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70年前,江苏句容解放 多份档案揭秘解放前后的那段历史


来源:江苏档案

今年是建国70周年。从1948年11月淮海战役起,到1949年6月渡江战役胜利,江苏全境陆续解放。为纪念江苏人民胜利解放,江苏档案将以大量各地珍藏的档案史料,逐一为您展现解放大军入城与各地市民喜迎解放的历史瞬间!,

今年是建国70周年。从1948年11月淮海战役起,到1949年6月渡江战役胜利,江苏全境陆续解放。为纪念江苏人民胜利解放,江苏档案将以大量各地珍藏的档案史料,逐一为您展现解放大军入城与各地市民喜迎解放的历史瞬间!

和平解放

解放前反动武装就已被有效管控

人民解放军发起“三大战役”后,渡江战役枕戈待旦,全国解放形势不可逆转。经过多年的革命斗争,中共句容党组织和领导下的地方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为迎接解放军渡江南下,解放句容城做好了组织上和军事上的准备。

从1948年下半年至1949年4月,当时的中共茅山工委和地下党组织经过策反和统战工作,已对句容主要反动地方武装和城防部署实现了有效管控。

民国句容县保安大队对县东北清剿兵力部署要图

1949年1月6日句容县保安突击队缉查康迪洪天诚等报告

国民党企图破坏我军渡江

为破坏句容境内中共地方武装策应解放大军渡江南下,国民党企图负隅顽抗,1949年4月6日,民国句容县政府向警察局下达“严防茅山地区共党购买枪支弹药策应共党渡江”的电令,4月16日,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又向民国句容县政府下达“查洪天诚部策应渡江”的指令,均要求予一切手段打击破坏。

1949年4月6日民国句容县政府防范茅山地区共党购枪支弹药以策应渡江电令

1949年4月16日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查洪天诚部策应渡江电令

中共茅山工委率领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与之展开积极斗争,加强策应的所有准备工作,粉碎了其阴谋。

4月23日句容解放

4月20日、21日,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此时的民国句容县政府各机关也已作鸟兽散,县长陈天秩于4月22日带其保安团一、二营离开句容城,向汤山、南京方向溃逃,后走投无路,迫于形势,于24日在马群向解放军第34军缴械投降接收改编。

4月22傍晚,百万雄师渡过长江。23日,解放军34军102师305团二营营长朱昂中和四连指导员刘耀南等同志,率部从镇江高资世业洲渡江,当晚8点左右到达句容城,与先期抵达的茅山工委干部何畏(解放后任解放军句容县总队长)和王家典会合后,接受了国民党县保安大队长朱年坤率领的60多人投诚,正式宣布句容解放。

进驻句容城的解放军严格遵照《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和《入城守则》,纪律严明,对老百姓及其他机关、学校、工厂、各业经商者秋亳无犯,受到句容人民的热烈拥护与欢迎。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来源:南京市档案馆

1949年4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

华东局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守则

1949年4月23日句容县国税稽征所所长王兴育手书欢迎人民解放军抵达句容县的训令

”小公务员”发文拥戴共产党

这件档案,真实反映了国民党统治下有良知的句容公务员们对句容解放的喜悦之情和幡然醒悟、跟着共产党走的坚定决心。原文如下:

全衔训令

句育总字第10号38年4月23日

我们所欢迎的人民解放军已抵达本县。人民暨我们一般受反动派国民党政府欺骗的小公务员,均得彻底解放,消除一切痛苦。从今天起,从新做人。向着光明的大道前进,彻底实行共产主义,为全中国全地球人类求解放。本所暨所属各驻征处有关公物、税款,仰即造册列报,俾便汇办移交。除分令外,合行令仰遵照造册送所,毋违为要。

此令。

下蜀卞启新新塘刘家骏土桥胥杰诸同志

王兴育手启四•廿三•

1949年4月27日句容县华阳镇人民自卫委员会召开的“句容县各界慰劳人民解放军大会筹备会议”会议记录

1949年4月27日上午10时,句容县华阳镇人民自卫委员会在华阳镇公所,召开了句容县各界慰劳人民解放军大会筹备会议,具体研究了庆祝全县解放、慰劳人民解放军大会筹备方案,形成决议15条。

