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春的梦,在青春做完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如果人生本就是坎坎坷坷,好一程,坏一程,平淡一程,那么我将用最好的心理准备,迎接礼物也迎接泼来的冷水,迎接幸福也迎接遍布的荆棘。

 

 

作者: 苑子文、苑子豪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Part 1 25岁,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哥哥篇】

我们都到了这个略显尴尬的年纪

仿佛一转眼我们就已长大,至于未来怎样,要用力地走下去才知道,感谢这善变的世界,难得有你,陪着我长大。

1岁那年,我先学会了叫爸爸妈妈,却没有意识到,身边这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才是与我朝夕相处的人。

6岁那年,我跟他在家里打闹着玩,摔破了东西,妈妈问是谁打坏的,弟弟第一反应是指向了我,于是我替他挨了打。自那以后,不管大事小事,我都喜欢替他扛着,因为转过头使个眼色和他说“没事儿”的时候,特别自豪。

10岁那年,我念小学三年级,成绩一直倒数、险些留级的我,发现他突然考到了成绩单的左半边。他在马路上气我说,哥哥如果不如弟弟优秀,很丢脸。当时真的很想打他,现在也真的感谢他,还不懂事的我就在这种“激励”下真的开始变努力了一点。

13岁那年,我幸运地考上了本地的一所中学。和当年选入少先队一样,我比弟弟晚一批成为共青团员,就连参加任何一项兴趣班,我都比他差一大截。他说,你不能总在我后面跟着,于是我又在他的激励下,去竞选了班长。我记得站在讲台上,紧张地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弟弟是班长,我不想比他差。

16岁那年,我们到外地读书。第一次要靠自己学习和生活,我们都很不习惯。但那时的我已经慢慢习得进取心,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小小年纪的我好像已经长大了,想保护他、照顾他,想和他一起考最好的大学,想告诉他没什么苦是你和哥吃不了的,如果有,那我多帮你分一口。

那是生命中最宝贵的三年。大雪天我提着两个从家里拿来的大袋子,里面装满了生活用品,弟弟一路小跑到门口,回过头撑着门说“哥哥快进”。他的耳朵冻得通红,我用我的手给他焐热,他胖胖的小脸上突然就露出笑容,说哥我们要快点学习了,别忘了要考北大。

就这样我们俩开始了最辛苦的读书时光。我退步时他批评我,给我出卷子,帮我讲错题;他偷懒时我督促他,给他买饭,叫他4点爬起来背书。夏天的风很吝啬地吹着,天蓝得像被雨水刚刚冲洗过,我看着被烤得发白的校园,却觉得格外安静舒服,我轻轻对他说,真不想高考,如果时间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19岁那年,我们一起考上了北京大学。他抱着妈妈欣喜若狂,我却冷静得一如往常。那会儿廊坊刚开了一家连锁火锅店,我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接到一名记者的电话,两个人都不以为意,轮流吃饭接电话,弟弟假装哥哥、哥哥扮演弟弟,记者果真没有听出来。回家路上随意发过去了两张生活照,然后“最帅双胞胎”的新闻就被传开了。

20岁那年,我们幸运地出版了第一本书,接着有了第二本、第三本……以及你看到的节目、漫画,我们开始一边念书一边工作,带着学生天真的心,去面对偌大的、比想象中复杂的社会。我们总是要一起出差,从哈尔滨到广州,从上海到甘肃,从北京到纽约,但从来都不觉辛苦,因为他总有本事在我耳边说个不停,好像每天比我多过12小时一样,有说不完的好玩的事情。我们开始感受追捧,两个人谁也不敢表现出来开心,而是比着劲儿憋着,然后装作大人一样告诉对方不能骄傲;我们也开始接受批评,面对网上那些不好的声音,互相开导,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回到房间立刻收起嘻嘻哈哈的笑脸,整夜都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21岁那年,我刚刚当选学生会主席,然后去帮他加油。当时给他助威的只有我一个外院系的学生,我悄悄帮他拍了照片,楼下的花草、静谧的夜,以及台上的他。等到他竞选成功,和同学老师们围在一起的时候,我悄悄地走了。我说,哥只是来帮你记录人生每一个成长的时刻,往后不是所有事我们都能帮助彼此,但所有事都可以陪彼此经历。

