上党,失中原,失天下。

在秦军强大凌厉的攻势下,焦头烂额的韩桓惠王无奈割孤悬的上党给秦以求和。可是上党郡守冯亭却在经过深入的考虑后,将上党十七城献给了赵国。秦国怒不可遏,一气攻下上党。上党失守,冯亭败走,遇到率军前来救援的廉颇。

廉颇(生卒年不祥)战国四大名将之一,以信勇果敢、作战经验丰富,鲜有败绩而闻名诸侯。

上党沦陷,廉颇选择了长平。秦、赵之间战争就在长平拉开。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战略性的选择,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狭义的长平,是指今山西省高平市西北长平村,为长平之战的中心地带;广义的长平,大体为高平城乡全境。而秦、赵长平之战主战场即包括以长平村为中心的丹河两岸南北三十余公里,东西十余公里的地区。

廉颇选择长平,首先,长平是上党郡乃至赵都邯郸西、南两面交通的咽喉之地和战略屏障。秦在与赵的角逐中,无论暂时先进攻上党抑或最终直指邯郸,不外有西、南两条山间孔道可走;也就是取乌岭(今山西翼城、沁水交界),空仓岭(今山西沁水、高平交界)一线的西路,或取羊肠坂、天井关(皆在山西晋城南)一线的南路。无论取西路还是南路,长平都是战略捷径,几乎无可替代,这就决定了廉颇只要有一支精锐之师固守长平,秦军就不能涉足上党,更不得接近邯郸。其次,长平本身是整个上党地区具有多重军事地理优势的战略要地。长平广四十余公里,袤三十余公里,略呈矩形,面积逾一千平方公里;地势东、西、北三面环山,状若箕形,由西北向东南倾斜;丹河与地势平行纵贯全境。长平地区以丘陵为主,山地次之,平川又次之;其主干河流为丹河(阳谷之水),与五大支流许河、东仓河、小东仓河、东大河、永禄河呈网状遍布全境,境内水资源丰富。这样的地理环境之于战争,可借山势依凭,借丘陵隐蔽,借河谷平川调度和运输,来保证后勤装备的供应。

显而易见,长平之势,便于固守,不宜强攻。廉颇至上党设防于长平的选择,不仅表现了老将军久经沙场老而弥坚的战争经验,也显示出了老将军老辣的人生与战略智慧。廉颇在长平金门山下,以丹河为依托,全力加固丹河防线;大狼山(大粮山)、韩王山两大制高点,鸟瞰数十里,敌我动静,一目了然。就这样,赵军利用所占据的有利地形,敌军围困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一度坚守数载,使急战求胜的秦军,一筹莫展,始终不能跨越丹河一步。这一对峙,就是三年的僵局。

这时,一位年轻的将军——赵括出场了。赵括(?-公元前260)他是名将赵奢的儿子,以熟背兵书而有名,他引经据典的演说甚至曾将其父赵奢驳得哑口无言,对当时各国的名将评首论足,不屑一顾。唯一发怵的便是秦国的武安君白起了。可在其父眼中,却始终认为不堪大用,用之必败。年轻的赵孝成王在秦国的反间计下起用了赵括,战争的格局悄然改变。

公元前260年,赵括取代廉颇,统领赵军四十万。他按自己的思想和方式对廉颇的军防全部进行了更改,将廉颇分散成星状的军垒合并成大营,并下达命令:秦兵若来,各兵都要奋勇争先,坚决予以还击;若胜,各兵都要奋勇追击,让秦军一兵一卒不得生还!

白起在帐内微微一笑,针对赵军的布防制定了“诈败、诱敌、围歼”的作战方针。

诱敌开始,初战告捷,赵括狂喜,率大军直逼秦军营前。白起派大将司马错、司马梗二人各领一万五千兵,从山间小道绕至赵军背后,彻底断绝赵国粮道;大将胡伤,率兵两万,屯于秦、赵两军交战的左侧,待赵军出垒攻秦,迅疾杀出,把赵军从中截为两半!大将蒙骜、王翦,二人各领轻骑五千,伺机接应,以待不测!

第二天,战争持续进行。短短数日内,白起与其部下风云雷电般完成了最初宏大的战略构想:大将胡伤率兵两万,由战略枢纽端氏(今河南沁阳)一带,溯秦川水河床,向东北至秦川源头的秋峪(今山西高平),直插仙公山(今山西高平、长子界山)敌后,沿赵军百里石长城北侧一带,向故关、马鞍壑方向包抄过去,将整个丹河一线倾巢出动的赵军后续部队断为两截。与此同时,大将军司马错、司马梗各领一万五千兵,沿小东仓河一线迅速穿插,而赵括的大本营和部队主力正设在此线以北的韩王山一带。这个绝对有力的穿插如楔进赵军咽喉的钢钉,不仅断绝了北线赵军主力部队的粮道,同时也断绝了南线与北线的联系。长平之战布局全面完成。

赵括从七月初坚持到九月初,四十六天的围困面临的首要问题是饥饿。死亡的阴云随时飘浮在四十多万赵军的头顶,突围是唯一的出路。赵括将部队分成四队,轮番向外突围,作生死最后一搏。长平大地上,烈马奔腾,战刀挥舞:嘶吼与尖叫,弓鸣与箭响,在不足一千平方公里的疆域展开。苍穹蔽日,鲜血迸溅,人仰马翻中,白起挽强弓,搭长箭,“嗖”地一声,长箭带着锐响,穿过喧嚣的战场,钉上赵括的额头。那个热血沸腾带着满腔抱负和雄心的年轻将军缓缓地倒下了。

长平之战在射向赵括的那一箭中定格,大幕徐徐落下。这位长相奇特的战神面对四十万的赵军俘虏,毫无怜悯地说了一声“杀”!当夜,秦军头裹白布,作为标记,未有白布裹首者,尽行屠戮,四十余万生灵仅余二百余人!长平色变,一河飘红,阳谷之水,确名丹河。杀神之名就此定位!

长平之战是白起领兵以来最辉煌最有意义最有争议的一战,却也是其战斗生涯中的最后一战。此后,由于政见不同,这位名列六国的战神再未征战沙场,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贬谪之后,最终自刎于杜邮(今陕西咸阳东)。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斗转星移时空换,一代长平换高平。而今,高平市的各大酒店餐馆,都有必备的招牌菜——烧豆腐。白白的豆腐切成方块,油火煎至焦黄,下水用锅煮透,辅从蒜泥、韭花所调豆渣,入口香醇,百嚼有味,称为“白起肉”。即使寻常巷陌,街口小摊,也可见一火、一箱、一锅、一盆,几碗配备,一声声“烧豆腐,烧豆腐……”响彻大街小巷。当年手屠四十万儿郎,千年沦作他人口中食。可悲,可笑,可叹!

(文中部分史料参考《战国风云录》)

[责任编辑:李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