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938年,为抵御日寇,国民政府炸开黄河大堤


来源:江苏档案

这两枚印章为黄铜质地,其中一枚为长方形,圆柱钮,印面宽6厘米,长9厘米,印章高11厘米,重1200克。另一枚为木质,方柱钮,印面宽5.6厘米,长8.9厘米,印章高2.6厘米,重72克。

一个孱弱民族面对外敌入侵的自戕之举;

一个无能政府漠视百姓生命的可耻行径。

1

在江苏省档案馆纷繁浩轶的馆藏中,有两枚不起眼的印章静静地深藏于库房一隅。

这两枚印章为黄铜质地,其中一枚为长方形,圆柱钮,印面宽6厘米,长9厘米,印章高11厘米,重1200克。另一枚为木质,方柱钮,印面宽5.6厘米,长8.9厘米,印章高2.6厘米,重72克。

这两枚貌似普通的印章,分别是“黄汎区复兴局关防”“黄氾区复兴局江苏省业务管理处关防”(“汎”“氾”是“泛”的异体字),都有着71岁高龄。

黄汎区复兴局关防

黄氾区复兴局江苏省业务管理处关防

印章沉静,关防无语。但透过民国时期的这两枚黄泛区关防印章,中华民族那一个惨痛的伤痕,不禁裂现眼前,虽令人不忍目睹,但作为华夏子孙,必须时常直面、经常审视。

2

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国民政府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

花园口决堤的任务由守卫黄河的国军商震的部队执行,地点首先选在了中牟县境内大堤较薄的赵口,但因赵口流沙太多,没能扒开。经过紧急协商,驻守在黄河附近的新八师初步把地点选定在赵口以西的花园口附近。

1938年6月9日凌晨,经过两天两夜不停的人工挖掘,都扒不开黄河大堤,最后用缸装上炸药,才将河堤炸开。几乎在距郑州30公里的中牟失守的同时,花园口也终于决口了。

花园口决口后,黄河水顺着贾鲁河迅速下泄。

黄泛区航拍

6月10日,黄河中上游普降了一场暴雨,黄河水量猛增,花园口决口处被冲大,同时被淤塞的赵口也被大水冲开。赵口和花园口两股水流汇合后,贾鲁河开始外溢,漫溢的河水冲断了陇海铁路,浩浩荡荡向豫东南流去。

日军被黄水阻隔后,被迫放弃了从平汉线进攻武汉的计划。他们退守到徐州后,南下到蚌埠,过淮河,再到合肥与日军其他部队会合,又开始从长江北岸进攻武汉。

黄河改道,虽然为国民政府争取了喘息的时间,但到了1938年10月,武汉仍然失守。

花园口决堤事件给黄河下游河南、安徽和江苏等地的中国百姓带来了深重灾难。

黄河水下泄后,西边一路沿颍河下泻淮河,东边一路沿涡河到安徽怀远流入淮河,黄、淮合流后涌入洪泽湖,淮河,洪泽湖沿岸立即变成了一片汪洋。黄水所到之处,房倒屋塌,饥民遍野。河南、安徽、江苏共计44县市被淹,受灾面积达29000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000万以上,冲毁140万民房、淹没近2000万亩耕地。

据1948年出版印行的《黄泛区的损害与善后救济》提供的数字,从花园口决堤到1947年堵口,九年间黄泛区河南因黄泛而死亡人口有325598人,江苏死亡人数为160200人,由于安徽省并没有详细的统计数据,所以他们在书中根据河南与江苏的灾区人口死亡比例推算出安徽死亡人口在40万左右,因此得出黄泛共有89万人死于黄泛的结论。

逃难的黄泛区灾民

泛滥的黄河水不但夺命,还把大约100亿吨泥沙带到了淮河流域,大水冲过之后,留下了最厚达数米的沙石和黄泥,给黄泛区田地复垦带来了极大困难。

黄泛区示意图

3

1945年8月侵华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根据国际协定,由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负责对数十个遭受战争灾难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援助。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常务机构为理事会,救济物资是由各会员国提供和民间募集及各慈善团体捐赠,施行机构是分设在各国的分署,中国当时是救济的重点。

联合国救济总署中国分署于1945年9月在“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河南分署”所在地河南开封设立了驻豫办事处,开始了黄泛区的救济工作。这一阶段主要有以下四项工作:一是采购了曳引机(拖拉机),开办了曳引机训练班;二是在“黄泛区”建立了三个复垦队,用机器垦荒;三是对灾民发放食品、衣物、劳动工具;四是实施修路、打井、捕蝗等恢复性救济。

“黄汎区复兴局”下发“黄氾区复兴局江苏省业务管理处”的公文

“黄氾区复兴局江苏省业务管理处”送呈“黄汎区复兴局”的公文

1947年11月,根据第二届联合国大会决议,“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宣告解散并撤回派往各国的工作人员,将属于“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全部物资留给所在国。

国民政府遂于1947年底成立了“行政院黄泛区复兴局”,同时在河南、安徽、江苏三省设立了三个业务管理处,开始接管原“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和“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的全部工作。但此时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已节节败退,“黄泛区”的大多数县已建立了人民政权。

江苏省档案馆馆藏“民国黄泛区复兴局江苏省业务管理处”档案,除黄泛区复兴局江苏省业务管理处的档案外,还包括黄泛区复兴计划、水利工程实施计划纲要、水利工程整治,农村建设示范区实施计划,黄泛区复兴局接收河南、安徽、江苏三省业务管理处复兴业务的文件以及各类人事安排、经费预算、会计报表等,是研究黄泛区的重要档案史料。

如今屹立在花园口黄河大堤上的决口遗址,如同我们民族肌体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长久地向后人昭示那段空前惨烈的苦难历史。

黄河花园口扒口处遗址

知识链接

“关防”,是明清以来官印的一个印种。当时官场考试时有人使用预印的空白纸作弊,明太祖朱元璋决定使用两个半印合为一个整印的办法来防伪,两相勘合,以严关防。这种两合的半印就成为“关防”。后来勘合制度废除,关防逐渐演变为官员的临时印信。固定职位的官员所使用的方形官印为“印”,临时派遣外任的官员所用的长方形官印为“关防”。

到了清代以后,凡中央与地方常设机构如六部、都察院、各省布政使司、按察使司等,均使用正方形官印。临时性机构及派出官员如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出使各国大臣、各省总督、巡抚等,均使用关防。关防使用紫红水钤盖而不用方形官印的朱红印泥钤盖,故俗称“紫花大印”。

到了民国以后,关防主要用于政府机关、军队、学校等部门,其作用大约等同于现代的公章,印色也和普通官印一样使用朱红色。

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人民军队的印章和人民政权部分政府机构的印章仍沿袭关防长方形印式,到上世纪50年代以后逐渐为圆形公章所取代,关防作为一个印种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作者:周彤

编辑:王晓颖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