22岁那年,我们一起被保送了研究生。站在本科毕业的分水岭,我们既兴奋,也迷茫。我们一起去世界各地,一年内飞了57次,讨论着冰川海洋、宇宙流星,我们也一起宅在家,想说话的时候把妈妈吵得头大,专注于自己的世界时也可以一天不说话。

23岁那年,我们读研究生一年级。不再修同一门课,不再一起上下学,也开始有自己新的朋友和爱好,我们渐渐有了不同的工作观念,并学着替自己表达。我们有激烈的矛盾,有想分开的冲动,有各自自由的念头,但你知道,我们一起生活了23年,他一抬头,我就知道他要薯片还是可乐,我吃饭的时候,他也会抢在我前面替我说不要香菜,所以我们只是在找寻一个于我于他都更好的答案。

在美国的那段时间,是我们最剑拔弩张的日子。回国的飞机上,弟弟正巧犯肠胃炎,吐了一路。我一点一点帮他收拾干净,然后坐在他的座椅边,给他揉太阳穴,按摩头部,给他捏胳膊、手和腿,最后按摩脚,然后再从头到脚地按摩一遍。

坐在他座椅的一个角儿上,我只穿了一件背心,卖力地伺候他,累了就干脆跪在过道上,跪久了就又坐一会儿。冲蜂蜜水喂他喝,按朋友告诉我的穴位按摩,拍着他哄他睡觉……就这样照顾了他十几个小时。中间有一段时间他睡着了,我终于得空能休息一下,就去吧台要了杯红酒。乘务长路过的时候,忍不住对我说,你跟弟弟真好。

“你跟弟弟真好”,这几个字又突然间打了一下我的心。最近一段时间,两人都在叛逆期,好像“真好”这样的状态少之又少,可能只有在这种特殊时刻,我才会格外清晰地意识到,他真的是我心头的一块肉吧,而我也是他最重要的那根稻草。

24岁这一年,他依然是我心上最重要的人,我也依然是他关键时候最重要的那根稻草,只是我们找到了答案,想换种方式相处,决定分开。

元旦时一起去泰国跨年,回来的第一天就开始搬家。一南一北,地图上说,我们住的地方相距8公里。

搬家的那天,因为在飞机上一夜没睡,弟弟说他要躺一小时,让我到时叫醒他,结果一睡就是5小时。我把东西差不多整理好了,才喊他起来开始收拾。我们每个人准备了几个纸箱,真正收拾起东西来很利落,其间不停地往对方箱子里“丢”东西,还说“你自己住需要这个”“这个你拿着吧,我可以再去买”“这个很好用,给你拿着吧”……那天急急忙忙装好车后,弟弟的车要启动了,我想走上去抱抱他,但最后只说了一句:“需要帮忙就打电话给哥。”

车开走的时候,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眼泪滚烫地在眼睛里打转,虽然只是分开住,但当这么多年的习惯真被打破的时候,还是会怅然若失。

我住的地方很安静,安静到能听见内心空荡荡的回音。电话那头,弟弟正在收拾新家,还兴奋地跟我分享这个那个。挂掉电话之后,我从纸箱里找到酒和开瓶器,把香薰蜡烛点燃,开始在沙发上整晚地发呆和空想。

搬家的第一天,自然不适应,可能是因为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自己住。我总是能听见外面有各种奇怪的声音,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叫外卖,结果一直等了两小时,送来的时候汤已经凉了。外卖员一直跟我说对不起,说他第一天送外卖,什么都不熟悉,拜托我不要投诉他。我从房间里拿出上次公司做活动时拿回来的糖,给了他两颗,跟他说“刚开始都这样,我也是,吃点甜的,别着急”。

我开始一点点收拾,最先放好我的书、《小王子》、还有笔记本,然后把一件件衣服挂好或者叠整齐。做完家务,胡子都长出来了,和弟弟视频的时候,没想到他更狼狈,只给我看天花板。

照常买了海鲜、水果和厨具,又多备了一些酒,那么一个人的生活就开始了。我订了一年的“每周一花”,希望家里每周都有惊喜,但后来有点后悔,因为不管多么精心照顾我的玫瑰花,它还是会枯萎,就像我知道,很多以前的老粉儿,已经不再关注我,不再看到这里了。我多想你们能陪伴我久一点啊,可能在这个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强烈吧。

