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撒哈拉沙漠里的兰台


来源:江苏档案

西撒,是西撒哈拉的简称,她是非洲的最后一块殖民地,是世界上最贫穷、人口最少的地区之一。西撒的历史车轮几乎是停滞的,很少有现代的痕迹,社会仍然以部落为主。

西撒,是西撒哈拉的简称,她是非洲的最后一块殖民地,是世界上最贫穷、人口最少的地区之一。西撒的历史车轮几乎是停滞的,很少有现代的痕迹,社会仍然以部落为主。

当地牧民的帐篷

西撒是台湾著名作家三毛代表作《撒哈拉的故事》的发生地,位于非洲大陆西北部,地处撒哈拉沙漠西部,有约1100公里的大西洋海岸线,面积比2.5个江苏省还要稍大一些,人口约55万,全民信仰伊斯兰教。西撒所拥有的约1100公里大西洋海岸线,原生态的美,令人窒息;往北延伸至摩洛哥境内的索维拉至卡萨布兰卡的海岸公路,被法国当代摄影大师B.Faucon誉为“世界最美的一条路”。

当地局势图

目前,西撒濒临大西洋一侧约2/3相对富饶的领土被摩洛哥实际占领,包括境内仅有的3座城市:首都阿尤恩、渔港达赫拉、圣城斯马拉。剩余不足1/3领土,为南北走向狭长地带,是世界上最贫瘠的不毛之地,由西撒原住民“撒拉维人”实际控制,没有城市,只有零星村庄,比较成型的村庄只有提法和毕拉鲁等。

日常照片

我曾经以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在西撒工作了一年。在这片一半是原始一半是现代的热情沙漠里,感触良多。作为维护和推动西撒和平进程的联合国军事专家,我熟悉当地的军事、社会、历史、人文、民生等方方面面,并把工作和生活中的见闻视为独特的风景,留下了大量珍贵的照片。如今,我转业从事档案工作,却领悟到这些“风景”更是弥足珍贵的档案。

犹如神迹般的岩洞壁画

记录了撒哈拉沙漠的沧海桑田

撒哈拉沙漠是现在的世界之最,可在亿万年前,谁又能想像这里曾经绿草如茵、动物成群?

岩壁画:动物

岩壁画:人

位于撒拉维人控制区内的提法区域内,一座不知名的山上,有一个天然的岩石洞穴,里面还保存着大量的壁画,具体年代很难考证了。壁画显示这片沙漠戈壁,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富裕的农耕景象。

岩洞壁画附近的简介标牌

多种语言标识的“禁止破坏”警示牌

这个记录”西撒地貌档案”的岩洞,是联合国军事观察员在日常巡逻途中偶然发现的,后来得到了联合国官方认定,撒拉维人每天都安排民兵值守。

因为壁画自然裸露着,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已经有不少画面自然脱落了,还有很多正在脱落,令人感到十分惋惜。我便问询了驻守民兵为什么不进行保护和修缮?

民兵说:这个地方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没有文字记载,但听老人们代代相传,壁画自行脱落后,过一段时间后还会在原来的地方重新显现出图案来……

非常神奇的天然档案馆,近似神迹般的人类档案。我曾经怀疑过“非洲是人类起源”这一学术论断,当亲眼看到这些壁画,看到遍地动植物化石,醒悟过来这些都是最真实的人类档案后,我相信了。

随处可见的化石

在阿拉伯语中,sahara是指沙漠,而zahara却表示花,两者发音非常接近,也许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撒哈拉沙漠的沧海桑田呢。

满目疮痍的战场遗迹

记录了西撒持久不断的冲突

史料记载,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进入西撒,这里开始有了人的足迹。西撒离欧洲实在是太近了,随着欧洲海上霸权的兴起,15世纪中叶,葡萄牙人入侵西撒;1884~1976年,西班牙殖民了西撒。

当地历史地源图

1976年2月26日,西班牙结束对西撒的殖民统治,全部撤离该地域。第二天,撒拉威人(西撒人阵组织)立即宣布成立撒哈拉阿拉伯民主共和国。然而,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战争余波未了,紧接着周边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毛利塔尼亚等国都宣称对西撒拥有主权,开始了新一轮更加激烈的混战——西撒战争。

遗弃在沙漠里的战争残骸

1979年8月,由于无法抵御西撒游击队的进攻,毛里塔尼亚放弃对西撒哈拉的领土要求,主动退出西撒战争,转而支持西撒谋求独立。西撒战争最后演变为摩洛哥与西撒人阵组织之间的战争。