这份会议纪录,体现了句容各阶层人士和广大群众对进驻句容城的人民解放军的欢迎、拥护和热爱。

建设新政权

洪天诚任句容县委书记、县长

1949年5月5日,经中共华东工委批准,新组建的中共句容县委员会正式公布,委员有洪天诚、迟明堂、程文、褚玉祥,洪天诚为书记,迟明堂为副书记。

5月10日,全县接管工作基本结束。5月15日,苏南人民行政公署正式任命洪天诚为句容县县长,程文为副县长。

1949年5月5日中共句容县委员会公布县委书记、副书记的通知

1949年5月22日句容县人民政府接管工作情况总结

1949年5月中共镇江地委(专署)管下句容县县委(县府)机关干部配备表

1949年5月中共镇江分区句容县委部长、政府科局长以上干部配备登记表

解放后句容设55个乡镇

1949年4月,全县暂划6区38个乡镇。7月12日,县政府发出通知,公布全县9区55个乡镇:一区(长胜镇、胜利镇、建设镇、新民镇,即县城4个镇),二区(下甸乡、沸泉乡、白兔乡、伯群乡、青山乡、东昌乡、荆塘乡、陈武乡、戴亭乡),三区(光浦乡、敬德乡、长城乡、春城乡、古隍乡、中心乡),四区(茅山乡、玉晨乡、王庄乡、淮源乡、延福乡、西城乡、水南乡),五区(天王镇、潦塘乡、曹村乡、袁巷乡、唐陵乡、下张乡),六区(葛村乡、金山乡、虬山乡、郭庄乡、高阳乡、谢桥乡,三岔乡、大同乡、元通乡),七区(土桥乡、前林乡、寨里乡、新塘乡、大卓乡、城北乡、城东乡),八区(东阳镇、龙潭镇、仓头乡、滨江乡),九区(下蜀镇、桥头镇、普渡乡)。8月,八区滨江乡划归江宁县,九区增设宝华乡,仍为55个乡镇。

1949年7月12日句容县人民政府行政区划通知

忆峥嵘岁月

束月龙老人

看完了档案馆的历史档案,让我们再听听句容解放的亲历者——束月龙老人讲述的当年的故事。

当年,束月龙只有10岁,虽然年纪小,国民党“中央军”的溃逃、解放军进城、解放后生活的巨大改善......束老还依稀记得。

国民党溃逃瘸腿二叔被抓差

解放前夕,国民党中、下级军政人员沿着“京杭国道”向南逃亡。从句容到张庙短短的十里路内,被掀翻的卡车、客车、小汽车就有十几辆之多。

“中央军就是土匪,”束月龙告诉记者,中央军和伪警察逃跑前,将城内商店抢了个遍。他们在晚上去敲商店的门,店家不开就用脚踹,甚至开枪逼迫店家开门,许多商店的银元和球鞋、胶鞋、汗衫、衬衫、袜子等值钱的商品统统洗劫一空。

当年4月23日,束月龙的父亲、二伯、叔叔一起去北边的道人桥赶虾子,赶完虾子在回家的路上正走着,遇到一大帮中央军的溃军边逃边抓捕年轻男子,开枪恐吓他们背运物资。他的父亲和叔叔见状,撒开腿就往家里跑,可二伯却因为腿瘸跑不快,被抓了。“二伯被带到宁杭公路上,强迫他扛子弹,由于腿脚不便,还扛着那么重的东西,怎么可能走得快?提着枪的中央军见到他走得慢,就用枪托捅他,”束月龙说,一个瘸子,扛着那么重的东西,你绝对想象不到他走了多远。一直走到溧阳的老河口,幸好路上中央军的溃军遭遇了解放军打了一仗,二伯他们才有机会逃脱。“二伯咬着牙跑回家后,腿都肿了,在家躺了好些天。”束月龙回忆。

国民党军和解放军先后住进我家

当年的4月25日,解放军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城,他们背着背包扛着枪,威武雄壮,士气高昂。北门街街道两旁站满了欢迎的人群,其中有商会成员、居民,还有县中、方济中学、豫州中学等学校学生。“欢迎解放军!”“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人群中有人带头喊起口号。

有一天放学回来,束月龙发现家里的牛棚里住了一个班的解放军。“当时还是比较害怕的,”束月龙说,当年国民党到处宣传,共产党的部队都是“凶四军”。开始家里人都很拘束,连讲话都不敢大声。

“当时害怕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家还曾住过国民党的‘中央军’,”束月龙叹道,”中央军“住在家里,就跟土匪上了门一样,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还对我们吆五喝六。他清晰地记着,当年家里养了20多只鸡,就怕被他们发现,于是将鸡全部封在鸡窝里面,谁知道小鸡的叫声还是被他们听见了。他们将20多只鸡全部抓出来,连着鸡蛋全部煮了。“我们敢怒不敢言,眼睁睁得看着他们把鸡全吃了,我们连汤都没喝着。”

“解放军和他们完全不一样,说话都和和气气的,”束月龙说,战士们非常热情,每天帮我们打扫卫生,家里边收拾得干干净净,没多长时间家里人就意识到他们是“自己人”,渐渐的跟他们熟悉了。“

有一件事情束月龙印象很深,他父亲经常出去捕鱼捉虾贴补家用,有一天捕虾捕得特别多,就给战士们送去一点,谁知道战士们说什么都不肯收,都说,“解放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在他父亲的坚持下,战士们推脱不开只好用钱将虾买了下来。

“为什么我对这些事情记得这么清楚?因为‘中央军’的恶和解放军的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想不记得都不行。”束月龙说。

解放后生活得到巨大改善

解放前,束月龙一家只有七分半田,要养活一家八口人,“那时候每天都吃不饱饭,父亲从十三岁开始就在人家做帮工耕地”,束月龙说,土改后,他们家分到了4块田,总共3亩,还分到了农具,“从那以后,我们每天就不用因为饿肚子而烦心了。”

束月龙表示,现如今,老百姓生活富裕了,句容城市建设得越来越好。他亲眼见证了从句容解放到现在句容的高楼林立、一派繁华景象。

[责任编辑:关鹿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