网上有很多人说,我照顾弟弟比较多,但有一件事,不得不说是他更棒。他很聪明,也喜欢钻研,虽然我看他都是戴着美颜滤镜,但在美食方面,对他的夸赞是一点都不掺水分的。红烧猪手、白灼大虾、海鲜豆腐煲……只要你能说出来想吃的,弟弟就能有模有样地做出来……

自己住的第十天整,每天会侍弄我的花,放一些很喜欢的音乐,下午阳光刚好照进客厅,泡上柠檬水就能写一下午文章。我也尝试着做饭喂饱自己,如果做得好,我还会奖励自己一个好吃的冰激凌。单身久了,我突然有了一种想法,就是多学一点,这样等未来你来了,我就可以变成和弟弟一样的好男人,白天努力工作,晚上给你最好的照顾。

我知道为了更独立,强大到可以保护更多要爱的人,这些都是应该经历的。我知道我们选择了一种不同以往的生活状态,这个过程可能需要适应,不管你是接受还是抗拒,这都是我们必经的路。

我知道弟弟长大了,从他渐渐宽起来的肩膀和成熟的思想,从他有独立的判断和果敢的选择,我不能再自私地觉得不舍得,毕竟这是一件好事情。我知道你们都喜欢我和弟弟有打有闹地住在一起,说实话,刚分开的时候妈妈一打电话就掉眼泪,越说越哭,但傻瓜,我们只是从互相拉着并排跑,变成站在一条线上冲刺,还是与你在一起,共赴美好而明亮的未来呀。

以前小,不懂事的时候因为争执就能扭打在一起,有时候都没打完,立刻就能和好。后来长大了,再也不会打架,只会慢慢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再是我手心里那个永远听哥哥话的小孩。我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并对自己说,时间一点都不残酷,我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和对方相处。即使你觉得他“幼稚”“无理取闹”甚至是“讨厌”,你负气而走把他甩在身后,等到下一个路口,你还是不放心地错过一个又一个绿灯,等他追上你,跟在你身后。

25岁,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不服输”,但“输得起”

成长的一部分就是你会不断地和熟悉的东西告别,和一些人告别,做一些以前不会做的事,爱一个可能没有结果的人。

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的味道,而我的城市记忆全部关于你。

从黑龙江到广东,从甘肃到上海,沿着海岸线,穿过铁路,也曾飞越草原,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我去到了全国大部分省份,来到你的城市,想和你认真见一面,想分享一点与你有关的故事。

就从山东说起吧。

2013年的时候,我在济南签售图书,特别紧张,因为害怕没人来。到了当地,听说后援会已经提前帮我张贴海报,在商业圈里发宣传纸,拉上自己的朋友闺密一起来支持……

我很感动,但依然挺紧张。前一天晚上我早早就到了当地,路过书店时偷偷幻想着能看见自己的巨幅海报,但发现没有,听说因为装修,所以海报都被隐藏在内部墙上。书店老师带着山东人特有的实在,一边说着今年因为装修宣传少,一边告诉我没关系,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因为这句话,第二天中午书店老师组织大家吃饭的时候,我没怎么吃得下,心里想着少吃几口吧,万一没来几个人,让人家书店少亏一点是一点,哈哈。

签售快开始的时候,我从小门进入休息室,路过一个楼梯,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站满了人,还有往上继续盘绕的态势。我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往里面走,但发现大家开始尖叫,并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我快速走过人群,问旁边的老师,难道这些人认出我来啦?老师说,对啊,她们都是来签售的,今天来了好多人,从一楼排到了三楼。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喜欢我,来看我。去山东很多次,但还一次没去过泰山,也没看过趵突泉,所以虽然鲁菜很好吃,但大多数对山东的记忆,就都是“小女孩很多”的印象吧。

其实每次出差,不管是去美丽的西部、广袤的草原,还是文艺的厦门、繁华的上海,都很少真的去当地四处走走,往往是机场—酒店—目的地之间三点一线地来回,然而也有个例。

再说说江南。我喜欢江浙,那是脑海中典型的南方模样,对长期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听到温柔的带着一点雨后潮湿口音的慢条斯理的江南话,觉得无比惊喜和熨帖。

