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9行业预测:拍卖市场的新机遇在哪?


来源:雅昌艺术网

春节假期结束,虽然松弛的心还不能一下子从假期的愉悦里走出来,但在中国艺术市场,各路人马早已厉兵秣马、蓄势待发,准备提速运转,全力备战兴奋且忐忑的2019。,,

春节假期结束,虽然松弛的心还不能一下子从假期的愉悦里走出来,但在中国艺术市场,各路人马早已厉兵秣马、蓄势待发,准备提速运转,全力备战兴奋且忐忑的2019。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历了预料之中的回落。近期发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8秋》显示,2018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拍卖总成交额为563.18 亿元,同比2017下滑了12.4%。

《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8秋》

这个数字相较于我们在2018年的目见和耳闻或许还算温和。因为2018 年几乎是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变数最多的一年:中美贸易战开打,制造业和贸易增速放缓,投资渠道收窄,持续加重着投资不确定性的焦虑。一直以来都与经济环境密切相关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必然受到影响。

2018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产生了25件过亿拍品,但相比2017年的42件,仍有一定下滑。

而在2019年,中国经济同样充满变数。中美贸易战虽然已经爆发,但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2019年才会真正开始;而备受瞩目的中美贸易谈判仍在博弈之中,谈判的结果将直接影响接下去的市场信心。加之国内经济发展的增长压力累积,以及基于艺术品市场的周期性判断,《报告》对即将到来的2019年春拍,也给出了同比下滑15%(预测值为268.7亿元)的预期。

不过就像GDP不直接与每个人的收入挂钩一样,作为非标准化商品的艺术品市场,在判断大环境之外,真正的机遇事实上仍蕴藏在非常具体的板块、类别、风格甚至某位艺术家的某一件作品中。所以即便2019年宏观趋势仍会下滑,但市场中却仍有捡漏、制造新需求和捕捉新机会的可能,这也是其魅力之处。

那么下面,我们就基于《报告》所给出的2018年市场变化,以及正在发生的事实,对201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各主要板块的动向及可能走势进行前瞻性地分析:

近现代书画:中高端价格持续拉锯

2018 年,中国书画板块未能延续前一年止跌回暖的趋势,成交额同比下降近16%,为近5年来市场最低点,市场两极分化趋势日益严重。

对于2019年中国书画的走势,龚继遂指出:“中国书画板块的市场份额在高峰期曾占到交易总量的70%,形成了远远高于其他门类的成交量和单价。尤其是近现代书画成为艺术品市场的‘高原’型板块,普遍高于其他门类,适度的下调,不但在情理之中,也是一定的业内共识。”

2019年,对于中国书画中份额最大近现代书画板块而言,最可能遭遇调整的,是依附于坚固的市场“两极”之外价值不高不低,价格又不上不下的中高端拍品。从《报告》给出的拍卖数据可以发现,2018年中国近现代书画估价在亿元以下,千万以上的价格区间的拍品流拍率明显高于其他价格区间。在2019年,这部分随市场崛起而被吹起的“泡沫”,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龚继遂透露:“2018年一些私人和企业收藏开始批量回吐,这些高价资产经过7、8年乃至10几年的收藏,有相当比例的部分不能满足资产寄售方对投资增值年度回报率的期望值,而惨遭流标。卖家对价格过高的预期,与调整期市场压力形成一定的冲突。缺乏刚需的艺术品在市场下调期的估价营销,乃至付款交割,会在今后数年内,成为买卖双方共同关心而又相互博弈的问题的焦点。”

买卖双方对数千万级别书画的价格,会是一个长期拉锯的过程,这种博弈在2019年会逐步深化。在经济疲软的影响下,这一价格区间的成交量会被压缩,但一些顶级拍品的委托方也势必逐渐松动,该价格区间较之往年调整更激烈,将会是高端藏家建仓的好时机。

古代书画:逐渐构建成熟的卖方市场

古代书画市场经过2016年前后的集中挖掘和升值,在2018年进入了一个趋缓的平静期。市场对于作品的判断和美术史趋于一致,苏轼《木石图》、钱维城《台山瑞景》以及文徵明《溪堂䜩别图》等几件教科书级生货的高价成交,使得越来越多的藏家意识到,学术力量的支持才能为商业拍卖未来的发展提供能量。但相较而言,几件老面孔就没这么好运。

