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最美家庭档案】王巨榛的100张明信片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2005年,100张明信片被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收藏。

我是王巨榛,无锡人。父母一共生养了5个子女,一家人上爱下敬、左右相亲,大家庭雁行有序、十分和睦。但是,与共和国命运同步,反右运动中两个姐夫遭难,从此我们家陷入困顿,历尽了坎坷。十年动乱期间,妹妹和我先后去了北疆兵团农场和西南大三线,家中愈益困顿。严父长年瘫痪,慈母几度失去活下去的信心,倚靠贤弟独守苦撑、寝不遑安地竭尽孝道,直至老人相继过世。在极其艰难的岁月,两个姐姐在姐夫支持下,为维系家庭、扶持弟妹,尽最大的心力,真所谓“长姐为母”。

王巨榛尺翰之美——中国传统家书展

王巨榛家庭合影

改革开放使大家庭走上了中兴之路,我只盼姐姐、姐夫们能安度晚年。1995年春节前夕,一生呵护疼爱弟妹,待周围人善似天使的二姐不幸过早离世了,我因此胆子变小,生怕大姐有个三长两短。

我大姐年近古稀,住在温州。这几年苦于腰椎骨质增生、久治不愈,最终躺倒在床,让我牵肠挂肚。一日,姐夫告知,大姐要住院动手术。开过了家庭会议,全体成员像以往那样精诚合作,纷纷应承了护理安排。姐夫劝我说:“你就在无锡听消息吧。”

夜深人静,思绪绵绵,我突然想起了某段家史故事,索性搬出旧时日记翻阅,大姐对我的关爱历历在目。记得我上高一时,大姐在六一儿童节给我寄来精装日记本,手足亲情激起我阵阵心潮。

翻阅旧时日记

我突然萌发一个念头,想每天给大姐寄一张明信片,如同我天天手捧鲜花去医院探望她一样。次日,我便从南禅寺邮市选购了几套风景邮资明信片。1998年11月9日开始,每晚看过新闻联播节目,我就躲进书房构思谋篇,以蝇头小楷把想念和问候都写在明信片上。有时白天劳累或身体病痛,惰性乘虚而入,可一想到大姐住院,我很快就振作起来完成任务。

我有44年的积淀,写了90册日记,虽然资料很丰富,但要每天选个新主题,浓缩成四百字左右的明信片倒也颇费匠心,但我乐此不疲。

中学日记本

大学日记本

明信片经常深夜写成,先让儿子过目受点熏陶,翌晨由他在上班路上及早投邮。遇上双休日,我便骑车去邮电所赶邮班。既然向大姐承诺了“我每天都会来看您”,如果某天延误了,岂不让大姐等候失望!

我为作科普宣传,在狮子座流星雨预报光临的前一天忙得废寝忘食。当晚又应邀到少年宫天象厅作了一夜的观测和介绍,回家已是黎明。疲惫中猛然想起,明信片忘写。于是,洗了一把脸振作精神,执笔汇报一天来的科普活动。

家中现存明信片

其中有一张明信片回忆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次大姐给母亲6元钱,让她去做件蓝布衫,而母亲知道我入迷于无线电制作,太想有一副耳机,就不顾身上布衫破旧,转手又把钱塞给了我。母爱和大姐之爱集我一身。

家书

大姐动手术当天,我应邀去沪作讲座。旅途奔波中无暇打听手术结果,当晚抵达上海交大时,为让我放心,姐夫和弟妹打来电话报平安。接完电话,我掏出随身携带的明信片,写下我的殷殷贺词和切切叮咛。

博物馆展览王巨榛明信片

明信片像“洁白的羽毛”飘越太湖、片片南飞,大姐怕我太吃力,几次让姐夫关照我“可以不写了”,我未听从。后来才听说,大姐僵卧病床,根本看不了信,只能听人代读。我想象着,大姐只要知道“无锡的明信片”又到了,对她也是个安慰呀。

后来,收到妹妹的来信,信中写道:“明信片都已收到。我基本上都看了,明信片都是护士小姐送来的,她们知道大姐有个弟弟每天都给她写明信片,觉得挺有意思的。一次一位护士还问我,你什么时候会来医院,她要见见你。”

王巨榛所写明信片

1999年元旦,大姐未能如愿出院。我去梁溪苑捡垃圾,去梁荷路给一位生病的安徽补鞋匠送衣物药物,骑车到汽车西站帮旅客驮行李,以“做好事”代替我的祈祷。我相信,从小就在品行上严格要求我的大姐,从明信片上了解我的心意后,她会感到欣慰并能更快康复的。

王巨榛全家福

后来大姐终于出院回家。这年春节,我们举家南下聚到大姐床边,高兴地看到大姐病情好转、精神矍铄。治病养体的三个月以来,大姐从起身、下床到最近由人扶着下楼,身体已基本康复。我写的明信片则已按序编目插入邮册,其中有后来续写的5片,正好积满百片,全部放在弟弟买的3本大邮册中。

3本明信片集册

自写明信片以来,我从中激发了美好的感情,心灵得到净化。在新中国发展的大背景下,这百片文字记录了一个普通家庭的伦理亲情,成为祖国大家庭的精神财富。

2005年,100张明信片被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收藏。

[责任编辑:关鹿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