今年有次机会去杭州,虽然行程很赶,但依然挤出了时间,驱车前往灵隐寺。对于这种熙熙攘攘的风景名胜,我一向是排斥的,但灵隐寺深得“隐”字之妙,藏在西湖边的群峰密林之中,给人一种翠微的宁静之感,令人心向往之。在灵隐寺里,内心沉浸在平淡的生活、广义的善念和煦日的温柔之中,过去时日中被无意误解、中伤时所承载的压力,都在这一刻被轻轻放下。

讲到去寺庙,之前在一次分享会上,我说平日喜欢在家中燃一支香,写字或看书。当时台下的很多同学都笑了,大概是在想我有些奇怪或滑稽,但我和弟弟都是深信善缘之人,在阳光给予我们温度、空气给予我们氧气的每一天,我都无比感恩,感恩已经拥有的一切和仍旧可以为之特别努力的未来,所以我喜欢去这些地方。

我是一个好静之人,当然因为工作原因,我需要站到舞台上、需要面对观众,但如果自己有闲暇半晌,我还是希望能踏实下来,做点安静的事情,它能让我变得专注和投入。

还有重庆,来重庆很多次了,每次都要感慨夜景好美,人情味很重。这座城市既有繁华的夜色和堂皇的酒店,也有昏暗的街角和简陋的老楼。晚上走到一条在电影里才看得到的巷子,卖水果的老板在随意地招呼客人,几个阿姨围在一起打牌,小孩子背着书包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江边日晚,烟波满目。

这座城市将发展的节奏和沉淀的步子拿捏得恰到好处,白昼和黑夜有不同的气味。我去了一家街边小店,老板用一口地道的重庆话,自信地给我看他的菜单,结账时还热情地免了单。多希望再来重庆时,店里已新添几张桌子,味道还是没变。

写过了一些城市,很多小可爱留言说,自己的城市被提及,隔着屏幕都忽然开心了起来;当然也有人说,自己的城市没有被写到,一直在等。所以继续写的时候,我内心很忐忑,总有一种弟弟和女朋友掉水里先救哪一个的感觉,生怕写了家乡河北忘记了宝贝湖南,哈哈。既然不能都写到,那还是那句话,写不到的,就等我过去找你。

比如广东,这是一个我每年去得最多的地方,去到我自己都觉得“会不会大家都烦了啊?”我记得大一那年,我还没有上节目,也没有出过书,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大学、对一切事情感到新鲜的小孩,突然接到一个服装品牌的合作邀约,要去拍一组照片。还没有离开父母、独自和弟弟出过差的我,完全把酬劳抛在脑后,只觉得好酷,带着一身兴奋就坐上了飞往广东的航班。

那会儿坐在飞机上,和弟弟说了很多话也没有觉得累。飞机刚一落地,突然就被惊喜到了,那种能闻到潮湿味道的空气,夏天公路被晒得发亮,路边满是在北方没见过的植被,以及我现在听一句就能分辨出来的广东普通话,一切都让我觉得新鲜和好奇。

后来我去广州录节目、办签售会、参加美博会,一年会去好多次。慢慢地,广东变成了常行目的地,我还把学生证的乘车区间,从北京—河北改成了北京—广东,总觉得,广东是我要常去的,一个家。

广东的小女孩特别多,小男孩也多,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一起来看我。他们爱笑,跟很多场活动也不觉得累。他们特别善良,在我下飞机的时候送我矿泉水,签售会前准备切好的水果,还会举着很好看的应援手幅,用我爱听的粤语喊我的名字。我和同事学了好多遍广东话,用各种记忆方式努力记住,但在现场一紧张,我还是说得不标准。

有一次在从广州去深圳的车上,我又学了一整段粤语,在车厢录视频的时候,乘务员都在用一种“这孩子是不是傻”的眼神看我。

我喜欢吃粤菜,准确地说是最喜欢粤菜。在北京吃,在上海吃,甚至到四川还吃粤菜。我创立的品牌源本初见公司里有一位同事是广东人,以前她不忙的时候,还会给我煲玉米龙骨汤。写到这里,我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说我这周末回家,想喝汤,但是被她以“周末要为双十二加班,还是订外卖吧”的理由无情地拒绝了……