古代书画市场架构日趋完善,受市场环境的影响较小。2019年古代书画市场仍会以存量较多的明清书画为主,而宋元精品则是完全的卖方市场,一旦有鲜少露面的古代精品,将轻易引发藏家的竞争,而拍出高价。

当代书画:捕捉秩序重建中的机遇

而在当代书画中,经过最近几年价值体系的破与立,拍卖行逐渐筛选留下了艺术创作成熟、具有独特艺术语言的当代艺术家,但距离形成新的、稳定的市场结构还有一段距离,因而2019年仍处在变动中的当代书画市场,也留下了最多值得想象的价格空间。

从艺术史对艺术家的选择维度来看,眼下的当代书画正逐渐分化出“老、中、青”三个不同方向,即以张仃、 李小可、贾又福等具有扎实功底的老一代画家,以冯远、史国良、陈平以及新文人画中的朱新建、李津和周京新为代表的继承与创新相融合的中坚力量,以及以任重、郝量、孙浩等70、80后年轻艺术家的新水墨方向。

二十世纪艺术:市场新引擎

或许谁都没想到,在大盘回调的2018年,曾被视为最容易受到宏观经济影响的现当艺术,却逆势而上,以同比34.56%的巨大涨幅走过了2008年以来最红火的一年。

与十年前泥沙俱下的全面普涨相比,当下的现当代艺术市场注意力变得更加集中,二十世纪艺术部分主要聚焦在赵无极、吴冠中、朱德群、常玉、陈逸飞、林风眠等一批久经市场考验的艺术家,而当代艺术有效名单则更少,在2018年几乎只剩下周春芽、曾梵志、张晓刚、刘野等寥寥数人,这也预示了2019年市场可能的走向。

虽然近几年市场中也涌现了吴大羽、朱沅芷、林寿宇、郝量、余友涵等被重点挖掘和关注的新星,但对于市场交易而言,这份名单仍略显单薄。可见当下的藏家虽然愿意投注更多资金在现代艺术中,但对于曾经的市场崩盘仍心有余悸,所以只选择最大概率能在艺术史中站稳脚跟的艺术家进行重点购藏,再据此形成系统梳理。

针对这种买家心态,二十世纪艺术在2019年应会助推现当代艺术板块成长的新引擎。因为数十年的沉淀,老一辈艺术家在美术史中都有了初步定位,其形成的系统和脉络也已相对明确,更容易判断各自的艺术及历史价值。虽然二十世纪艺术中仍有许多艺术家仍在被重新认识和发掘,但市场痛点可能更多在于如何挖掘到这些艺术家的重要作品。

当代艺术:变化中的全球化市场

在遵循艺术史线索而进行收藏的老一辈资深藏家之外,关于“藏二代”或“新买家”的声音也是2019年初最被关注的方向。例如,曾被认为是20世纪艺术大本营的台北在2019年初举行了首场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云集了多家近年力拓亚洲市场的国际画廊,而博览会的主创班底便有台湾本土藏二代的身影,被视做“藏二代”收藏趣味转向当代,以及台湾当代艺术购买力释放的一个信号。

龚继遂谈到:“当下市场中买家的地域分布、年龄分布和教育背景上呈现出多元和分化的趋势,充分体现了当代艺术品收藏的地域偏好、年龄变迁,及文化表达和社交载体的特点。”

而且新藏家的收藏完全不再局限于地域性,具有很强的国际视野,未来关于当代艺术价值的判断和竞争势必更加激烈。像万达郭庆祥儿子Carson Guo近期以530万元高调投得全球唯一完整私人Supreme滑板珍藏,便是这股潮流的注脚之一。