也许是担心摩洛哥过于强大,邻国毛利塔尼亚和阿尔及利亚开始坚定支持西撒。战场上的对手就剩下了西撒人阵组织和摩洛哥两方。直到今天,冲突双方(西撒人阵组织VS摩洛哥)形成了一条实际分界线,即一条长约1600公里的沙墙,由摩洛哥持续数十年建成。

有人说摩洛哥建造这条沙墙的灵感来自中国长城,蔚然壮观。

由于西撒人阵组织的武装力量只有不到1.5万人的民兵,武器装备极其落后,即使得到广泛阿拉伯国家支持,却根本打不过以法国为后盾的强大摩洛哥。

摩洛哥战机残骸

摩洛哥与西撒人阵组织的战争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末,撒拉威人只控制了不到1/3的狭长地带,剩余相对富裕、临近大西洋一侧的大片地域被摩洛哥实际控制。西撒人阵组织建立的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国流亡政府则暂建于阿尔及利亚廷杜夫省南部拉伯尼难民营内。

1991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690号决议,经冲突双方(西撒人阵组织、摩洛哥)同意,在西撒建立联合国维和任务区“西撒公民投票特派团”(MINURSO)。中国是首批向该任务区派遣军事观察员的国家之一。

西撒特派团庆祝中国国庆

西撒是战乱地区,除了本地居民之外,只有联合国人员、其他国际组织人员等可以工作、生活在这里。凡是第一次进入西撒的人,都会惊叹大自然的壮观,悲叹战争的残酷,更嘅叹散布西撒各地的战场遗迹……这些战场遗迹就是一件件珍贵原始档案,真实记录着西撒艰难迈向和平、迈向希望的历程。

中国军事观察员在司令部举行国庆升旗仪式

村庄的简陋陈列室

收藏了西撒人文民生档案

西撒撒拉威人控制区十分贫瘠。尽管他们早在1976年就宣布建国,但至今一无所有,仍然处于19世纪以前的生活,就连自己的货币都没有。

绿洲里的骆驼群

绝大多数撒拉威人平时都生活在阿尔及利亚廷杜夫的难民营里,只有极少数负责在沙漠深处放牧骆驼、羊等,少数人会定期返回村庄里的家园。

廷杜夫难民营

西撒北部的提夫村庄,是其境内最大村庄,有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还有一个小商店。商店里居然有来自中国的茶砖卖,非常神奇。

提夫村庄

村庄唯一的小商店

撒拉威人控制区内最大的一个村庄提法,正慢慢向城镇发展。每年5月20日前后,人阵组织都会在提法举行隆重的集会,邀请世界各地支持他们的国家和组织等前来参加。

撒拉威人的联络官介绍:虽然居民大都生活在廷杜夫难民营,但是每家都在沙漠里有自己的住处,相对集中在提法等村庄里。提法的陈列室尽可能收存了当地历史民生等资料,供人参观,显示撒拉威人的存在。

骆驼的鞍

放牧用具

石制工具

撒拉威人的石制工具已经进化的非常精美,绝大部分石制工具的原材料都是燧石,经过打磨而成。爱尔兰少校Kevin拥有8次维和经历,他对石制工具有研究。同他一起巡逻的日子里,我也学着认识石制工具,一同在沙漠里捡拾石制工具。有一次,Kevin甚至捡到了一枚像牙签一样精美的石针,堪称精品。

撒拉威人控制区几乎没有现代的东西,青少年的教育也主要在难民营完成,大学阶段的学习则一般由友好国家免费提供。可是,哪怕一无所有,撒拉威人仍然朴素地意识到:文化的传承不能断!在如此艰苦的内外环境下,他们仍然建立了简陋的陈列馆,尽可能地收集人文和民生等档案。这些珍贵的档案,既反应了人类适应自然的顽强不屈精神,也反应了当地人民渴望和平的不屈奋斗。

陈列馆里收藏的“和平在哪里”的画作

去沙漠旅游是一回事,去沙漠工作又是一回事,在沙漠生存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沙漠里既有黄沙漫天也有晴空万里,既有夏季近60度高温也有牧民的友善温情,既有满目疮痍也有星点绿洲……

如今,我早已结束维和使命回到祖国,那些珍贵档案仍然静静地留着撒哈拉,而我的脑海里也印存的大量珍贵记忆。

[责任编辑:关鹿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