广东让我暂时没有想到像陕西、山西那样的风土,令人神往的景致也鲜有涉足,所以记得最多的大概就是人情。对我最真心的小天使们,很多人都在广东。

南方的城市说完了,再说一说东北。

东北也是我每次出差时很期待的地方,长春站、吉林站、沈阳站……我记得在冰雪世界里,和弟弟互相扶着对方在冰上滑冰的情景;记得在最寒冷的天气里,一群读者站在车外和我招手的温暖;记得在活动现场,最热烈也最幽默的提问和互动;甚至是哈尔滨中央大街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书店,哪条街一转就有卖很正宗的马迭尔雪糕的地方,我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在哈尔滨站签售的时候,大家在中央大街排了好久的队,一直排到书店外面。我特意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就像我在车里隔着窗户和你们招手一样。

“从未跟你饮过冰,零度天气看风景”,今年去了东北几个城市,但没有去很多。我知道很多人在等我,我也知道未来我一定会去。

同样也想对其他地方的男孩女孩们说,今年没能去到的地方,我都记得,原谅我时间有限,不过盛情难却,明年一定如时赴约。

其实我还有好多好多地方没有写,好多话没有说,但时间有限,语言表达不尽的,就靠行动来表达了。

这本书出版的时候,不知道你那里冷不冷,一定要记得加衣服,把自己裹得暖和一些,别为了漂亮穿得少,替我照顾好你自己。走在外面别玩手机,手会冻着,回到宿舍喝杯热水。

知道你学习很辛苦,工作也不容易,觉得一个人难熬的时候,一定记得和自己说,别放弃。

另一个平行空间里,我一切都好,勿念。

【弟弟篇】

巴黎若不动人,人间再无浪漫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此后一生中无论去到哪里它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喜欢一个地方,会出于很多种原因——天气、食物、景色,抑或是在那里的人和记忆,让你欢喜难忘。然而我喜欢巴黎,可能只是简简单单因为“巴黎”这两个字吧,没有过多的原因,倒不如归结为冥冥之中的缘分。

这次飞巴黎的机票,是去年冬天一气之下订的,那时候很烦闷,找不到一个解决烦恼的出口,于是看了机票,直接下单订了往返巴黎的行程。坦白讲,这是第一次没有计划、漫无目的的旅行,好像一次任性的放纵和肆意的作。

一切被惶惶不安笼罩着,从等待出发到收拾行李再到准备登机。直到飞行了近11小时后,我到达巴黎,才有片刻的舒缓。

记得落地前半小时,我一直盯着屏幕上的飞行数据,由于当天巴黎多云的天气,离地面只有几百米的时候,还是什么都看不见。直到飞机降落,我才终于看见了蓝、白、红三色相间的法国国旗,心里对自己说,哦,这就是巴黎。

打了出租车,往巴黎市区去,一路上看过往的风景,和大城市没什么两样,只是现在的我,包含着所有紧张、期待、兴奋、恐惧。

出于安全考虑,这次我选择住在了巴黎所谓的富人区——第十五区。这里和巴黎铁塔之间,抬眼就能看见,步行就能到达。于是这几日我经常出去散步,一个人沿着塞纳河畔随意地走,身边有跑步锻炼的人,也有观光拍照的游客。任时间穿梭,空间转换,我在和塞纳河为伴。

我时常和自己对话,聊聊心里所想——

这次来到梦寐以求的巴黎啦,来到世界上另一个大洲啦,来到书本里画着的地方啦。所以,什么感觉呢?

我不知道。

真的是不知道。

来过又如何?到了又怎样?