国际大画廊的亚洲布局,加上与之趣味相匹配的收藏新势力的购买力释放,将会在2019以及未来数年,为香港的当代艺术市场带来更加深远的改变。

瓷器:宋瓷风潮日盛

作为收藏中的“大户”,瓷器杂项板块在民间收藏中基础最大,而在拍卖市场中,同样也占据了2018年最多的市场份额,但在2019年,2018年的很多既成事实或许都将被颠覆。

相较于中国书画,瓷器杂项在国际市场上流通性更好、藏家的身份多元,以及强大的保值性使其能够辐射全球市场。此外,瓷器杂项品类繁多,蕴藏了相当大的潜力,如前两年的佛造像,去年的青铜器,以及今年的古籍、信札和碑帖,有较多少被触及的市场洼地,东方不亮西方亮,总带来惊喜,因此近两年稳压书画一头。而在对2019年弱市行情的热点捕捉中,瓷杂板块也是具有最多可能性的部分。

分门别类来看,2018年瓷器市场表现最强劲的是以乾隆御瓷为代表的清三代瓷器。在2018年瓷杂成交TOP20中,清三代御瓷占据半壁江山,其华美、雍容在拍场依然有着稳健的吸引力。

但与此同时,以宋瓷纯净、质朴为尊的新审美潮流也在2018年的市场中扩大势力范围。在2018年的市场中,可以明显感觉到藏家对宋瓷的需求已开始不再局限于传世的顶级佳品,还有一些中乘的宋瓷,也进入藏家竞逐的视野。而且随着藏家审美趣味的演变,明清瓷的藏家一部分“升级”进入高古瓷收藏。

在瓷器收藏家、艺术品经纪人翟健民看来,“宋瓷这几年比较受到大众关注,2018年明显出现多件高价精品,对未来市场看一定要把基础打下,才能够有一个爆炸性的市场的价位。存世的宋瓷并不少,只是目前市场追求的是要流传有序,对于没有确定来源的宋瓷还是比较弱。”

而且纵观近几年的审美和市场风向,常常是宋瓷和明清瓷之间摇摆,虽然清三代未来仍将是市场主要构成,但瓷器审美趋向的转变或许会在2019年朝着宋瓷更加倾斜。

佛像、古玉:以小博大,需求和空间未见顶

瓷杂中的另外一个大项是来自于佛教艺术,经过2016年的大火之后,虽然在2017和2018年有所回落,但可以说是多年来合乎逻辑的调整。佛教艺术相比起书画、瓷器,可以说是新兴门类,2019年仍处于供求关系的高点上,并未达到边际效应的饱和,还有持续上升期的空间。

佛像、古玉等新兴板块的发展,也给一部分小型拍卖行带来一线生机,打破大拍行的垄断地位。如2018秋季的古天一、万昌斯等,都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公司,在佛像、古玉等板块火力全开,在行业内获得较好的口碑,并获得一席之地。在拍卖资源日益集中的今天,找到市场需求的薄弱处并重点挖掘,或许会是更多中小拍卖行在2019年的生存之道。

古籍善本:铺陈已久的价值洼地

而2018年最值得一提的新兴板块当属古籍善本,2018年度共诞生3件亿元古籍拍品(创下“三宗最”:最贵佛经、碑帖、宋版书),9件千万级拍品,成交额同比增长200%。在其他拍卖大门类拍卖板块两极分化严重、亿元拍品冲劲不足的情况下,古籍善本犹如一匹黑马,为本年度拍卖增色不少,深究其原因,拍品本身价值、拍卖行的持续培育以及新贵藏家的建仓是重要的原因。

事实上,内地多家拍卖行在古籍善本板块的培育由来已久,只是一直缺少一个引爆市场的机会,在2018年这一板块的需求被展开之后,古籍善本在2019年,很可能将视作各大拍卖行在传统板块趋缓情况下的重要业绩补充而被重点挖掘。不出意外,古籍善本拍品将在2019年的市场中进一步放量,也将会有更多精品和高价逐步浮出水面。

结语:虽然艺术市场很可能会在2019年遭遇下行,但祸兮福所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新一阶段变革的起点。虽然外部和内部环境总在不断变化,但艺术价值判断的“金线”以及事物和市场消长的规律却永恒不变,而这也是艺术品和市场最有魅力之处。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