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唐故处士裴府君墓志铭》见证善获村是“千年古村”


来源:山西日报

“善護”字样,正出自《唐故处士裴府君墓志铭》。铭文记载“君讳秀字彦芝河东人也自昔……奠文华于晋史……”

去年末,晋城市博物馆安建峰馆长告诉我,在市美术馆举办的《上党中古代墓志拓片及临摹题跋展》中看到唐代墓志铭上写有“善護”的字样。闻讯,我即刻到美术馆观展。

从北魏到宋时期的墓志拓片清晰美观,展出内容分魏晋古风、大唐神韵、两宋意象三大部分,为文史爱好者提供了一场盛宴。在古墓志拓片展厅内,我找到了写有“善護”字样的拓片,认真地欣赏,仔细地揣摩。“善護”字样,正出自《唐故处士裴府君墓志铭》。墓志铭文记载“君讳秀字彦芝河东人也自昔……奠文华于晋史,远祖裴晖……粤于上元二年岁次乙亥四月乙亥朔十一日乙酉,合葬于州城东五里善護乡□□里居兆胜还同静节之坟,深谷为陵,莫辩将军之墓……”云云。

墓志铭主人名叫裴秀,字彦芝,原籍河东人氏,远祖来到上党,后人世袭爵位居住在上党。享年81岁。夫人李氏陇西人,享年76岁,合葬于州城东五里的善护村。

这个“善護”指的是哪里呢?

墓志铭出土于晋城。泽州县的高都镇善获村,在当地人口语中多称为“善护”或“上护”。《续凤台县志·里图》记载有“桃元里善护”。唐朝的“州城”应指当时的“泽州”城,“州城东善获”方位也基本正确。如果“州城”所指是高都镇,“州城东善获”就更确切了,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隋开皇三年(583)曾经在高都镇置泽州,一直到唐朝武德元年(618),高都镇曾当过30多年的州城。之后,高都镇依旧十分繁华,彼时的人们仍习惯称高都镇为州城。而且,在晋城市范围内从古至今只有一个善获,《唐故处士裴府君墓志铭》所写“善護”应为当今“善获”无疑。

善获村是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底蕴的古村落,但有关村子里的文字记载都是清代的。善获村存有4块古碑,最早的是西大庙,建于雍正壬子年(1732);东大庙建于道光18年(1838);慈云阁建于光绪元年(1875);财神庙建于光绪29年(1903)。《重修东大庙碑记》中有“而二百年来墙圮柱倾栋折檁崩”的记载,以道光18年(1838)前推200年,就是1638年以前,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是为善获村历史最早的记载。

据老辈人相传,原善获村村西外还有汤帝庙和二仙庙,上世纪50年代初还曾经留有地基,可惜石碑已遗失。上世纪70年代前,善获村有多棵古树,现在只剩酒馆坡上的一棵老槐树,树径近2米,树心虽空,但枝叶仍然十分茂盛,人称千年老国槐,成为村落古老的象征。

2018年,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的姚春敏教授,考察了善获村正月十二的“迎神赛社的民俗活动”。她认为,民俗活动中射箭的张仙公,其实是当地一个非常古老的三嵕信仰遗留。并认为迎神仪式领头的竹竿子应是宋代早期仪式的重要特征。另外,民俗活动中“西游记”的大头娃娃是介于傩戏与分角色演剧的中间戏剧形态,是比较原始的一种仪式剧。因此,她认为:“根据这些古老的民俗元素,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善获村的历史非常悠久,在宋代应该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村落”。

墓志铭的文化价值主要是史学价值和书法价值。从其史学价值看,发现《唐故处士裴府君墓志铭》有“善護”的历史记载,可视为重要的发现。据查,《唐故处士裴府君墓志铭》的镌刻时间为唐高宗时期的上元二年(675),可谓千年的石头会说话。一块唐代的墓志铭,把善获村的历史一下子提前到了1340多年前。有它为凭据,称善获村为“千年古村”也就名副其实了! (图片由作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