来过,生活也不会发生什么改变,何况迟早我还要离开这个地方,飞回我生活的地方。唯一与以往不同的,可能是我亲眼见过了埃菲尔铁塔和塞纳河,即使它们和书本里、网络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可是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一路走,一路停,爱一个,忘一个。

生活本就是一条可以回头看,但没有回头路的单行线,我们走在这条单行线上,路过惊喜,承受失望,一路慌张,一路成长。

喜欢过一个人,可是现在的我们分开了。

执念过一件事,可是现在的我也放下了。

想投奔一座城,可是现在的生活不错了。

坚持过一个梦,可是现在的我已长大了。

生活不会随着一次经历而彻底改变,也不会因为一次际遇而永恒如守,我们需要不断地开拓,不断地奔跑,才能赶得上生命不息的列车。如果摔倒了,无论因为什么,只要你肯站起来,都会重新获得希望。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便现在的生活处于不满意的状态,只要守住心底的决心,日子都会慢慢好转起来。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也都会随着时间到达终点。

如同这段漫长的21天旅程一样,总会到要离开的那一天。但重点是,我来过,我看过,我会始终记得。

愿你的生活也如此,经历一千,忘记一万。到了一处景点,拍拍照,看一看,然后就收拾收拾脚步继续向前吧,前面的风光正好,我和未来,都在等你。

遇见总有意义,哪怕只是告别

愿你能够明白,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有它的意义。正因为一路上失去太多,才会更加珍惜现在的所得,回忆是一种力量,它能让你更好地走下去。

此刻是2018年2月26日,北京时间20:56。我独自一人在北京的家里,有很大的压力与烦恼,于是写下这封信给你们。

就在刚刚,我拿出了一小袋坚果,开了一瓶红酒,并把红酒倒在了从巴黎买回的星巴克杯子里——并没有用红酒杯盛放红酒,一是因为懒得去洗,二是因为巴黎是让我彻底爱上红酒的城市。

其实我不算一个酒鬼,每次的酒量也不过就是一瓶。不嗜酒,不拼酒,不去外面的酒局,偏偏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喝,因为这样最舒服自在。穿着裤衩背心,坐在书桌旁,倒上红酒一杯两杯,拿出坚果一颗两颗,吃一口再喝一口,幸福不过如此。偶尔我还会关上灯,点上一个橙花味道的香薰蜡烛,找点氛围。

有点故作姿态,可生活有时候偏偏就需要这样的仪式感。

我为数不多的酒后眩晕感分别来自三次不同的场合:第一次是被朋友拉去和一位影视圈的前辈吃饭,在桌上聊电影聊得开心,几个人觥筹交错,你说我笑,几瓶红酒下去了,后来又点了香槟、威士忌,掺起来喝。然后一下子晕了,去洗手间都觉得走路不能走直线了,吓得我随即打车回家。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突然间问自己——这就是喝醉的感觉吗?

第二次是在阿姆斯特丹,那天要搭乘航班飞往巴黎,由于很想体验KLM(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在大本营阿姆斯特丹机场的休息室,我特意提前三小时到达机场。办理乘机手续时才发现,护照落在了酒店的保险柜里。我一下子着急了,别说去休息室感受一下了,就连能否赶上飞机都成了问题。我赶忙从到达层跑到出发层,排队打了车回酒店。幸运的是酒店的服务不错,已经帮我把护照准备好,放在前台,尽一切可能为我节省时间。幸运的是路况也很好,我取完护照后顺利返回机场,随后被通知这趟航班延误40分钟!

领了登机牌,进入KLM的休息室,发现里面真不错。我一直是一个航空迷弟,热爱飞行,几乎可以通过飞机外观叫出近百个航空公司的名字。因此体验不同机型、不同机场休息室就成了疲惫的飞行旅途中的一个亮点。荷航休息室的氛围很好,很安静,配置也很好,酒和佐酒小食品类丰富,味道尤其好。出于对新鲜感的热爱,我一口气喝了三杯美味的香槟,又喝了三杯美味的红酒,登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晃晃悠悠的,一路飘。

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上醉,但也绝对够兴奋,什么都处在刚刚好的暧昧的点儿上,感觉随便拉着谁,都能对首诗出来。到了飞机上,坐在我后排的一个德国大哥也喝多了,我们互相调侃,开着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下飞机时,他还不停地敲我的小脑袋说很开心认识我,但我心里想,你还能记住我?反正我出了机场,立马就会忘了你叫保罗还是大卫。

而第三次喝醉,是在我从深圳回北京的时候,那次很巧的是也是在机场的休息室里(真的是爱Lounge到一定程度了)。

在深航的深圳大本营,吃过一点简餐,就来到了小酒吧,点了一杯名字很长很长记不住的酒,里面是威士忌加雪碧和樱桃糖浆。我拍了照片,给一个编剧姐姐发了过去,因为上次我俩来这个休息室,吃完一大碗牛肉面后才发现这边有一个小酒吧,悔恨说为什么要喝面汤,不来小酌一杯。无奈赶时间登机,并没有来得及体验。于是我告诉她,这一次我来了,还替她喝了。

本以为自己也就是一杯的酒量,没想到调酒的小姐姐竟然和我说,有一瓶法国的红酒不错,可以尝尝。我一下子来了兴趣,说我也喜欢法国的红酒,家里的所有红酒都是法国的。

倒了一杯,确实不错。

这时候广播通知航班晚点,延误一小时起飞。我的兴致来了,想要第二杯红酒的时候,小姐姐说,可以为我做一杯别的。

看了酒单,我说来杯长岛冰茶吧,别的鸡尾酒我实在不大懂,只是想喝点来感觉的。她随后问我,什么感觉?“醉的感觉,配这延误到晚上10点多的航班。”

她说,我给你调一杯AK-47,5种基酒,保证你醉。

我吓坏了,感觉自己装过头了。

可是不想丢人,于是说没问题,少苏打水,多一点酒精!

喝下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Oh ……

Oh ……

My ……

God ……

太爽了……

趁着这股子兴奋劲,又点了一杯鸡尾酒,忘记了名字,但味道真不错。在这一小时里,我问了她好多关于调酒的知识,我们从美国红酒聊到澳洲红酒,从酒杯壁薄厚聊到醒酒时间,从我的飞行爱好聊到她的育儿经历……

我们是如此不同的人,过着如此不同的生活,居住在如此不同的经纬度上,而此刻,我们因了某种原因,坐在一起,畅聊天地。

广播通知登机了,临走时我对她说,下次在深圳见!

她收拾好酒杯说,下次见!

拿好衣物,准备离座,她突然说:“其实我看过你的书,我觉得写得挺好,也关注了微博,很有意思,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遇见,并且是以这样的方式。我没想到,你的真人还挺好的,和我想象中不一样。”

我突然间红了眼眶,道别。

是啊,其实我们之前都是一无所知的陌生人,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然有了联系。我为你的生活加过油,你为我的生活打过气,我们就是为彼此支撑着的小小力量。

现在的我,面临一个巨大的烦心事,也刚刚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和过去的某些挥手告别,只是不知道这样做,前面的路究竟会不会好走一些。

还是说,连要走向哪里,都还无从得知。

明天又要飞深圳了,可是这次的航班是另一家航空公司,我没办法再进入那个Lounge找她喝一杯了,也无法兑现“下次见”的承诺。

可是也正因如此,我才更加相信,经过未知的扑朔迷离之后,答案会赫然出现。

而久别之后,必是重逢。

世界太大,听听自己的心

见了太多糟糕的事情,反倒觉得一切都会好的。能接吻就不要说话,能拥抱就不要吵架,能行动就不要发呆,能团聚就不要推辞。

老规矩,报时间。此刻是北京时间下午2:26,天气转暖,似初春。

很坦白地讲,最近我过得并不是很好。

其实我一直希望自己的文字是温暖的,尤其是和你们分享的这些随笔,我都希望它们是你们生活中的小确幸和小力量,让你读过有宽慰感。但是诚实一点,在写这篇文章的我,并没有那么快乐。

最近是由于“水逆”,几乎是事事不顺,关于友情,我的世界观被刷新,曾经认为固若金汤的友谊,在某些时刻被告知,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关于工作,更是糟糕,我的合作伙伴与我相处并不融洽,我们的“想法”总是碰不到一起,而且所有伙伴间该有的脱口而出的耿直,在这种时候都会变成最直接的伤害;关于梦想,我又一次迷茫了,仔细想想,我对自己的梦想似乎一直处在半是勇敢半是胆怯的状态,本来坚定,但遇到打击就会退缩;关于生活,一点点糟糕好像就会变得无比明显,比如干扰了我20天睡眠的奇怪声音,竟然来自啄木鸟啄卧室的外墙……

我一直在想,这个糟糕透顶的3月,究竟什么时候可以过去。

请原谅我向你们倾诉了近日的不快,好像有些自私,因为或许你们也有不开心的时候,想在我这里得到的是一些正能量或者阳光,然而这次我并没有给予。可是我在想,如果我们真的是朋友,你应该会愿意接纳,哪怕不那么好的我吧?应该也会愿意倾听,我的那些烦恼吧?

就当作你们答应了。

其实我相信,你们之中也一定有最近遇到“水逆”、过得不顺的人,你们也一定觉得最近的生活没什么意思,想快点春暖花开,甚至盼着夏天到来。所以如果我们都暂时处在阴影之下,我想站出来和你说,坚持住。

为什么坚持?

因为烦恼总是间断的,烦恼不可能一直在,天天,年年。

那下次再烦恼了怎么办?

继续坚持。

凭什么坚持?因为不顺的日子就好像在悬崖上命悬一线,如果不坚持下去的话,生活就会对我们放手。你愿意抓住生活的手,它就会把你拽上来。

拽上来还会再掉下去吗?

会,且一定会。

那怎么办?

再努力爬上来。

有意义吗?有意思吗?爬一次,掉一次,再爬一次。

当然有,在爬的过程中,你越来越熟悉如何对抗逆境;在掉的过程中,你越来越明白人生绝无一帆风顺;在再次爬的过程中,你越来越懂得重来一次要珍惜的为何人何物;在再次掉的过程中,你越来越看淡失去的种种。

如此,掉掉爬爬,成为人生。

更幸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会遇见别人,他们可能成为你的导师、朋友、爱人,也可能成为你的对手、敌人、赶超对象。你与他们爱爱恨恨,甚至是错综复杂的爱爱恨恨,如此,成为有趣的人生。

这样想来,好像这一生,也蛮精彩的。

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朋友跟我说,人分大年小年,大年的意思是红红火火,事事顺利;小年的意思是坎坎坷坷,事事平淡无奇。所以目前的我可能处于小年,因此其实很可能并不是自己没有以前那么棒了,而是这本身就和春夏秋冬的自然规律一样,是季节性的周期调整。如果这个规律真的存在,我们的日子就会和天气一样,有阴天、雨天,甚至暴雪天气。

可是,雨后总会迎来晴天的,我们也总会迎来好日子的。

大雪会被阳光融化,春夏会送走冬季,好心情会随之到来。

这样想来,心里就舒服多了。这可能是我最糟糕的3月,但是4月还会如期而至;这可能是我最不开心的一段日子,可以后的人生还是会充满神秘的精彩。且让所有的暴风雪都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我还是想去体验生命赐予我每一刻的真实感受,痛也好,喜悦也罢,我要用心体验每一种生活的滋味。

如是想来,如释重负。

如果人生本就是坎坎坷坷,好一程,坏一程,平淡一程,那么我将用最好的心理准备,迎接礼物也迎接泼来的冷水,迎接幸福也迎接遍布的荆棘。

写到这儿,我忽然意识到,帮忙打扫房间的阿姨的劳动时间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我赶忙去洗手间,和她说其余的工作我自己来就好。

阿姨对我说:“没关系,结账还是按照我们约定的时间来,现在我帮你做的,都不会算时间。”

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您辛苦,洗手间的这些瓶瓶罐罐我可以自己来的,您就可以收工了。”

阿姨停了下来,擦了把汗,接着说:“你也是河北人吧?我知道的,我也是,咱们是老乡,你去忙吧,别管了。”

说着,又埋头去打扫了。

忽然之间,心里很温暖,眼睛却湿润了。

嗯,其实生活里,温暖永远存在。

现在是9月3日,北京时间是19:20,我再次看这篇文章。时间过得可真快,写下上面那些文字的时候,还是有点寒冷的初春,还盼望着炎热的盛夏,然而现在,转眼就要跟夏天告别了。

仔细想想,那时候的烦恼现在看来可真渺小,倒不是说那些困扰真的渺小到不值一提,而是说时间会摆平所有的这些那些,所以现在看来,那时候的日子“其实还好”。

现在的我,面对曾经的烦恼,竟也学会了和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希望以后再来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会继续“嘲笑”当时自己的“幼稚”,并且可以骄傲而有骨气地说——“你看吧,我就说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责任编辑:曲文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